第二天的事


作者:刘以鬯

  镜子里的他。
  不算英俊;也不算丑陋。眉毛太浓。嘴唇太厚。大蒜鼻。鼻孔很大。皮肤是黧黑的。一脸暗疮。
  长头发。
  他的头发是卷曲的。
  穿上高领恤。粉红色的。他有好几件恤衫。每一件恤衫的领子都很高。现在流行高领恤。年轻人必须穿高领恤。
  从衣柜中取出黑色的西装。
  昨天晚上,走去参加派对时,穿的是蓝色柳条西装。
  昨天晚上的事情,像梦。此刻想起来,似乎不大真实。……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少女。虽然不过十七八岁,却有一个成熟的体态。胸脯发育得很好。是的,胸脯发育得很好。没有戴乳罩。森森型的头发。大眼睛。那对眼睛的诱惑力很大,要不然,我也不会走去邀她跳舞。这是需要一点胆量的。遇到这样的女人,没有胆量的人也会勇敢起来。……迷人的大眼睛。那一对大眼睛太迷人了。……她的舞姿很美。在那个派对上,她的舞姿最美。……她是不同的。她很天真。她的体态不像一个少女。……她有男朋友吗?
  这个问题,像一支长针插在心上。
  穿上皮鞋。走出家门。
  刚从厨房走出来的母亲问,“到什么地方去?”
  他不答。
  电梯里有个女人。
  这是一个中年妇人,胸脯发育得很好。
  一个中年妇人,有这样的胸脯,很平常。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有这样的胸脯,就不多了。……胸脯发育得这样好的少女,不会没有男朋友。……何必理这些?就算有男朋友,又怎样?她对我有好感,是千真万确的。要不然,跳过舞之后,也不会陪我到酒柜边去喝酒。……这是不容易忘记的。在喝酒的时候,我们的谈话虽简短,却不容易忘记。……“一个人走来参加派对?”“跟巧玲一同来的。”“巧玲是谁?”“同事。”“什么地方的同事?”“工厂。”“哪一家工厂?”“现在不做了。”“现在做什么?”“什么也不做。”“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欧阳妮妮。”说了这一句话之后,有一个长发青年拉她去跳舞……
  电梯降到地下。
  中年妇人婀婀娜娜走出去。
  他跟在背后。
  大厦入口处,有两个男人在对骂。一个是狗主。一个是摆报纸档的。狗主的狗在报纸档边排尿。
  这一类的事情是常常发生的。
  站在人行道上等小型巴士。
  坐在小型巴士的车厢里,想起欧阳妮妮与那个长发青年跳舞的情景,仍有妒忌。
  ……那个长发青年绝对不是好人,跳舞时的动作很难看。……有些动作,对欧阳妮妮来说,简直是侮辱。如果我是欧阳妮妮的话,一定不陪他跳舞。我不是欧阳妮妮。欧阳妮妮也不是我。她并不认为这是一种侮辱。她继续陪那个长发青年跳舞。当她陪那个长发青年跳舞时,她闭着眼睛,头发依照音乐的旋律左摇右摆。看样子,她对这个青年很有好感。看样子,她对任何一个青年都有好感。……我不喜欢那个青年。我不喜欢欧阳妮妮陪那个青年跳舞。我喜欢欧阳妮妮。她有一对大眼睛。她的胸脯发育得好。那个青年一定像我那样喜欢她。要不然,他不会将欧阳妮妮拉到后边去了。……那个青年真可恶。……他将她拉到后边去做什么?……这个问题,我已想过一夜,直到现在,还找不到答案。我只有猜想。这些猜想使我不安。想起这件事,心里就不舒服。欧阳妮妮不应该陪他到后边去。欧阳妮妮是个坏女人?……
  望望车窗。
  湾仔永远那么挤塞。太多的人。太多的车辆。灰尘像风沙。汽车喷出来的废气令人想呕。新楼夹在旧楼中间。旧楼像白鸽笼。
  小型巴士在挤满车辆的长街穿来穿去。
  蓦地响起救伤车的铃声。
  救伤车在拥挤的湾仔无法增高速度。
  湾仔有太多的车辆。
  湾仔有太多的居民。
  修顿球场附近的家庭计划指导会劝人不要生育太多的孩子。
  卢押道上有许多酒吧。
  小型巴士在轩尼诗道卢押道口停定。
  一个少女上车。
  这个少女长得很难看,脸上搽着太多的脂粉。她有很长很长的头发。比欧阳妮妮更长。
  欧阳妮妮是一个坏女人?不,她不是一个坏女人。当她从后边走出时,她走到我面前。她对我笑,这种笑容是非常可爱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笑容。……她跟我讲的话,我每一句都记得。……“跳舞?”“我不是一个喜欢跳舞的人。”“喝酒?”“我不是一个喜欢喝酒的人。”“不跳舞,不喝酒,为什么走来参加派对?”“我喜欢热闹。”“我——”没有将话说出,另外一个长发青年走来拉她去跳舞。当她在舞池里跳舞时,她睁大眼睛望着我。……
  小型巴士驰过死亡弯角。
  这地方清静得像住宅区,与湾仔形成强烈的对比。
  香港在蜕变中。
  旧兵房迟早要拆掉的。
  小型巴士穿过天桥,展现在眼前的,是希尔顿酒店与木球场。
  “汇丰银行有落!”一个乘客放开嗓子嚷。
  车子在汇丰银行门口停定。有三个人下车。他是其中之一。他怀着兴奋而又紧张的心情穿过马路,穿过没有皇后像的“皇后像广场”,穿过行人隧道,随着人潮进入天星码头。
  坐在渡轮上,心情紧张。
  维多利亚海峡有太多的船只。
  派对很热闹。我相信有人服食过迷幻药的。我不敢服食迷幻药。我只想与欧阳妮妮在一起。欧阳妮妮常常陪别人跳舞。当她与别人跳舞时,我心里很不舒服。我不知道怎会产生这种感觉的。……欧阳妮妮对我有好感。这一点,相信不会错。每一次见到我时,她总会露出迷人的笑容。她的笑容十分迷人,此刻想起来,心里也是痒孜孜的。……虽然有许多人拉她跳舞,她对我最好。只要有空,就会走来陪我谈话。……她对我有好感,谁也看得出来。她为什么对我那么好?我长得并不英俊;身上那套蓝色西装也不漂亮。她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也许——也许这是缘分。……对了!这是缘分!如果没有缘分的话,我问她住在什么地方,她就不会将地址告诉我了。将地址告诉我,当然希望我去找她。这种意思是明显的。……我为什么这样紧张?虽然没有跟她约好,相信她见到我时,一定很高兴。说不定此刻正在家里等我去找她。我要是不去找她的话,她会失望。……这是用不着紧张的,我为什么这样紧张?应该老练些。追求女人,不能太稚嫩。……
  蓬!
  跳板放下时发出的声响,打断他的思路。渡轮抵达尖沙咀。随着人潮走出码头。尖沙嘴有太多的行人。尖沙嘴有太多的车辆。
  走去搭乘巴士。
  虽然是总站,搭巴士也不容易。
  坐在车厢里,心情更紧张。
  巴士驶过半岛酒店,转人弥敦道。这条街道是宽阔的。两旁的大树使这条现代化的街道添了不少诗情画意。
  没有欣赏街景的心情。
  局促不安。
  再过几分钟,就可以见到她了。她住在柯士甸道H大厦十一楼A座。我没有去过H大厦。不过,决不会有什么困难,只要向别人询问,很容易就会找到的。……见到她时,应该说些什么?……我应该对她说,“请你去喝茶。”……不,不要这样说。我应该对她说,“请你去看电影。”……她可能是个影迷。少女都喜欢看电影。请她去看电影,她多数会接受。她既然希望我去找她,当然会接受我的邀约。我请她看电影,她不会拒绝。……看过电影,怎么办?请她到餐室吃常餐。常餐比较便宜。……这不是需要担心的问题,我身上有一张“红底”,即使到旋转餐厅去吃东西,也不会不够。但是……吃过晚饭,到什么地方去?……
  在伦敦戏院邻近的那一站下车。走回几步,就是柯士甸道。
  不知道应该朝哪一边走。
  问别人,才知道H大厦在那一边。
  穿过马路。
  找到H大厦时,血液循环随着心跳加速。
  站在大厦入口处,没有勇气走去搭乘电梯。
  既然来了,何必害怕?这不是一件值得害怕的事。欧阳妮妮要是不希望我去找她的话,也不会将地址告诉我了。我一向不是一个胆小的人,现在怎会变得这样胆小?应该拿些勇气出来。她要是肯陪我去看电影的话,我们就可以常常在一起了。她很美。她有一对美丽的大眼睛,跟她在一起,我会非常快乐。……看电影,吃晚饭,到公园里去散步……
  走入电梯。
  电梯上升。
  心似打鼓。
  电梯门打开,紧张得像临盆的孕妇。
  一点也不错,墙上有一块胶质的牌子,白底黑字:十一楼。
  找到了A座。
  咬咬牙,伸出手去揿门铃。
  走来应门的,是个中年妇人。
  中年妇人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他露了一个不自然的笑容。
  他问,“欧阳妮妮小姐在吗?”
  中年妇人上一眼下一眼打量他;然后粗声粗气说,“姓欧阳的人家去年就搬走了!”

                          一九七二年六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