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以鬯

                  一

  陈可期是个很讲究衣着的人,皮鞋永远擦得亮晶晶的,仿佛玻璃下面贴着黑纸。当他走入天星码头时,左手提着公事包,右手拿一份日报,用牙齿咬着香烟。这是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十八日上午,天色晴朗,蔚蓝的天空,像一块洗得干干净净的蓝绸。“真是好天气,”他想,“下午搭乘最后一班水翼船到澳门去,晚上赌狗;明天看赛车。”主意打定,翻开报纸。头条标题:英镑不会贬值。他立刻想到一个问题:“英镑万一贬值,港币会有影响吗?”陈可期是个有点积蓄的人,关心许多问题。报纸说:昨日港九新界发现真假炸弹三十六枚。报纸说:秘鲁小姐加冕时流了美丽的眼泪。报纸说:月球可能有钻石。报纸说:食水增加咸味,对健康无碍。报纸说:无线电视明天开播。陈可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因为是个胖子,发笑时,眼睛只剩一条缝。早在海运大厦举行电视展览会的时候,他已订购了一架罗兰士的彩色电视机。“明天晚上,从澳门赶回来,”他想,“可以在荧光幕上看到邵氏的彩色杨贵妃了。”生活就是这样的多彩多姿,一若万花筒里的图案。此时,渡轮靠岸,陈可期起座,走出跳板时,被人踩了一脚。那只擦得亮晶晶的皮鞋,变成破碎的镜子。偏过脸去一看,原来是一个穿着彩色迷你裙的年轻女人。这个女人姓朱,有个很长的外国名字:姬莉丝汀娜。

                  二

  姬莉丝汀娜在天星码头的行人隧道中行走时,一直在想着昨天晚上看过的电视节目。那个澳洲女丑给她的印象相当深:学玛莉莲梦露,很像;唱“钻石是女人的好朋友”,也不错。最使姬莉丝汀娜感到兴趣的,却是女丑手腕上戴着的那只老英格兰大手表。“穿迷你裙的女人,就该戴这样的手表,”她想。她穿过马路,穿过太子行,疾步向“连卡佛公司”走去。在连卡佛门口,有个胡须刮得很干净的男人跟她打招呼。这个男人叫做欧阳展明。

                  三

  欧阳展明大踏步走进写字楼时,板着扑克脸,两只眼睛像一对探照灯,扫来扫去。他是这家商行的经理,刚从新加玻回来。前些日子,香港的局势很紧张。有钱人特别敏感,不能用应有的冷静去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情势,像一群失林之鸟,只知道振翅乱飞。欧阳展明是一个有钱人,唯恐动乱的情形不受控制,将一部分资金携往新加坡,打算在那个位于东西两方之间的钥匙城市另建事业基础。结果,遇到了一些事先未曾考虑到的困难。幸而香港的局势还没有失去控制,他就回来了。香港街头已不大出现石块与藤牌的搏斗;炸弹倒是常常发现的。不过,使欧阳展明担心的却是刚才听来的消息:英镑即将贬值了!尽管当天的报纸仍以“英镑不会贬值”做头条,欧阳展明得到的消息竟是“英镑可能在十二小时以内贬值”。对于欧阳展明,这是“金融的台风”,既然正面吹袭,就得设法防备。商行的资金,冻结在银行里的,有二十万。他有办法使这二十万元不打折扣吗?正因为这样,脸上的表情很难看。当他走进经理室之前,大声对会计主任霍伟俭说:“你进来一次,有话跟你讲!”——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每一个字都像弓弦上射出来的箭。

                  四

  霍伟俭很瘦,眼睛无神无光,好像一个刚起床的病人。虽然是商行的会计主任,却没有读过经济学。他是一个非常自卑的人,总觉得别人比他强。别人笑,他也陪着笑。别人愁,他也皱紧眉头。别人说这样东西好,他也说这样东西好;别人说那样东西坏,他也说那样东西坏。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他走进经理室,欧阳展明要他到银行去一次。他匆匆走出商行。在银行门口遇见史杏佛。

                  五

  史杏佛是个好经纪;也是一个坏青年。喜欢赔钱。喜欢喝酒。喜欢撒谎。喜欢玩女人。当他见到孕妇时,就会联想到交合。他与霍伟俭寒暄几句后,走去太子行与历山大厦兜了一个圈。一点半,走去“金宝”饮茶。在进入“金宝”之前买了一份西报,报上有两则新闻:(一)一个名叫尼哥尔斯的赛车选手在澳门赛车时受伤;(二)玛莲德列治有可能来港表演。史古佛对尼哥尔斯的受伤毫不感到兴趣;不过,他很想看看六十三岁的性感老祖母究竟在脸上要搽多少脂粉。他在“金宝”与纱厂老板陶爱南打招呼。

                  六

  陶爱南虽然也露了笑容,完全记不起这个跟他打招呼的人姓甚名谁。这一类的事情,他是常常遇到的。他不在乎。他用筷子夹了一块乳猪,往嘴里一塞,然后翻开那份夜报。香港有些夜报,与午报出报的时间差不多。那夜报的头条标题是:“本港金价突狂涨”。陶爱南心中暗忖:“英镑一定要贬值了。”正这样想时,几个孩子吵着要到对街皇后戏院去看“北侠神枪手”。陶爱南不大喜欢看打斗片,但也不愿使孩子们不高兴,当即吩咐伙计埋单,带着几个孩子去看电影了。看完电影随着人潮出来,还不知皮夹已被扒手偷去。

                  七

  扒手名叫孔林,二十九岁,不务正业,西装穿得笔挺,专门混水摸鱼。扒到陶爱南的皮夹后,穿过戏院里,在德辅道中搭乘前往宵箕湾的电车。“今天晚上,可以到香港会球场去看溜冰团了,”他想。……电车驶抵湾仔,停了。电车摆长龙,据售票员从前边听来的消息,说是英京酒家附近有一枚炸弹。孔林不愿意坐在车厢里苦等,下车,穿过马路,向那个摆香烟摊的高佬李买一包“好彩”。

                  八

  高优李手里拿着一副四边被太多的手指摸得起了毛的扑克牌,正在与擦鞋重大头仔聊天。大头仔说:“又要打风了。”高佬李猛烈咳呛,咳了半天,吐出一口浓痰,痰里有血丝,用鞋底一拖,以免大头仔看到。“发神经!”他放开嗓子说,“今天是十一月十八了,哪里还会打风?”大头仔扁扁嘴,走去报摊拿了一份《华侨晚报》第二次版往高佬李面前一摊,用食指在报纸上点了两下。高佬李定睛一瞧,果然看到了这么八个字:“飓风洁黛迫近本港”。这是报纸刊出的新闻,当然不会虚假;不过,为了掩饰心情上的狼狈,转过脸去问生果佬单眼鑫:“你信不信,十一月打风?”

                  九

  单眼鑫歪着头,将耳杂凑在那只原子粒收音机边,聚精会神,收听“东南大战”的赛事广播。“南华今年添了龚华杰与黄文伟两员虎将,攻守力俱已增强;但是东方亦非弱者,MG与泰仔要是演出正常,也有可能取胜,”他想。他是一个波迷,有大场波,宁可不做生意。如果这场“东南大战”不在对海举行,他是一定要去看的。现在,只好收听电台广播了。就在黄志强攻门的时候,一个穿花布衫裤的少女走来买金山橙。这个少女名叫何彩珍。

                  十

  何彩珍买了四只金山橙……

                          一九六七年十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