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以鬯

  高鹗进入曹霑的梦境,好像探险者忽然找到珍宝,很兴奋。天有一个洞,光柱插入淡灰,形成奇特的景象,使高鹗在兴奋中感到诧异。女娲笑眯眯地对他说:“没有什么不好。”语音未完,天在巨响中忽然塌了一半,高鹗大吃一惊,睁大眼睛对女娲投以询问的凝视。女娲的笑容虽已收敛,再一次开口时语调仍旧轻松:“不用担心,我有办法。”女娲用三万多块石头补天,留下一块在青埂峰下。高鹗以为这块通灵性的石头带来了动人的故事,其实故事只在曹霑的笔尖跳舞。
  曹霑常在梦中寻找甜蜜与怪异。高鹗常在梦中寻找甜蜜与怪异。贾宝玉也常在梦中寻找甜蜜与怪异。在现实生活中,贾宝玉讨厌林黛玉身上的衣服。贾宝玉曾在秦可卿的卧房里睡中觉,跟随仙姑进入一个陌生的地方,见到一些陌生的景物,做了从未做过的事情。他以为自己在做梦,因此十分喜爱这场迷离而优美的梦。梦是思想的形象,也是愿望的另一种实现,有时荒唐,有时美得像无字的诗。所以,贾宝玉喜欢做梦。曹霑喜欢做梦。高鹗也喜欢做梦。
  一次又一次,高鹗进入曹霑的梦境去认识他需要熟悉的人和事:假的人、假的事、真的人、真的事。在曹霑梦境里,高鹗不能不惊诧于刘姥姥的眼睛会像车子般满载好奇;也不能不像刘姥姥那样惊诧于大观园的奢靡与华丽。日子一久,高鹗几乎变成曹霑梦中的一分子。高鹗未必能够尝到林黛玉泪水的咸味,却常常听到林黛玉的叹息。至于凤辣子的阴险与狠毒虽已习惯,尤二姐的吞金、晴雯的含冤而死却使他感到意外。使他更感诧异的是:走出曹霑的梦境时,他见到许多曹霑没有梦见的事情。
  高鹗也常常做梦。在他的梦中,贾宝玉不是曹霑梦中的贾宝玉;林黛玉不是曹霑梦中的林黛玉;薛宝钗不是曹霑梦中的薛宝钗;贾母不是曹霑梦中的贾母。……
  有一天,很热,高鹗躺在竹榻上午睡。曹霑的灵魂走入他的梦境,翻开程伟元刊行的一百二十四《红楼梦》,指着后四十回,大发雷霆:“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高鹗睁大眼睛望着曹霑,不但不承认他(曹霑)所梦不是他(高鹗)的梦;而且不承认他(高鹗)的梦不是他(曹霑)的梦。

                            1992年5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