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学》发刊词


作者:刘以鬯

  香港是一个高度商品化的社会,文学商品化的倾向十分显著,严肃文学长期受到消极的排斥,得不到应得的关注与重视。尽管大部分文学爱好者都不信香港严肃文学的价值会受到否定,有人却在大声喊叫“香港没有文学”。这种基于激怒的错误观点不纠正,阻挡香港文学发展的障碍就不易排除。在香港,商品价格与文学价值的分别是不大清楚的。如果不将度量衡放在公平的基础上,就无法定出正确的价值标准。没有价值标准,严肃文学迟早会被摒出大门。
  作为一座国际城市,香港的地位不但特殊,而且重要。它是货物转运站,也是沟通东西文化的桥梁,有资格在加强联系与促进交流上担当一个重要的角色,进一步提供推动华文文学所需的条件。
  香港文学与各地华文文学问于同一根源,都是中国文学组成部分,存在着不能摆脱也不会中断的血缘关系。对于这种情形,最好将每一地区的华文文学喻作一个单环,环环相扣,就是一条拆不开的“文学链”。
  历史已进入新阶段,文学工作者不会没有新希望与新设想。为了提高香港文学的水平,同时为了使各地华文作家有更多发表作品的园地,我们决定在文艺刊物不易立足的环境中创办一种新的文艺刊物。
  在香港办文艺刊物,有许许多多困难需要克服。我们不敢说我们有足够的能力可以克服这些困难,但也不愿说这不是一个新设想的实现。我们希望这本杂志除了能够产生较深远的影响外,还能在维持联系中产生凝结作用。这本杂志不是“同人杂志”,也不属于任何小圈子,园地绝对公开,欢迎大家一同来耕耘。只要齐集在一起,不会不感到团聚的温暖。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