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王绮雯


    让回忆再活一次…
    傅育恩带着一颗激荡的心
    重回旧地寻找初恋情人康晓妮
    但他似乎来迟了
    这里的一切早已烟消云散
    留下的仅是感伤的回忆。
    晓妮做梦都想不到会再见到肯恩
    重逢恍如隔世
    但是肯恩身旁已有位金发女郎…
    更重要的是晓妮要远远地避开他
    绝不让10年前的秘密曝光
    当年初遇像昙花埋入心田
    你是彤云翩然飘远
    带走那回荡一季的恋爱誓言
    留下了梦魂思念年复一年
    如今一切虽已如过眼云烟
    你却由回忆中幽然出现
    到我心田翻耕一片绿
    情到深处此生已无怨言
第一章



  傅肯恩将租来的轿车驶到路旁,停放在一间小店的前面。他抬起头,望着店面的人口,内心一阵激荡,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他来迟了,这里的一切早已烟消云散,留下的仅是伤感的回忆。
  凯伦坐在车内的驾驶座旁,别过头去盯着后座的两个孩童,一面喊道:“你们两个乖乖坐好,待一会儿回到旅馆,就让你们到游泳池里玩水。”
  肯恩专注地回想着,并未发觉凯伦正关切地看着他;此时,凯伦在他眼中形同虚无,他仿佛又回到了往昔。记得上次重游故地,一大清早,他便两步并成一步地往店里跑,期待那思慕已久的心上人,仍旧出现在柜台。就算只望一眼,也能与她心神交融,手抚他长久以来的渴望与思念。
  啊!遥远的岁月唤醒他年轻的感觉!
  他们一行人下乡来此度假,车子的挡风玻璃沾满了乡间的尘土。肯恩伸手试图抹掉玻璃上的泥灰,有如想抹去这十几年的光阴,重新回到18岁。
  “你要进店里吗?”凯伦问道。
  他错愕地望看凯伦,简直忘了她与孩子的存在。
  “对,我要…”其实肯恩只想再见到心上人一眼,“买罐汽水,你呢?”
  凯伦摇摇头:“不用,谢了,就给孩子买口香糖吧!”
  他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纵然这里一切人事已非,伊人的芳踪沓然,但当他走进店里时,心仍跳得很厉害。他的心上人好比是梦里的人物,梦醒了,她也跟着消失了。
  康晓妮这天恰巧去拜访唐姑妈,姑妈絮絮叨叨地对她讲个不停,又要她带走一罐核桃。核桃的壳可硬得很,非得用压核器才能剥开,晓妮还要自个地把这一大罐捧下山坡,放到车里去,所以累得汗水直流。她想先到日本人开的广之百货铺买杯冷饮喝,然后再开车回海边别墅。要不是在姑妈家折腾半天,晓妮今天压根木会来到铺子里。
  广之百货铺的碎梅子很有名,他们是用中国古法制作的,不像其它店得向香港进货。来到店门外,晓妮想为吉米挑一把碎梅子带回去。她回忆起许久许久以前在这里当售货员的事,那时她才十几岁,而这儿是夏威夷岛上最好的商家。她看到店门口已经停了一部游客租来的轿车,索性就把自己的车子开到另一处停放。晓妮刚把车熄火,就看见台阶上的肯恩。
  肯恩如同往昔,正两步并成一步地拾级而上。他不像以往穿着T恤及牛仔裤,而是身着衬衫与宽松的老爷裤。晓妮屏住呼吸,望着他颀长的身影,他的金发虽比昔日短了一些,但整齐多了。
  直到他进入店里,晓妮还呆坐在车内,不敢动也不敢想。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急急倒车,再往高速公路疾驶而去。还好没人撞见她仓皇冲动模样,她现在的思绪一团混乱,只想头也不回地逃离此地,回到自己的家中。
  她做梦都想不到会再见到肯恩。过去,她可能会不顾一切地想见他一面,如今却已事过境迁,那份激情已随之消逝,肯恩的出现只会令她不知所措。
  一到家,晓妮马上把车子开到房子后头,以免被人发现。然后进入屋内,边跑边脱了衣服,又到浴室换上泳衣,将一头棕色的长发编成发辫。她奔向海边时,辫子在身后不住地摇摆。不一会儿工夫,她已泡在暖和的海水里。她奋力游到礁岩附近的一处小岛,企图摆脱不堪回首的前尘往事。
  啊!她忘不了,忘不了过去的种种,那些回忆都深深地埋藏在心底,纵然白日不浮现,夜阑人静时又会涌上心头,使她胸口隐隐作痛。
  他为何回到这儿?晓妮眼中再度浮现肯恩站在台阶上的那一幕,他的身子依然清瘦,肌肉结实如往昔。
  都18年了,晓妮以为岁月不饶人,肯恩应该会变老,怎知他既没便便小腹,亦无赘肉,样子竟比从前更好看!这点令晓妮有些妒忌。
  来到小岛,她仍不停地向前游,身体在湛蓝的海水中浮现,水面划出一道道银白色的浪花。此时晓妮的思绪早已漂入时间的洪流,回到当年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他俩正值青春年少,携手同游山谷丛林。然而,少不经事却让他们付出很大的代价。
  “肯恩,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回来?”晓妮愈游愈快,一边用力嘶喊着。
  她百思不解,肯恩究竟到店里做什么?找她吗?不,现在店里没有人认识她。老家目前住的那些人,她也不认识,所以更不可能告诉肯恩她的下落。这下子肯恩绝对找不着她了。
  “绝对要让他找不到!”晓妮向着空中喊着。
  她再潜入海中,惊走附近的鱼群。她想理清自己的思绪,怎奈这些记忆像是长了深根似的,想甩也甩不开。
  她已无力与过去抗争,于是游回陆地,走回家去。她一边走,身上的水沿途滴着,像是一只刚刚落水的小狗。“游了泳真舒服,可以把他忘掉,”晓妮自我安慰地说。其实她并不能忘怀,整个脑袋还是肯恩的影子,以及……吉米!
  想到这里,她身子一颤,脚步缩了回来,一阵痛楚穿透体内。她必须躲着盲恩远远的,让他碰不上吉米。
  在她心底深处,还有一处伤口,令她不敢去碰触——在刚才的店门外,她不但看到肯恩,还瞥见一名金发女郎,带着两个小孩,坐在车内等他。
  走进家门时,这幅天伦之乐的景象再度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使她心如刀割。
  “唉,算了吧!”她轻唱,闭上了眼。她不能再想,再想也于事无补,反正不会再见到他了,不想也罢!
  刚换上衣服,她走出了卧室,随即看到客厅有一名男子。
  原来是她堂哥瑞奇。
  “你在这儿干什么?我还以为你开始到火奴岛上班了呢!”晓妮生气地劈头便问。
  他点点头:“没错,可是我又辞职了,因为我想出一个做生意的好点子。”
  “这次又是什么好点子啦?”晓妮半讥讽、半嘲解地问。瑞奇会有好点子,可真是天下一大奇闻。
  他的眼睛兴奋地闪烁着,笑嘻嘻地说:“一时之间难以说清楚。”他俏皮地耸耸肩,继续说道:“我太高兴了,坐不住,一定要找人说说,陪我吃顿晚饭如何?”
  她迟疑了一会儿,心想自己开的波凯餐馆已上轨道,不必天天亲自去照看;吉米又去了麦可叔父家,几天后才会回来,她倒可不必须心,但是她若独自一人待在家中,恐怕成天又会胡思乱想,把眼睛都哭瞎了。此时,她最好还是跟瑞奇到外头去。
  “好吧,不过,上哪家馆于由我来选,我不要到老船长餐厅吃那些油炸食物。”晓妮边说,边转过身去解开辫子。
  “老船长有什么不好嘛?”
  晓妮对瑞奇扮了个鬼脸,一溜烟地走进卧房,之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今晚跟瑞奇在一起,就不会令她想到肯恩了。回家以后,便可一股脑地埋头大睡,希望明早起床,一切又会归于平静。
  肯恩独自坐在窗边的餐桌旁,试着放松心情。放眼望去,整个餐厅几乎坐的都是一对对的情侣,他们低声细语,不时传来快乐的笑声。厅内的装演洋溢着太平洋岛的热带风情,突显出海鲜店的特色。所幸凯伦及小孩都留在旅馆没跟来,让他有独处的空闲,可恣意地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
  17年前他也曾到过这家餐厅,为的是找寻当年让他一见钟情的美丽女孩;不过,上回跟这次一样徒劳无功。他很快地扫视过餐厅里的每一张脸孔,结果只能笑自己太痴心。
  肯恩知道自己简直在做梦,就算现在找到她,恐怕她早已经披衣出嫁,生了好几个孩子了。他虽然很明白美梦不能成真,仍禁不住地思念,想象她在阳光下寸寸明耀动人的肌肤、如云飞发,并张开双手迎接他的模样。
  “这里的菜是不是比老船长的有格调?”晓妮环顾餐厅四周,笑着对瑞奇说。来到这儿,正如她所期盼,心情好多了。
  “我看不出什么格不格调,老船长也有它的传统和历史啊!”
  “是啊!难吃的传统与食物中毒的历史呀!还记得陶奇大叔吧?”
  瑞奇英俊的脸庞顿时变色:“喂,这话有欠公平吧!他可能先前已吃了坏掉的无花果,还是什么来着,到老船长后才会闹肚子疼。”
  晓妮翻了翻白眼,反驳说:“不止肚子疼,差一点儿连命都送掉了。”
  “是没错,可是他一出院,还不是马上又回老船长吃薯条。”
  她叹了一口气,喃喃地说:“我们家族怎么会出这个大白痴?”
  瑞奇还来不及回嘴,餐厅的服务生便过来领位。晓妮跟着服务生走到位子上,随即对她微笑致谢,然后坐定。忽然间,晓妮瞥见一个人影……
  不可能是他!晓妮坐得僵直,一动也不敢动,脸都涨红了,心跳得愈来愈厉害,面露难色。
  瑞奇坐下来,身体微微前倾,好奇地看着她:“你怎么啦?”
  “没……没事,”她摇摇头,声音微弱。她想,这是在做梦吗?一定是幻觉,否则怎会看到他坐在附近?要不要回头仔细瞧瞧……
  唉,不必看了,是他,没错,晓妮心里全然感觉得到。真是苍天捉弄人啊!她闭起双眼,调整自己的呼吸。
  “喂,你是不是不舒服?”瑞奇盯着她苍白的脸孔,再度倾身向前问道。
  晓妮又摇摇头,想要他别再追问下去,但却说不出口。
  瑞奇瞇起眼,以同情的语气问道:“是不是女人的生理病又犯了?”
  她耳中嗡嗡作响,听不清楚瑞奇的话,于是皱起眉头问:“女人的什么?”
  瑞奇耸耸肩:“我也不懂,反正你们女人都神秘兮兮的!”
  晓妮深深地吸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女人其实最平凡了。”她抬起头、挺起胸,要让自己坚强起来,于是试着继续回答:“男人才最不切实际。”
  瑞奇马上笑了一笑:“你指的该不是吉米吧?”
  “吉米……他才不同呢!”她压低嗓门,希望没有其它人听到“吉米”这两个字,吉米是她的心肝,也不许肯恩知道。
  服务生在餐桌上摆好白开水,晓妮拿起来便喝,好让自己镇静。她怀疑刚才是想象力过于丰富,才会蠢到以为肯息就在附近。算了,赶快镇定下来,好好享用晚餐吧!她深呼吸,试着专注在瑞奇的话题上。
  “你有一些灌饱气的橡皮艇,我们得花很多时间把它们装饰起来,你晓得我想要干什么吗?”
  她眨眨眼,终于搞懂瑞奇讲的是有关海上的事。
  “我们可以用苔踪及海草,把橡皮艇伪装成漂浮在海中的小岛。”
  瑞奇游洒的脸庞浮现一副兴冲冲的表情,原来这就是他赚钱的新点子。
  每回瑞奇对她谈起新点子时,总免不了开口跟她要钱。他们年龄相仿,但晓妮却像姐姐般照顾他,有时借他一点钱,或是给他一些告诫。在晓妮软硬兼施之下,瑞奇仍是据皮笑脸,让她拿他没办法。
  “然后我们就趴下来。从橡皮艇内往外偷看……”他边讲边比划动作,好象他就在橡皮艇里一样。“……橡皮艇就会在岩石间漂来漂去……”
  她又眨眨眼,这下子把她弄糊涂了:“瑞奇,你究竟在说什么呀?”
  他睁着一双黑色的大眼睛,一脸无辜的模样:“美人鱼啊!我们等晚上游出水面……”
  “美人鱼?”她摇摇头,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美人鱼?”
  瑞奇不耐烦地说:“现倒不是说过了吗?你根本没注意听。我正准备拍了部纪录片。要把寒莫克角的美人鱼拍摄下来。”
  晓妮的心思一下子从肯恩那儿转回来,好不容易听懂刚才的话。她盯着瑞奇兴致高昂的脸:“美人鱼并不存在。不能拍成影片啊!”
  他轻蔑地笑:“我当然知道,不过我就是要拍寒莫克角的美人鱼。”
  晓妮瞪了他半晌,然后,笑着拍拍他的肩:“根本就没有美人鱼。”
  “我就烧得你会这么说,不过我会证明给你看。还记得前一阵子许多杂志纷纷刊出尼斯湖水怪的照片吗?大家在还未看到照片以前,也认为是无稽之谈。所以,我会证明有美人鱼给别人看。”
  晓妮见他态度认真,于是轻声地劝他:“美人鱼只不过是传说罢了。”
  瑞奇不以为然地耸耸肩:“传说打哪儿来?人总不会凭空想象吧!一定是有迹可寻。”
  晓妮无奈地摇摇头。她到底该怎样劝他呢?无论如何,还是要想办法,免得他不知天高地厚地胡搞一通:“瑞奇,记得上次你要我买的那群怪鸡吗?”
  晓妮搬出过去失败的例子,让瑞奇觉得很难堪。“我以为他们会生蓝蛋,然后,复活节那天就可杀鸡取卵,发一笔横财嘛!”
  “结果它们并没生蓝蛋。”
  “可是也木是白的,”他赶紧辩驳。
  “没错,可是那个颜色难看得不得了,复活节那天根本没有人要买。”晓妮拍拍他的肩膀。“还记得你当推销员挨家挨户地卖冰箱,以及创办《宠物配种》杂志那些事吗?”
  “晓妮,别提那些老掉牙的事情好吗?这次我的新计划一定会成功的。”
  “老兄,如果你非得拍片不可,何不拍一部《海盗康摩根》呢?”
  瑞奇扮了个鬼脸,打趣地说:“我们的老祖宗啊?谁会有兴趣?”“他有许多趣事可以拍成影片,例如他如何迷失航向,然后与波里尼西亚公主结婚的种种事迹啦!”
  “我早已记不得他是我们的曾曾祖父,还是曾曾曾曾祖父了。”
  “管他呢,反正我们世世代代的子孙似乎还深受他的影响。”
  “可不是!就好象施了魔咒一样,我们都逃不出命运的安排。”
  晓妮笑了一笑,她也曾这么认为,只要他们康家有什么灾难或不幸,都会归咎命运的造化。不过,现在已无这么可笑的想法了,因为,把所有的不如意都怪罪命运,实在星最偷懒的做法。
  “可能有朝一日,我会为我们的老祖宗袖传记吧!但是目前先来完成自己的心愿,我的心愿是——拍部美人鱼的影片!”
  晓妮不忍心再浇地冷水,只好笑着附和:“好吧!说说你要怎么拍。”
  肯恩心想不该再沉面于过去,纵容自己在沮丧与回忆的情绪里;因为自从那年夏天离开夏威夷,他的心思一直专注在事业上,而这几天却变得极为懒散。
  肯恩伸了伸懒腰,再度环视厅内,这次目光落在数桌之外的一对男女身上。他们似乎刚刚进门不久,女的背对着他,一头飘逸的长发特别引他注目。他瞇起眼,盯着那浓密如巧克力奶油,光滑如丝缎,在灯光下还不时闪耀金色光芒的棕发。这又使他想起心上人垂肩的秀发,是那么的浓密闪亮……
  他的手心开始发冷,不知怎么着,他竟觉得眼前的人,可能就是那位令他朝思暮想的美丽女孩儿。
  但他又告诉自己不可能。他甩头移开视线,心想,她可能已经变得成熟干练,怎可能还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
  肯恩的心仍扑通地跳,几乎喘不过气来。如果真是她,该怎么办?如果她真坐在附近,是否就能从此再续前缘?
  晓妮想到肯恩不可能坐在自己背后,一颗心暂且平静下来,今天发生太多巧合的事了,尤其在广之百货铺门口遇到他,更令她整日感到风声鹤晚或许,肯恩正在某一处旅游圣地的餐馆里,与他的金发妻子及两个孩子享用高级晚宴;也或许他正在打点行李,准备清晨搭机前往火奴岛,她根本不必担心肯恩会到这儿来。
  “跳个舞好吗?”瑞奇喜欢跳舞。“来嘛!是探戈,你的探戈跳得很好呢!”
  她笑了笑,但内心出现一丝警觉:“不了,瑞奇,假使下一首是慢舞。我再跟你跳。”
  音乐的节奏果然转缓,曲调变得懮伤而浪漫,正是适合揽腰贴颊的慢舞,瑞奇将椅子推开,晓妮轻叹,她终究还是得起身与他共舞。
  她的脉搏开始加速,这回,肯定会看到她身后的人是否就是肯恩。她虽不太确定,可是万一……她挺了挺肩,深深地吸一口气,然后转身。啊!没错,正是肯恩!她的一颗心急速地往下沉…。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