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修道院院长费玛丽向来深信奇迹的存在,只是她活到六十七高龄仍未亲眼目睹,直到一八二零年一个严寒的二月天那封来自英格兰的信抵达。
  起初院长不敢相信这个可喜的消息,害怕那是撒旦先使她充满希望,继而将之摔个粉碎的诡计。然而她尽责地回了信,又接到盖有威廉郡公爵印玺的第二封信时,她终于接受了事实。
  一桩奇迹。
  她们终于要摆脱那小坏蛋了。第二天晨祷时,院长把好消息告诉其它的修女,当天晚上她们以鸭肉汤及新鲜的黑面包应祝一番。晚祷时高兴得过了头的蕾秋修女甚至因轻浮地笑出声而两度被训戒。
  小坏蛋──或者说得更精确些:莉雅公主──在第二天下午被召进院长一丝不苟的办公室里。她被告知以离开修道院的消息的同时,蕾秋修女已忙着整理她的行李了。
  院长坐在一张伤痕累累、看来几乎和她一般年老的大书桌后的高背椅上,一面数着木质念珠默念玫瑰经,一面等着应付她对这消息的强烈反应。
  莉雅公主被这消息弄得一阵愕然。她握紧双拳,低头不让院长见到她眼中的泪水。
  “坐下吧,莉雅,我不想对着你的头顶讲话。”
  “是,院长。”她坐在硬梆梆的椅子边缘,挺直腰杆以取悦院长,双手交握放在膝上。
  “你对这个消息有什么看法呢?”院长问道。
  “它就是我的磨难对不对,院长?您还没为那件不幸的事原谅我。”
  “胡说,”院长答道。“我一个月前就原谅你轻率的行为了。”
  “是蕾秋修女说服您把我送走的吗?我已经跟她道过歉,而她的脸也几乎不是绿色的了。”
  院长摇头,同时也皱紧眉头,因为莉雅一不留意就又使她想起她那些稀奇古怪的举止。
  “你会相信面团能去除雀斑这事我是怎么也想不通。然而话说回来,蕾秋修女的确同意做这个实验……而且也不……太怪你。”她赶紧修正,她扯这个谎在上帝眼里不那么严重。“莉雅,我并未写信给你的监护人要求要你离开,是他写给我的。这就是威廉郡公爵的来信,你看了之后就会知道我说的都是事实。”
  莉雅发颤的手接过信件,飞快地看过内容后又交回给院长。
  “你能了解事态的紧急吧,孩子?你的监护人提到的这位雷将军听来十分声名狼藉,你记得曾见过他吗?”
  莉雅摇头。“我们回父亲的祖国好几次,但我那时太小,根本不记得见过他。他究竟为什么想娶我呢?”
  “你的监护人了解将军的动机,”院长的指尖轻点着信件“你父亲的臣民仍未忘记你,你依旧是他们爱戴的公主。将军的想法是如果他娶了你,便能在人民的支持下接管整个王国。这是个聪明的计划。”
  “我不想嫁给他呀。”莉雅喃喃道。
  “你的监护人也不要你嫁给他的,孩子。然而他也深信将军不会接受拒绝,而为了一逞私欲更可能强行带走你。而那正是威谦郡公爵要求要有护卫一路伴你到英格兰的原因。”
  “但是院长,我并不想离开这里的,真的。”
  她痛苦的声音撕扯着院长的心,使她暂时忘了莉雅公主这些年来的淘气顽皮。院长还记得她和她病重的母亲初来时,小女孩眼中的脆弱和恐惧。她母亲还在人世时,莉雅就像个圣徒般中规中矩,当时年仅十二的她却已在六个月前失去了父亲。然而这孩子却表现出惊人的坚持,她扛起了日夜照顾母亲的担子。她母亲的病已到药石罔效的地步,到了末期她饱受病痛折磨时,莉雅甚至还爬上病床,将那病骨支离的女人抱在怀里前后轻摇,柔声对她唱歌。莉雅有着天使般的嗓音,而眼见她对她母亲的爱是令人心痛的。当恶魔的折磨告终时,她母亲也死在女儿的怀里。
  莉雅不让任何人安慰她。夜里她总独自躲在她的小斗室哭泣,然而那紧闭的白窗帘却掩不去她的啜泣声。
  她母亲就葬在教堂后,莉雅一刻也不愿离开她。纵使皇室家庭的第二个家──史东赫文──就在邻近,莉雅也从不想到那里去看看。
  “我原以为我会永远待在这里。”莉雅喃喃道。
  “你应该将此看作是命运的安排,”院长训诲道。“视之为生命中的一章已结束,而另一章正要开始。”
  莉雅又低下头。“我希望我所有的章节都在这里,院长。如果您愿意大可以拒绝威廉郡公爵,或者用信件无限期地拖延,直到他忘了我。”
  “那将军呢?”
  莉雅早已为这难题想好一个答案。“他不敢来侵犯修道院的,只要我留在这里,就会很安全。”
  “你是建议我欺瞒你的监护人?”
  院长的口气中有一丝不以为然。“不是的,院长。”莉雅轻叹一声回答道。“我想欺瞒是不对的……”
  她渴望的语气使院长又大摇其头。“我不会姑息你的,孩子。即使有正当理由……”
  莉雅插嘴道:“真的有啊。”她深吸一口气才脱口而出:“我已经决定当修女了。”
  光是想到莉雅加入她们神圣的行列已使院长的背脊窜下一阵寒颤。“上苍助我们大家。”她涩声说道。
  “是因为帐簿的事对不对,院长?你不准备拒绝我的监护人,是为了那小小的……虚构。”
  “莉雅……”
  “我只捏造了第二组,好让银行借钱给您。您拒绝动用我的基金,而我又知道您有多需要新教堂。我们终究得到那笔贷款了。不是吗?所以上帝一定是原谅了我的欺骗,而且它一定会要我改改数字的,否则绝不会赐给我一副对数字有概念的脑,对不对,院长?它会原谅我的小聪明的。”
  “小聪明?我相信正确的字眼应该是‘窃盗’吧?”院长斥道。
  “不,院长。”莉雅反驳道。“窃盗意味着未经同意私自取用,而我并没有啊。我只做了些修改而已。”
  院长紧锁的眉心告诉莉雅她不该反驳院长或是提起帐簿的事。她咬着下唇苦思使院长转移心思的方法。
  “院长,我说想当修女是非常认真的,我相信我得到了圣召。”
  “莉雅,你不是天主教徒。”
  “我可以改变。”她承诺道。
  沉默持续了好半晌后,院长倾身向前,椅子随她的动作嘎吱作响。“莉雅,看着我。”
  待莉雅服从命令后,她又说道:“我相信我知道你究竟在想些什么。现在,我向你保证我会好好照料你母亲的坟。如果我有个万一,也将会有婕丝修女或蕾秋修女继续做下去。你母亲不会被遗忘,她会在我们每天的祈祷中。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莉雅突然放声大哭。“我不能离开她。”
  院长起身来到莉雅身边,环住她的肩轻拍着。“你并没有撇下她,她永远都在你心中,而且她也会要你继续你的生活的。”
  泪水流下莉雅的脸颊,她用手背将之拭去。“我不认识威廉郡公爵,院长。我只见过他一次,根本不大记得他的长相。如果我和他处不来怎么办?或者是他不想要我呢?我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请让我留下来吧。”
  “莉雅,你似乎认定我对这件事有选择权,但其实不然。我必须服从你的监护人。你在英格兰会很好的,威廉郡公爵自己就有六个子女,多一个也无妨的。”
  “我不是小孩子,”莉雅提醒院长。“而我的监护人大概也又老又虚弱了。”
  院长微微一笑。“威廉郡公爵是你父亲在多年前亲自挑选的,要对你父亲的判断有信心。”
  “是,院长。”
  “你会有快乐的生活的,莉雅,”院长继续说道。“只要你能记住稍作节制,三思而后行,这就是诀窍。你有很好的头脑,善加利用它吧。”
  “谢谢您的教诲,院长。”
  “快别这么顺从了,这样一点都不像你。我还有一句忠告要送给你,希望你注意听。坐直,莉雅,公主是不能弯腰驼背的。”
  她如果再坐直些,只怕她的脊椎就要“唰”的一声断掉了。她把肩膀往后挺一点,院长赞许地点点头。
  “诚如我所言,”院长继续说道。“在这里你是不是公主无关紧要,但在英格兰就很要紧了。你要时时维持最佳仪表,千万不能让任性的举动支配你的生活。现在告诉我,哪两件事是我一再要你记在心上的?”
  “尊严与礼节,院长。”
  “对了。”
  “我……万一我不喜欢我的新生活的话,还能回来吗?”
  “当然可以。”院长承诺道。“去帮忙蕾秋修女整理行李吧。为防万一,你将在半夜上路,我会在教堂里和你道别。”
  莉雅很快地行了礼后离去。院长站在小室中央,久久注视着她的背影。她原以为公主的离去是一桩应许的奇迹。院长的生活向来有条有理,然而莉雅进入她的生活后,条理不复存在。院长并不喜欢混乱,而混乱和莉雅却似乎是如影之随形的。当这意志坚强的公主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院长眼中已盈满泪水,只觉得仿佛乌云刚遮住了太阳一般。
  天可怜见,她会怀念那小丫头和她那稀奇古怪的点子及举止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