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在囚犯船上被关了五年后,基尔特伯爵欧席恩终于逃离了那个人间地狱,回来报复害死了他深爱的大哥及外祖父,并且诬赖他罪名、陷害他入狱的英国人。在被囚禁的这段期间,席恩的身躯锻炼得像铜铁般结贫,他的心也变得像铜铁般冷硬。除了仇恨及报复外,他的心里再也容不下其它情感。然而夜晚他的梦里却充满了对他的仇敌的女儿的回忆--孟翡翠的美丽与大胆无畏的精神自他们初相识时便迷惑了他。
    对翡翠的回忆并不足以阻止他利用她当做棋子来进行他的复仇。他的计划很简单--绑架翡翠,带她到他在爱尔兰的家,让她成为他的情姊,令她父亲颜面扫地。令他震惊的是五年不见,翡翠已不再是当年精神昂扬的她,变成了连自己的影子都害怕的畏缩女子。他决心找回她的精神,鼓舞她的自信,培养她对他的信任--为的是最后用谎言来背叛她。
    被囚禁在他们自己构筑的心牢里,翡翠及席恩必须想办法挣脱那束缚,或者是冒着失去彼此的危险--永远地……

第一章



  它那完美的身躯浮出水面,像丝织般光滑的肌肤上满缀着水珠,翡翠无法将视线移离开它。
  今天的它颇有玩乐的心情。它不断地在水里翻滚、冲刺。它愈来愈靠近,近到她伸手就可触及它,而它却故意不断地揶揄、戏弄,挑衅她是否敢和它来一段快乐之旅。
  翡翠再也抗拒不了那份诱惑。她伸出手轻抚过它丝缎般的肌肤。它毫无预警地泼了她一身的水。她的唇尝到了海水的盐味,高兴地大笑。她撩高裙摆,双手一撑,整个人骑到了它身上。
  他们玩这个游戏玩过许多次,它很清楚应该如何进行。它翻个身,将她压到身下,随即又翻过身,轮它在上方。它等她吸了一大口气后,才以一个有力的冲刺,进入既深黝又神秘的洞穴深处。
  翡翠努力留在海豚的背上,跟着它一起冲入这个洞穴里的深潭。他们快乐地戏水玩耍,一如他们认识彼此以来天天所做的。
  欧席恩恍若催眠般地站在洞穴的入口。他所看见的夺走了他的呼吸,他的想象力展翅飞翔。骑在海豚身上的这名少女一定是住在这个水晶洞穴里的精灵。
  第一眼他以为她只是个小孩。她心形的脸庞被一头如烟似雾的长发裹住,但她被水湿透的半透明内衣却勾勒出她成熟坚挺的双峰。席恩猜测这名娇小的女郎应该将近十六岁。虽然她仍算不上是女人,却诱人得唤起他年轻结实的身躯。
  她银铃般的笑声回响在洞穴里。席恩认为他从没有听过更美丽的声音了。这名美丽的少女和海豚间显然存在着深浓的爱意及信任。他从没有见过这么快乐的一对……并对自己所见的敬畏不已。突然间,女孩和海豚一起消逝在水面下,他更加怀疑刚刚所看到的全部是想象了。
  席恩抬头仰望洞顶,被他所见到的美丽慑住了。洞穴的顶端闪耀着真珠色泽的光辉,反射在水面,散开成一片彩虹,有若神话故事里的水晶洞穴。
  然而他的理智同样迅速地抬头。他们现在在威尔斯的天使岛。这里富含着硫酸铅矿。洞穴显然是由白色半透明的硫酸铅结晶构成,散发出钻石般的光彩。
  席恩走进洞穴,细心地审视着白色水晶般的墙壁。了解其成因并不影响他欣赏眼前的美景。像最资深的鉴赏家,他银色的眸子欣赏着眼前的美丽。
  突然间咒语被粉碎了。少女精灵骑在海豚的背上,破水而出。她潮湿的黑发贴在额前及肩上。少女跳下了海豚的背,游到了水潭的边缘。她以手撑地,爬上岸边,丝毫没有考虑到膝盖可能会受伤。
  她不是精灵,而是一名有血有肉的少女。席恩为自己稍早愚蠢的想法脸红了。
  少女不耐地将一头潮湿的黑发拨到脑后,这才看到了入侵者。细致的心形脸蛋上,一对翡翠绿色的眸子睁得大大的,惊异地望着入侵者,摄入他脸庞的每一吋,往下来到他的颈子及宽阔的肩膀。那对绿眸游移过他赤裸的胸膛,似乎要数清他身上的肌肉。那大胆的注视没有错过他身躯的每一处,似乎它是她生平所见到的第一个男子。
  欧席恩早已习惯女性欣赏地偷偷打量他的目光,但他绝不曾这样公然地被审视,彷佛他是普克马市上的纯种骏马。
  “你是谁?”她高傲地问,彷佛是住在这个水晶王国里的女王。
  她看着他的头同样骄傲地扬起回答。“欧席恩。”
  她绽开个喜悦的笑容。“噢!”她屏息道。“你是爱尔兰人,”她虔诚地道,翡翠的绿眸膜拜着他的面容。“我的母亲也是爱尔兰人!我崇拜她!她来自基尔特的费家,也是全英国最美丽的女士!”
  欧席恩咧开个笑容。他知道她是谁了。“我的母亲也是费家人。我们有亲戚关系。”他的手抚过她的眉头。
  “那太好了,这解释了你不寻常的美丽!”
  “我的美丽?”他呛了一下。这位海中精灵再次用那对翡翠绿的眸子打量过他全身。
  翡翠再次审视着眼前的美景。她从不曾看过裸露的男子。一身结实的肌肉,他呈现出的是年轻、坚实的胴体。翡翠审视的目光欣赏那年轻的面容,宽阔的肩膀,及修长的背部。他的肤色是自然的橄榄色,被太阳晒得颜色更深。他穿的白色帆布裤由膝盖处截成两半,和他深色的肌肤形成强烈对比。他的头发黑如最深的夜,银色的眸子像月光般映衬在水晶洞穴里。她从没有看过比他更美丽的人,并完全地被他迷住了。
  “我们走到阳光下吧,我想看清楚你。”
  席恩笑着同意了,认为这是公平的交换。到了阳光下,他将可以更清楚看到她美丽的胴体。
  他们一起走出洞穴,并发现席恩比她至少高上十呎。他们在阳光灿烂的沙滩上停下来。突然间,席恩对自己不纯洁的想法感到羞愧。这名细致的女子对自己的身躯浑然不觉。她一点也不知道她湿透的长衣已几近透明。那份自然的纯真是属于女孩的,但是她抬头仰慕地看着他的目光里已经开始有了女性的自觉。
  他们像异教徒般躺在沙滩上。“你过去也骑那只海豚。”他不自觉地道,仍感到惊畏不已。
  “应该叫做海猪。”
  “那是同样的动物。这只显示英国人并非全知全能,他们只是自己这么认为。”他挪揄道。
  “我只有一半的英国血统。”她激烈地道。
  “另外一半是美人鱼。过去找从不曾在这一带看过海豚。它们喜欢温暖一点的水域,像法国及西班牙海岸。”
  “明显地它们追随洋流而来。天使岛属于温暖的海洋型气候。这里的春天一向来得早,而且温暖。”
  他的嘴角扬了起来。“你像本口袋书。”
  “百科全书。”她更正道。
  席恩爆笑出声,露出一嘴的白牙。“的确是英国人那一套,小娃儿。”
  “我的名字是孟费翡翠,有一半的爱尔兰血统!”她激烈地坚持道。她的衣服已经被晒干了,黑发如云般烘托着那张细致的心型脸蛋。
  席恩笑了。“最好别让你父亲听见你这么说。”
  她的脸上似乎掠过了一片乌云。“你知道我父亲?”她的身躯微微颤抖。
  知道?甚至在我出生之前,他就已经是我父亲的犯罪伙伴了。我们的父亲关系密切,而且不只是藉由婚姻关系。他们在一起走私了数十年,合作得如鱼得水,什么东西没搬运过?
  “你很怕他?”
  “他吓坏我了,”她坦白道,跟着为自己辩护道:“不只是我,我的哥哥洛霖也非常地怕他
  她的话引起他的同情。该死地孟威廉那种人怎么会生出这么一位清秀空灵的小女儿的?她对他非常坦白,但席恩仍然怀着戒心。他必须记得她是孟威廉的女儿,一名英国的贵族,自然而然地是爱尔兰的敌人。虽然欧家和孟家一起合作了超过二十年,但那完全是为了走私可以获得的庞大利润。席恩直觉地知道两人事实上根本无法忍受彼此。
  “但我母亲是个天使。她保护我们不被他的愤怒伤害。当他很生气时,他的脸庞会胀得通红,而后我母亲会带他上楼安抚他。她一定是对他施加了某种爱尔兰魔咒。每次父亲下楼后气都消了。”
  席恩可以想象得出美丽的费琥珀究竟用什么方法安抚了她暴怒的丈夫,保护她的孩子。“没有人能够真正平抚得了一名暴君。”他厌恶地道。
  “他的确是名暴君。他始终不允许她回爱尔兰的娘家,但她倒是说服了父亲夏初他在利物浦处理海军的事时,让她待在天使岛。这里离利物浦只有数小时的车程。岛上的房子非常棒,而且有个瞭望塔。我的母亲每天待在瞭望塔数个小时,看着船只经过,遥望着对岸她心爱的翡翠岛(译注:即爱尔兰)。这里距离爱尔兰多远?”
  “都柏林就在正对面,大约五、六十哩……我们今天在创纪录的时间内抵达。”
  “你们来这里是为了和海军做生意?”
  我们是为了天杀的走私生意,席恩想着。“是的,做生意,”他让步道。他纳闷她是否知道在她说的大房子底下有个走私用的洞穴,他猜想并不。席恩望向悬崖顶端的屋子。琥珀一定知道。她可以在瞭望塔上清楚地看见船只的往来。
  他的哥哥约瑟负责将货运到天使岛,席恩则去利物浦和孟威廉打交道。但今天的货需要两个一起帮忙,而且席恩比约瑟冷静,在通过海关时比较不会露出马脚。稍早他们已经卸下了船上的货,换上了另一批,约瑟建议他到岛上逛逛。“慢慢逛。船员工作得非常辛苦。我打算放他们一个小时的假,游个泳后再出发回家。这里的初夏已经热得令人受不了。”
  席恩突然起了疑心。该死,约瑟打算在船员游泳、他闲逛岛上时做什么?他很快地坐起来。
  “你父亲今天会回来吗?”
  “才不,上帝保佑。如果他会回来,我绝对不敢到洞穴里玩耍,母亲也不会高兴地唱着歌,换上她美丽的丝料长袍。”
  席恩的怀疑已经得到了证实。约瑟一定是在某趟到天使鸟时和琥珀见过面。约瑟比他年长两岁,但做事冲动率性,一点也不像席恩的冷静思考。
  席恩站起来,开始往屋子跑去,希望能够及时阻止大错酿成。
  “你要去哪里?”翡翠沮丧地对着他的背影喊道。
  “去灭火。”席恩回过头喊道。
  翡翠笑了,他的说法有趣极了。这真是个有魔力的地方,能够实现人们的愿望。她的王子刚刚出现了,而且他是名爱尔兰人。他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她告诉自己。有一天他会乘着他的大船而来,我们会一起航行到爱尔兰,在那里永远过着快乐幸福的生活。
  翡翠将脚趾头轻探到水里。她的身躯窜过一阵甜美的轻颤。
  费琥珀也正感受到一阵甜美的经颤。欧约瑟将她的脚趾含入口中,戏谑地吸吮。他们相拥着躺在大床上,刚刚在风狂雨骤后平息下来。
  “贪婪的小男孩,”她嗲声道。“你接下来想吃掉我?”
  年轻的蓝色眸子变得炽热。“我会吃掉你。”他道,黑色的头发探到她柔软的大腿间。
  琥珀呻吟出声。“我昨晚梦见了你,约瑟。”
  “那么你和我一样贪婪。”
  “在十八年没有爱情的婚姻后,那会很奇怪吗?”
  正贪婪地吸吮她的蜜汁的约瑟抬起头道:“再说一次我是你第一个真正的爱人!”
  “那是事实。他只会怀疑、嫉妒。他像毒龙般守着我,像隼鹰般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孟老头子比较像是兀鹰,不是什么隼鹰。”
  琥珀的身躯打了个寒颤,而且这一次不是因为约瑟美丽的唇。孟威廉就像兀鹰般吞噬了她,包括她的身躯及灵魂。但在他吞噬她之前,他还要惩罚她--惩罚她的美丽、年轻,惩罚她是爱尔兰人。
  她激烈的话语充满了对她的英国丈夫的憎恶,更加唤起了约瑟。他非常乐于给那个老魔鬼戴上绿帽子,那非常适合他。姓欧的到处背叛人--英国人、爱尔兰人,只要能够让他赚到钱就好。现在他也被背叛了,轮他来上孟威廉的妻子。但当他年轻的身躯覆上琥珀丰满的躯体,这一切很快地被遗忘了。她是如此地美丽、急切,而且非常、非常地成熟。
  琥珀迫切地迎向那坚实男性的身躯,随着他的冲刺,迅速地达到了高潮。“约瑟!约瑟!”她狂喊着,投入威廉从不曾带给它的情欲狂潮里。
  席恩正要冲入房内时听到了呻吟声,并知道已经太迟了。伤害已经造成。他所能够做的只有离开,让室内的男女纵情缠绵。他真想痛揍约瑟一顿,竟然去动孟威廉那个老魔鬼的禁脔!然而由琥珀热情的呻吟声听来,显然老头子从不曾给过她如此美妙的时光。对琥珀来说,在一辈子的奴隶生活里,偷得片刻美妙的时光,应该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吧?
  他离开屋子,走向“半月号”停泊的港湾。船员一看到他,全都自动地上船。他们全都有亲戚关系。不是叔伯甥侄,就是堂表兄弟,或是远房的堂表兄弟。席恩的外祖父是基尔特伯爵费安德,而他是费家的二十三名后裔之一。三代的费家人自成了一个宗族,而其中大部分的男性都在欧家的商船上跑船。
  “丹尼,丹尼,你们两个下来。我们查一下货物。”欧席恩是个天生的领导人物,而他自十二岁起就被训练掌管船务。他的父亲欧雷蒙说过席恩的个性比约瑟适合管理人。他的冷静思虑是约瑟所不及的,但约瑟所长在其它方面。
  欧雷蒙是全爱尔兰最聪明的人之一。为了避开宗教法的惩罚,他将欧家人全登记为清教徒,尽管事实并非如此。欧家的乔治亚式大宅葛维史东又被称为“莱思城堡”,字面的意思是谎言城堡。这个名字的起因众说纷纭,其中之一是因为每天早上在欧家的小教堂里举行的天主教弥撒。欧雷蒙信任的信条是:权直行事,绝不吃亏!这也是他不断灌输给他儿子的信念。
  席恩在下面的舱房检查系着白兰地酒桶的绳子是否牢靠,指示其它船员将装着腌鲱鱼的桶子叠在上面,盖住白兰地的酒味。感谢十八世纪的人这么嗜酒如命!欧家人借着将爱尔酒走私到英格兰,再将法国白兰地走私回去,赚进了大笔的财富!
  约瑟终于回到了船上。船员不待指示,升锚上帆,准备出发,不久后就离开英伦海峡,出到广阔的爱尔兰海上。
  约瑟下到舱房,看见席恩正在伪造通关文件。“抱歉,我没有早一点回来帮你,不过你一向做得比我好。”
  席恩慢吞吞地道:“你也动过你的羽毛笔,只不过不是用来蘸墨水。”
  约瑟警戒起来。“那是什么意思?”
  席恩直视着他哥哥,持住他挑衅的目光。“正是你所想的意思,”席恩的视线落在约瑟敞开的领口上。“你的喉咙上有咬痕。”
  约瑟的脸庞胀红了。他干笑道:二名厨房的女仆一直缠着我。”
  席恩的目光再次锁住了他哥哥的。“你可以对你自己撒谎,约瑟,但不要犯下对我撒谎的愚蠢错误。如果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我要怎么为你掩护?”席恩的语气里微有怒意。
  “如果你看到了她,你一定会了解的。”
  “我不需要看到她。她是名费家女孩,而那说明了一切,”席恩软了口气,拿起文件。“做都已经做了,无法挽回。但下一次你受到诱惑时,想一想孟威廉发现时的下场。海军里有着庞大间谍网任他调用,而且你知道仆人最爱嚼舌根了。”
  约瑟用力吞咽,想象的是去势,但他随即豪气十足她笑道:“我才不怕那个糟老头子!”
  你应该的,席恩想着,因为那个人并没有灵魂可言。他隐藏住心里为他大哥的恐惧,轻拍他的肩膀。“你这个没有大脑的小恶魔!我关心的不是你,是费琥珀!”
  欧雷蒙最喜欢叫他的两个儿子小恶魔。此刻他正对着他们吼道:“该死地你们这两个小恶魔怎么搞的这么晚才回来?两个小时前你们就应该到了。”
  “怎么了?这里有事吗?”席恩板着脸问。他老爸的吼法是他早就习惯的。事实上他们根本没有太慢回来。孟威廉早就在海关打通关节,他们用假造的文件顺利通过海关。
  约瑟笑了,一旁欧家的管事潘柏克亦然。欧雷蒙厉瞪了他一眼。“不要鼓励这些小恶魔!”
  “老爸,你不问这一趟的结果怎样吗?”约瑟微笑道。
  “没有必要。瞧你们两个一副骄傲的样子,”欧雷蒙狡狯的眸子扫过他们身后满脸笑容的船员。实在是太多费家人了,他并无法分辨出他们每一个人。“大伙儿做得很好。潘先生会指派另一组船员卸货。你们去厨房,要史玛丽好好喂饱你们。”
  史玛丽是全爱尔兰最好的厨子之一。费家人欢呼一声,争先恐后地跑向厨房。
  “你们两个小恶魔还不行,”欧雷蒙的话打住了席恩及约瑟的脚步。“必须要有人监督卸货。需要我提醒你那些费家人有多么会混吗?”
  看着他们的父亲和潘柏克离开,约瑟涩涩地道:“他真的很高兴看到我们回来!”
  席恩笑了。“这是他强调我们必须把每一件事做得有始有终的方式。”
  约瑟伸展了一下疲累的四肢。他真的是累坏了。“看来我们至少要过半夜才能看到床了。”
  席恩玩笑地轻戳他的肋间。“你该死地在抱怨什么?你在床上耗一整个下午还不够吗?”
  欧雷蒙唯一敬爱的费家人是它的妻子费艾琳。坦白说,他膜拜她走过的每一吋土地。他带着刚刚获得的法国白兰地,走向他们的卧房。
  看见卧室里不只是艾琳一个人时,他有些懊恼。葛维史东的管家甘凯蒂,也是专门服侍艾琳的人,刚刚拿起了梳子。凯蒂的个子高大,性情强悍,气势甚至不输葛维史东的男主人--要不然她根本无法在这里管家。
  “你下去了,凯蒂。我可以服侍艾琳。”
  “你确定你行吗?她需要至少一百下。”凯蒂语带双关地道,将梳子递给雷蒙。
  “雷蒙!”艾琳警告他。“不准你说那些有色彩的话!”
  凯蒂离开了,但在她关上门之前,他吼道:“那个女的舌头比刀子还利,”他丢下梳子,越过卧室,色迷迷地道:“我可以给你一百下的。”
  艾琳笑了。“还说一百下?我敢说你连五十下都办不到。”
  “现在是谁在说有色彩的话,小美人?”
  艾琳坐在镜子前。她穿著一件朴素的睡衣,前襟是一整排扣子。雷蒙舔了干涩的唇,想象着逐一解开那些钮扣。他将白兰地放在她前面,撩起她的一绺秀发,送到颊边。“尝一口,我的琳,它可以让你的身体热起来。”
  “那正是你心里所想的,”她端着白兰地回到床边。“但我们必须先谈谈,”看见那张英俊的面容上闪过失望,艾琳承诺道。“等我们谈完后,我们可以像新婚之夜一样共享白兰地。”
  他摇摇头,回想了起来。“这真是不名誉,我们在结婚二十一年后仍然爱着彼此。”
  “十足的丑闻,”她附和,钻到了被单下,移到他那一边。她俯身以面颊摩擎着他的手臂,雷蒙拥住了她。“我们必须谈生日庆祝会的事。”
  雷蒙装模作样地大声呻吟。“不要又来了。那两个小恶魔占据了你的每一分心思:”
  “是吗?那又是谁买了两艘船给他们当生日礼物的?”
  “那两艘船真的是很漂亮,艾琳。最新型的设计,跑得比风还快。也该是他们拥有自己的船的时候了。约瑟就要二十一岁了。奇怪的是他们的生日这么接近,个性却天差地远。”
  “因为他们生在不同的星座。星座决定了我们每个人的个性。我们两个儿子的气质截然不同。约瑟的个性冲动,率直易怒。”
  “一点点挑衅就可以让他的拳头飞出去。”
  “席恩就比较沉稳,他一向三思而后行。”她格外喜欢席恩。他是个漂亮的男孩,有着浑然天成的魅力。女孩们迷恋他,对他穷追不舍。而且他有的是幽默感,足以迷倒每个人。他可以是随和风趣的,和最粗鄙的船员打成一片:也可以是温文儒雅、风度翩翩的绅士,或是威严十足的领导者,没有人不服气他的领导。
  “在席恩打一场架之前,他会先仔细想过,考虑策略,审慎而行。”而且结果总是惊天动地的,雷蒙想着。
  “他们的生日距离不到一个星期。整个庆祝活动需要详细的计划,雷蒙。席恩的生日是星期六,约瑟是星期一。最适合一起庆祝的日子就是星期日了。但那似乎有些亵渎。”
  “一点也不。我们不是清教徒吗?”
  艾琳翻眼向天。“如果你要这么说,雷蒙。”
  “我是这么说。现在,我们已经谈完了--”他的手指来到了她的睡衣钮扣上。
  艾琳拦下他不规矩的手。“还没有。”
  他呻吟出声。“别又来了。”
  “我必须要计算发出的邀请信函,单单是费家就超过五十个人。”
  “你不会邀请他们全部吧?”雷蒙惊恐地道。
  “请告诉我,你究竟对费家人有什么不满的?”她的眼里闪着战斗的光芒。
  雷豪放弃了语气。“噢,我不反对你的父亲,当然也不反对跑我们的船的那些费家小子,但费家那一大堆女人就像蝗虫过境般恐怖!”
  “谁叫男人喜欢出外打拚送命,只剩下女人活下来?你应该为此感谢上天的。你的儿子约瑟会成为基尔特伯爵,一旦我父亲去世了--上帝原谅我说出这种话!”
  “我并无意惹你气恼,亲爱的。务必要邀请你的妹妹们来参加。”
  “还有我的堂、表姊妹,姑妈、姨妈、甥女、侄女等的。”
  雷蒙呻吟道:“而其中之一认为她是一名塞尔特公主,整天戴着紫色面纱!”
  “那是妲娜姑妈,她是古怪了些。”
  “她们全都该死地古怪!”
  “你甚至记不得她们的名字!”艾琳指控道。
  “我当然记得,”雷蒙辩称道。“我知道玛姬、玛琪、玛琳、玛娜,还有几个是以宝石的名字命名的,像是黄玉、蓝宝、琥珀--”
  “琥珀嫁给了孟威廉。我已经将邀请函寄去孟家了,不过我敢打赌孟威廉不会让她来参加。可怜的号珀。”
  “她只能怪自己。她为了他的钱及他的英国贵族姓氏嫁给他。”
  “当时她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女生,一心想脱离挤了太多费家女人的曼莫斯城堡。”
  雷蒙拥紧了她。“如果有人能赢过孟家人,那一定是费家人。”
  “我怀疑,亲爱的雷蒙。我认为那需要一名欧家人。”
  他吻住了她--彻底地。他无法再等了。她是基尔特伯爵的长女,也是众多的费家女人当中最美丽、聪慧的一位。她是他的最爱,及最好的女人。雷蒙始终感谢上帝赐给他这名美丽、善解人意的女子。
  一段时间后,雷蒙下楼去找管事柏克。“你吩咐厨房为即将来临的庆祝会准备蛋糕了吗?”
  “我已经吩咐好了。庆祝会订在什么时候?”
  “星期日。”
  柏克揉了揉鼻子。“那不是月光船长抵达的日子吗?”
  “的确。时机正好。”
  “月光船长”是对爱尔兰叛军的秘密称呼。这个革命团体隐藏在地下运作,目的在将爱尔兰由英国的压迫下解放出来。它起因于英、美两国交战时。由于英国必须同时和美国的盟国西班牙及法国作战,自顾不暇,它在爱尔兰召集了五万名志愿军参战。这些士兵表面上向英国发誓效忠,但战争结束后,他们并没有解散,只是转入地下。
  雷蒙的岳父基尔特伯爵费安德是爱尔兰独立运动的热诚支持者。基尔特累积多年的财富一直秘密地捐给叛军,甚至暗地购买枪枝给叛军。伯爵的作为如果被英军发现将是叛国罪的罪名--而那是死路一条。
  欧雷蒙也同情叛军,但不像他岳父般投入。不像他权高财大的岳父,他不是含着银汤匙出生。他出身贫穷,他父亲在他不到五岁时拋弃了他们母子。
  过去欧家曾经是一个强大的家族,而雷蒙年纪轻轻就立志要恢复欧家往日的光荣。雷蒙不到十岁就学会了权宜行事的重要性,而且他有经商的天分。十二岁时,他在一艘商船上当水手,十五岁时他便拥有了它。二十岁他已经有足够的财富引诱一名伯爵的女儿。
  婚后数年,他和孟威廉同谋走私,让他的荷包更是塞满了金钱。孟威廉的哥哥是海军大臣桑德治伯爵,对欧雷蒙和孟威廉的走私事业来说,那等于是进出爱尔兰的特别许可证。欧雷蒙为他美丽的妻子艾琳盖了栋豪华的乔治亚式宅邸。他确定“葛维史东”比爱尔兰岛上其它英国人的宅邸都更大,也更为华丽。而这期间,他的财富依旧滚滚而来。
  孟威廉打开了庆祝会的邀请函,满意地抿起唇。和欧雷蒙的合伙事业已经使他比他有头衔的哥哥更加富有。自然地,他会去“葛维史东”参加这个庆祝会。至于他的妻子琥珀……想象她在回到爱尔兰时能怎样地取悦他,令他的下体不由得坚硬起来。
  他打开门喊叫。“杰克!”
  罗杰克是他哥哥的私生子,最近成为他的秘书,并已成为他身边不可或缺的左右手。“你问过了莱姆街的那家妓院了吗?”
  “我询问过了,爵爷,”罗杰克回答,尽管孟威廉事实上并没有爵位,但他知道这可以取悦他的叔叔。“他们迎合各种特别的品味,训练出来的女孩十分温驯……东方式的。”他附加道,隐藏不住他的挺立。
  “好孩子!”威廉道,注意到年轻人勃发的情况。“你可以陪我一起去。”
  罗杰克好色--就像他的父亲桑德治伯爵一样好色成性,甚至背地里被称为“好色伯爵”。他娶了一名爱尔兰子爵的女儿,但她在多次流产后,心智变得不正常。伯爵干脆将他的情妇罗梅莎迁入伯爵宅邸,来个三人行。伯爵和他的情妇共生下五名私生子女,不过只有罗杰克是男的。虽然伯爵应该会保障杰克的未来,但他总是有着强烈的不安全感,并渴望被认同为孟家人。
  他们离开了办公室。威廉沉思道:“要不要暗我参加下星期在欧家举行的庆祝会?我会搭乘‘防卫号’去都柏林,你可以充当大副。”
  “我会非常乐意,爵爷。我从不曾去过爱尔兰。他们在庆祝什么?”
  “欧家两个儿子的生日,”威廉沉默了。他羡慕欧雷蒙有两个仔儿子。他和雷蒙同样娶了费家人,但琥珀却生出了一个无用的女儿及一个懦弱的儿子。孟洛霖每次看到他父亲就像老鼠般畏缩在角落。
  “您会带翡翠和洛霖同行吗,爵爷?”
  威廉并没有想过,但既然杰克提起,他决定让他们同行有其好处。带着子女同行,船上载的货物较不会被注意。
  “洛霖或许可以由这趟旅行中受益。”孟威廉道。他的儿子远远比不上欧雷蒙约两个儿子,甚至连他哥哥的私生子也比他强得多。但也许这一趟和他们相处会唤醒他。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