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子爵费伯伦为了履行交易条件,同丧失记忆、心智失常的"疯女"巧琪成婚,两人初次见面,费伯
伦就被巧琪的美丽绝伦和善良可爱深深的吸引住了,而费伯伦的英俊无比和关怀体贴也深深打动了巧琪。他
人的种种干扰、名利的诱惑也未能阻碍两人的爱情。而当巧琪恢复记忆,往事重新浮现在眼前时,她茫然了,
不知这场婚姻是安全的港湾,抑或是更深的危险漩涡……
序幕



  一八二八年
  英格兰
  “他死了,洛斯。你害死了他。”
  年轻的法兹渥公爵费洛斯,走向倒在他堂弟身边,扭曲不动的人形。他以带着醉意的双眼看着眼前这幕景象。“可是我……我连碰都没碰到他,我发誓没有。他一定……一定是自己掉下来的。”
  “没时间耗了,洛斯。”他堂弟仕达跳起来抓住他的肩膀,将他自皮泰迪的尸体旁带开。“你必须离开此地,这回皮家的人非让你问绞不可。”
  “可是……可是这只是意外。”
  “有谁会相信?昨天晚上你们俩才在酒店起过冲突。老天爷!洛斯,你在众目睽睽之下发誓说要他的命。”
  “我喝醉了,我们只是闹着玩而已。”
  “你酒喝得太厉害了,从早到晚都糊里糊涂的。”仕达鄙夷地说道。“你什么时候才会觉悟到,你喝酒根本没有节制,该死的!大家都听见你警告泰迪要小心,因为你会在他绝对料想不到的时候给他好看。”仕达最后以怀疑的口气结束这段激烈的教训。“就连我都不能肯定这是不是意外。”
  洛斯用手指顺顺浓密的棕发,然后援搓额头。这真是疯狂,完全没有道理。他和泰迪只不过在比赛骑马而已。前一刻泰迪还和自己并骑,下一刻他就倒地不起了。
  “可是我发誓……”他没有把话说完。
  仕达说得对,没有人会相信他。他和泰迪决斗的事情才刚刚平息下来。他并不是存心开枪打他的,是抢走火了。毕竟他和泰迪小时候就在学校里认识了。他俩总是斗个不停,只不过都是开玩笑性质。他绝不会真的对泰迫不利。
  上帝!要是没喝这么多酒,他知道自己一定可以把事情想清楚的。
  “我该怎么办呢,仕达?”
  他堂弟沉思地皱起眉头。“海峡里有艘美国船,看看他们愿不愿意多载个人。我们不说出你的真名,因为你无法公然以公爵的身分旅行。对,就是这样。我们送你到美国去吧!”他瞥瞥身后,随即催洛斯上马。“走吧,洛斯,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洛斯醉得东倒西歪,抓住马鞍稳住自己的身体。“可是我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他们还是会来找我的。”他无法清晰地思考,掌心在流汗。“还有蕾娜怎么办?我得去跟她说一声。”上帝!他根本无意伤害泰迪的。
  “你千万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傻瓜。尤其不能告诉那女孩。别担心,我会负责料理这里的一切。等事情平静下来以后,我就会写信告诉你。”他回头望望草地上的尸体。“现在你赶快上这匹该死的马,我去把泰迪的尸体拖到树丛里,等会儿我再来埋了他。”
  洛斯试着想出另外的解决办法,可是脑子里一片混沌。泰迪死了,而且是被自己害死的。仕达的计划似乎是唯一的可行之道。
  “多亏有你帮我,仕达老弟,”洛斯爬上马鞍时喃喃说道。“你真是个好人。”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