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女郎劳丽是某大商场公关经理,还通新来的警卫J·D·韦斯塔,两人一见钟情。是夜劳而正欲回家时遭匪徒袭击,劳丽的妹妹也被绑架。在营救妹妹的行动中,劳丽意外发现自己的上司即商场经理原来就是特种部队的顶头上司,也是匪帮头目,而J·D·韦斯塔正是美军反恐怖部队成员,在若干年前的一次特别行动中,曾任美国海军情报间谍的劳丽早已与J·D·韦斯塔神秘相遇……

序幕



  蒂莫西·班宁边喝咖啡边翻报纸,心不在焉。天气晴好,装成游客逛伦敦真不赖。路边咖啡馆挤满了人,这才好呐。没人会停下来多看一眼这个脆弱的年青人。谁也没理由看出那双清澈的蓝眼睛后面潜伏的邪恶,谁也不会怀疑昨天下院外面发生的爆炸案就是他干的。可惜没中目标。不过,三个无辜的幽魂总会缠住首相好一阵儿的。想起那个粉身碎骨的小姑娘就心疼,可打仗嘛就这么回事。倒不在乎这一仗那一仗,要紧的是杀人、筹划、动手、挣钱。为干掉首相,雇主给了平日三倍的价钱。想来就烦,只好过几星期再试一次。
  得给苏格兰场一点时间松懈松懈。试想,全体警察都在希思罗机场和这一带每一处机场、车站监视盘查,真可笑。这节骨眼上,傻瓜都明白逃出伦敦就等于自杀。班宁才不傻哩。报上说一伙伊朗激进分子声称炸弹是他们放的,行呵,他可用不着这份荣耀。
  看看周围吃饭的人,他把目光停在过道对面那个美国妞儿身上。她在要条和松脆饼,没准儿还以为自己装得挺像本地人呐。不过她说话的腔调怪招人喜欢,软绵绵,慢吞吞的,肯定来自美国南方。她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漫不经心地打量她,发觉目光又回到她丰满的乳房上。近来接触的都是瘦骨伶件的女人,好腻味。红头发妞儿抬头看他一眼,笑了一下。蒂莫西心花怒放,赶紧举杯致敬,没准儿今天运气好咧。再看看她,脸都红了。
  班宁端起半空的杯子起身朝姑娘的桌子挤过去,得问问能不能和她一块儿坐坐,或陪她逛几处名胜?她最多说声不。他只顾盯着姑娘看,不留神被一名大汉撞倒了,"你他妈的干嘛?"
  "对不起!没伤着吧?"这家伙胖极了,蒂莫西给压得直蹬腿。忙着推那胖子站好,蒂莫西觉得腿被他的伞尖扎了一下,好疼。"哦,弄伤您了,赶快让人给瞧瞧吧。"
  "滚开!"班宁气得大叫,伸长脖子去看这家伙旁边的红头发姑娘,糟了,不见了!连她要的东西也没等得及送上。
  蒂莫西回到自己桌旁坐下,又要了杯咖啡。腿有点儿刺痛,用餐巾在伤处擦一把,快快喝干杯里的咖啡,但愿感觉能好点儿。他觉得最后的时刻快到了,大概挤出去找家旅馆睡一党正是时候。本来那漂亮的美国妞儿可以帮他放松放松的,都怪那个该死的胖猪!
  伦敦《泰晤士报》发了一篇小文,报道兵痞蒂莫西·班宁的死讯,断定他被害身亡。验尸报告说从他血液里发现了一种眼镜蛇毒,左腿上一个小伤口四周的皮肤严重变色证实了这条结论。话说回来,伦敦市中心这种地方也不是随便就能碰上眼镜蛇的。班宁的尸体是在旅馆里给一名女工发现的。苏格兰场没有嫌疑犯名单。班宁这号人冤家多的是。老实说,警官们并没使劲儿破案。有人总算为这个世界做了件好事,因为班宁正是好几桩恐怖案件的凶手。他的名字只不过给档案里过去三年来不断增加的名单中添了一笔。名单中都是被杀的恐怖分子和雇佣兵,全都干得老练内行。有几个死得挺惨,不过全都罪有应得。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