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英国乡村
  十月三十一日
  气喘吁吁地,弗吉尔拚命地跑,他停了下来,回头往后望了一眼。越过月光照耀的草场,他的屋舍在远处闪耀着亮光,在那儿,他亲爱的妻子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弗吉尔曾经发誓说任何时候他都会听见她的痛苦喊叫声,并且说他将不惜一切代价帮助她。
  恐惧燃烧着他的决定。他奔向前面黑漆漆的树林子,立即,就被黑暗蒙住了双眼。他在寒冷和恐惧之中发抖,放慢了脚步,根据他所听说的有关微精灵族的特征迹象努力地辨认他们。
  "精灵环,"他低声说,"我必须找到一个圆环。"
  他的视线投向树林里阴影斑布的地上,寻找发光的圆环。挺长一段时间过去了,他的前额沁出了失望的汗珠,无望的气息慢慢地侵蚀他的心房。
  "小精灵,"他叫道,他的声音要比云彩的流动还要响,"我请求你们的帮助。"
  他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他在一棵古老的橡树旁跪下,用手遮住脸,砺石和弯曲的树枝戳破了他的腿,但是他没有感觉,此时他全部的痛苦只来自于他的那个爱人帕吉,她即将死去。
  与她一块儿死去的,还有他们未出生的孩子。
  他哭泣了,眼泪顺着他的瘦削的手指流到地上。后来,就像时间的流动一样,他发觉他的四周也发生了一些明显的变化,寒冷之夜的微风温暖地吹拂,就像被正午的阳光融热一样。橡树、桦树,以及各种老枝的沙沙声,变成了一曲音乐般的、柔软的、激动人心的旋律,听起来就像百来支笛子在和谐地吹奏。从他手指间的狭长的空隙间,弗吉尔看见了光亮。在雾湿的树叶间,闪闪的亮光合成了一个小小的、完美的圆环。
  他们在这儿,他们来了。
  这些精灵。
  "弗吉尔。"一个小小的男声说话了。
  弗吉尔小心翼翼地站在这个圆环的外边,他知道一旦他踩入这个闪光的仙环的里面,他就将被拽进了精灵国,那样的话,他就不可能逃脱了。他屈膝跪在地上,紧张地看着精灵。除了闪闪的亮光,他什么也看不见,但他知道,微精灵族很快就会变成人类的样子。
  他从边上移开。
  "说话呀,弗吉尔,"那个声音要求道,"否则的话,你所要的帮助会变得对你不利。"
  弗吉尔认清了那个将每个字都发出细小声音的有权柄的光亮。"我妻子,"他脱口而出,眼泪滑到地上,"帕吉,婴儿——婴儿生不出来,有两天了,已经,请……"
  "你将用什么东西来为孩子及他的母亲做祭礼呢?"
  "任何东西,"弗吉尔冲动地回答,双手合十,就像在祈祷,"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他看见闪闪的亮光在漆黑的地上凑到一起组成了一个大光球,他想微精灵是在商量这笔交易。接着是沉默,然后,亮光又分开了。
  "作为你妻儿获得生命的回报,"最后,那个声音说,"我要求一个婚约。你的一名后代必须与我某位后代结婚。你同意吗,弗吉尔·特里尼特?"
  弗吉尔不假思索这份精灵的条约,"可以,当然,可以。"
  从树叶间射出的光更加亮了,亮得弗吉尔无法再直视他们,他闭上了眼睛。
  "你的请求被接纳了,"小小的声音宣布说,"帕吉会生下一个健康的女孩。"
  弗吉尔被喜悦所激荡,他无法作出回答。微精灵族感激地躲藏了起来。
  "走吧,弗吉尔·特里尼特,举起你的女儿,但不要对任何人说我们的交易,"精灵的声音指导道,"虽然,你对此事什么也不用做,但是,今天晚上你的许诺总有一天会来到的。"
  弗吉尔从地上站了起来,仍然闭着眼睛,奔出树林,闪电般地穿过宽阔的杂草丛生的田野。最后,当他到达乡村院落前面的时候,精灵的神妙被证实了,健康的新生儿鼓足力气的啼哭泣声以及帕吉喜悦的叫声,节奏欢快地传入他的耳膜。
  弗吉尔双手合十,大声地笑了起来,绕着院子手舞足蹈,他看见远处树林中的神光在继续微弱地闪耀。
  作为你妻儿获得生命的回报,我要求一个婚约。
  弗吉尔一边继续跳舞,一边点头,好像他记起了仙人的一个婚约。
  突然,他停止舞蹈,他的笑声也隐去了。现在,他确信帕吉和他的女儿安然无恙,他和仙人所订立合约的真实迹象此时已经向他显现。
  他抓住竹篱笆,斜倚在木头的邮箱上,他的前额又沁出了汗珠。他的这个小婴孩女儿有一天会嫁到那个仙魔的世界中去吗?他的孙子?重孙?他不能这样无止尽地猜想,因为,精灵的话没有给他任何暗示。
  他所确切知道的是,他刚刚作出的那个鲁莽的、令人丧气的许诺已经不可改变地决定了某个特里尼特的后代将会落入精灵的魔爪。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