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令人心醉、感人泪下的故事。
    英国女郎贝薇尼来到旧金山与英俊的西班牙贵族温麦斯一见钟情,但温麦斯已令有婚约。贝薇尼迫于生计化名乔丹娜在水晶宫蒙面纱跳舞卖艺,温麦斯对乔丹娜的舞艺大为欣赏,并要乔丹娜作他的情妇。但是他心中所爱仍是贝薇妮。然而,当他如愿以偿的解除了婚约将贝薇妮娶到家中时,他却受不了贝薇妮婚前已受孕的事实……
序幕



  旧金山:1848
  晨曦初上,万道金辉洒向碧草如茵的绿地。一双海鸟飞掠过碧波万顷的太平洋,猛然一仰头,又冲破云层,凌上九霄。过了一会儿,它又盘旋而上,轻轻巧巧地逮住了一条早起的鱼儿。
  海边上有一骑一人,神迷于如此美丽的晨色之中。那对黑眸映着朝阳的万丈光华,神采奕奕地望过这一片深海平畴。金色的加利福尼亚是他的土地——他的祖先拥有过的,而且如果上帝允许,也必将为他的后代子孙所拥有。他的目光从海上收回来,落在远处山上的一座教堂,那是一个悲伤的表记,也是光辉的胜利,是当初西班牙帝国全盛时期留在这块年轻土地上的印记。
  温麦斯是西班牙贵族的后裔,35岁,身材高瘦精壮,有一张典型的贵族面孔,五官棱角分明,俊逸之外,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那种气势恐怕也是遗传的。温家的历史非常辉煌,从他的远祖一百年前渡海到此之后,西班牙国王就赐给他足以傲世的大片丰美土地。代代相传下来,现在温家的农场“北方天堂”归他祖父所有。有一天,麦斯也会接手管理,再传给后代子孙。
  温家是一个骄傲的家族,固守西班牙传统。麦斯眼看着他心爱的这方土地发生许多变化,从叱咤的西班牙政府到墨西哥政权,几回风流云散,又从墨西哥旗号易帜为美国星条旗。
  世事多变,曾几何时,一向闲雅安逸西班牙贵族式的生活方式已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淘金的狂热与贪婪。旧金山就是这样一个因淘金而繁荣的典型城市。然而那样的繁荣太过粗糙,背后更隐含着毁灭和腐败的气味。自然环境被恣意地糟蹋,传统和光荣逐渐黯淡,在漫天的尘土、耀眼的金砂和无止境的贪婪之下消失无踪。
  麦斯每每想到这一层,胸中就翻腾不止。他总有种感觉,不久他的生活一定会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会让他面临种种考验:考验他对传统、对荣誉的信念。他不知道那会是什么事,然而一如所有勇敢的年轻人一样,他殷殷企盼生活带给他的挑战。

  康瓦尔,英国

  贝薇妮站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凝望脚底险恶翻腾的波浪。天气阴湿寒冷,即使她拢紧了羊毛披风,还是觉得寒飕飕的。海风料峭,刮得她的脸隐隐作痛。她一向对这种萧瑟的冬天没有好感。她才19岁,向往的是风和日丽、阳光普照的世界。
  薇妮不知道自己出落得有多美。海浪不会告诉她,她有一双蓝得近似银色闪电的眸子;海风也不会告诉她,那一头飞扬的金发正是阳光的颜色。她是个孤独、寂寞的女孩,除了这一片天风海水,没有太多朋友。
  天气越来越冷了,她只好寻路回家,回去面对一屋的寂然和冷落。回家的路上,小雪开始纷纷洒落,半个行人也没有。没有人会在这种风雪天出门访客,她郁郁地想着。算了,反正就是不下雪也不会有人来。
  她的家几乎与世隔绝,山路崎岖难行,海面又风浪不稳,水陆两难的结果,不要说冬天人迹罕至,就算是夏天也难得有人会来。
  薇妮沉沉地叹了口气,慢慢走进家门。除了她小时候的保姆、如今形同伴护的莎梅之外,家里现在已没有其他人了。她的奶奶过世不久,父母亲又浪迹天涯,偶尔才从遥远的国度捎来只字片纸。有的时候,薇妮真怕自己会寂寞得死去。她真希望父母亲能早日回来,或者把她接走。她不要一个人孤零零地守着这幢屋子和莎梅,她期待一些新鲜的事,或者是,新鲜的人。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