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能在一屋子的女人中感觉到她的与众不同…
    一个是风度翩翩的英国贵族的后裔,一个是美丽机敏的美国昆虫学家的女儿。初次见面,她的机智与风趣就给他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即象。唇枪舌剑的语言游戏是联结他们感情的纽带,在表面的欢渡之下,他们都感觉到了某种不同寻常的东西。虽然他们的生活背景截然相反,但命中注定,他们两个人之间将会产生一世情缘。

一、棋逢对手


  凯恩·贝特蕾向她的绝大多数顾客推荐的隔音设备的确名不虚传,她的办公室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接待室里的争论声她一点儿也没有听到,直到她的门被砰地一声推开,还卷进来一股劲风。
  她吓了一跳,差点儿将送到嘴边的一汤匙酸奶泼掉,她正打算喝掉它。她很快地将塑料汤匙插进放在办公桌上的酸奶瓶中,几乎将瓶子打翻。
  现在她来不及担心她的白色意大利真丝衬衫被溅上污渍,她抬起头,打量着那个突然闯进她的办公室的男人。
  那个男人正踩着地毯向她走过来,他的脸上是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这不是凯恩得出的推一结论,那个男人灰蓝色的眼睛里还蕴含着某种蓄势待发的愤怒。总之,他那被太阳晒成褐色的脸上混合着阴郁的愤怒与勉强控制着自己的怒火的僵硬表情,不需要心理调查她也可以看出这个男人的心情很不好。
  用怒气冲冲一词可以概括他的表情,凯恩思忖着,很奇怪在这个美丽的阳光明媚的九月清晨还有人会发这么大的火气。
  显而易见,他是冲着她来的,因为她是他视野中唯一的一个人。
  凯恩猜测他也许是高级室内设计公司的一位顾客,他对她们的设计不太满意。但是还从来没有一位顾客闯进她的办公室里来发牢骚。在通常情况下,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问题;或者公司派人去有问题的顾客家中调查一下,也往往能令顾客满意。
  目前这种情形看来是一个例外,她沉思着,这个男人看起来不像是来投诉她的公司的。她与所有的顾客都见过面,却没有见过他;她也不记得在生意以外的事务中见过他。于是她做出了一个无可辩驳的推论——一个与她素不相识的男人对她发起了无名火。
  “显然今天早晨有人弄脏了你的玫瑰色眼镜。”她说。
  那个男人突然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站住了,他盯着她,一丝警戒的神情代替了眼睛中原有的恼怒。
  “什么?”
  “看来你今天心情不太好。”她解释说。
  她向后靠在椅背上,看着他向她走过来,他现在的步伐不再像方才那样急匆匆的了。他用一种谨慎的神情注视着她,似乎她是一个随时会使魔法的女巫。
  他是一个高大的男人,身高足有六英尺,她在心中猜测着,而他修长的运动员般健美的体魄让他显得更高大些。她估计他的年龄大约三十出头,虽然她在猜测别人的年龄方面并不很在行。他浑身上下都是黑颜色,从一尘不染的黑色的皮鞋——当他站在门口时她曾瞥了一眼——到浓密的黑色头发。他的头发看起来有几个星期没有修理了。黑色应该让他显出一副阴沉压抑的样子,但是相反,他看起来就像是广告中的一位衣冠楚楚的商人,正从休假中返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去见他的理发师。
  当她的办公桌成为他们之间推一的障碍物时,凯恩可以看清楚地黑色衬衫上还交错着蓝色的条纹,那些蓝色条纹如此隐约,就仿佛不存在一样。
  就像是他的幽默感。
  毫无疑问他有笑的能力,她在心中暗暗地想着,但是今天早晨他显然没有笑的心情。
  她将双肘搭在高背椅的扶手上,十指的指尖交错着,思忖着她的不速之客。当他的目光注视在她的脸上时,她有一种非常奇怪的刺痛感。他用一种执着的目光审视着她,让她感到有些不自在,她说不出来这是什么原因。她有一种坐立不安的感觉,似乎他可以看穿她的灵魂。她拼命控制住自己想要溜到别处去的眼神。
  他的眼睛是一种润泽的灰蓝色,他的表情显得既愤怒而又有着不加掩饰的好奇。他没有立刻开始那段激烈的长篇大论,只是盯着她看着。
  凯恩认为他正在争取时间瞄准着目标,就像是猎人忽然发现了一只意想不到的猎物从他的眼前跑过时所做出的本能的反应。当然这个类比有些不伦不类,因为她正坐在这个国家的首府中的一座摩天大厦的办公室里,而不是徘徊在茂密的原始森林,面对着一位虎视眈眈的神枪手。然而无论如何,那种被人品头论足的感觉还留在心中挥之不去。
  他的身后有什么物体移动了一下。凯恩的目光越过他,看到她的秘书露西正尽力将轮椅转到敞开的铺着地毯的办公室门口。
  露西·威尔森是一个身体有残疾的姑娘,在她申请这份工作时,凯恩并没有因此而拒绝她。身体的残疾并不妨碍露西尽职尽责地工作,而且她在工作中的表现一直非常出色。她今年三十一岁,性格活泼,充满了朝气,梳着利落的红棕色短发,有一双蓝色的大眼睛。露西是一个忠诚的有头脑的姑娘,同时又心直口快,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她都是这样。
  “对不起,贝特蕾小姐,”她很快地说,“这个男人问你是否在办公室里,当我说在时,他不由分说地就闯了进来。他没有预约。”
  凯恩微微一笑。
  “如果有人认为他不需要别人的帮助,那不是太不可思议了吗?”
  “你想让我叫保安吗?”
  “先不用,露西。显而易见他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同我说,他已经迫不及待了。正好我这时正闲着,不妨听他说一说。我与米迪维尔的约会是在什么时候?”
  “一小时以后。”
  凯恩将目光转移到那个男人身上,他仍然站在那里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够不够与你讨论你头脑中正想着的那个问题?”她问,“或者你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一丝惊异的神情掠过他的眼睛。‘“这要看你给我的答复而定了。”
  凯恩与他的目光对视了片刻,意识到他的发音短促而清晰,带有英国上流社会惯用的重音。但是这种发音并不能给她提供任何有关他的身份的线索,也无法解释他闯进她的办公室的原因。她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从外交家与政客到发型设计师与水暖工,在华盛顿特区,很多人都用这种语调讲话。
  她再次瞥了露西一眼。“让我们希望我的回答能令他满意,否则你就要打电话给米迪维尔另约时间了。”
  露西没有挪动,凯恩向着敞开的办公室门点了点头。
  “没事,露西,你可以回到你的办公桌上去。如果我需要你,我会给你打信号的。”
  露西仔细打量着这个入侵者,似乎要在心中铭刻下他的外貌特征,一旦发生了什么事,她可以向警察局的肖像画家将他的特征描绘出来。然后,她旋转了轮椅,离开了办公室。
  凯恩将目光落在这个不约而至的陌生人身上。“你介意做一下自我介绍吗?”她微笑着问,“即使不发生其它情况,我也有必要向保安部提供一个来访者的姓名。”
  “你真是一个很酷的女人。”他的目光在她的脸上追巡着。
  这句话听起来并不像恭维,凯恩注意到了。
  “我非常忙,虽然现在看起来不是这样。”她盖上了酸奶的瓶盖,将瓶子连同汤匙一起扔进了办公桌后面的垃圾箱里。“你能快点说明一下情况吗?”
  “你给你的秘书打什么样的信号好让她叫来重案组?”
  这么说,他还有点幽默感。她暗暗地思忖着,竟然对他眼睛里一抹打趣的神情感到不可思议的愉快。
  她向着办公桌上的电话做了一个手势。“我按两下内部呼叫按钮。”
  “你以前需要过他们来营救你吗?”
  ‘”还没有。”她说,不知道这会不会是第一次,“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非叫来援军才能解决的问题,当然每个规则都有例外。显而易见,你到这里来不是为了我们出色的工作而给我们颁奖的,那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对我们不满意的地方呢?”
  他皱起了眉头,这主要是出于迷惑,而不是由于恼怒,至少地希望如此。
  ”‘你根本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他说。
  “生活总是充满了有趣的意外,不是吗?”她淡淡地说。
  “什么都没有弄坏,东西被拿走了,偷走了,掠走了,失窃了。”他开始一边发着牢骚,一边在她的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投缥游戏盘不见了,两个又大又蠢的卷柜摆在游戏盘的位置,即使游戏盘在那里也看不到了。而且我的桌子上出现了一台闪闪发光的电脑,就放在我原来放软饮料制造机的地方。”他怒视着她,“那台软饮料制造机也消失了。”
  “啊一嗅。”她低声咕映着,但是不幸被他听到了。
  “你是什么意思,啊一唤?”他突然停下脚步,手插在腰上,眼睛里带着疑惑的神情。
  “投缥游戏盘与软饮料制造机并不是我们经常处理的典型办公用具,我记得我见过它们。我会查一下,我非常清楚哪一间办公室是你的。”
  “很好。我们终于将事情弄清楚了。”
  凯恩指了指桌子对面的椅子。“当我查找你的档案时,你为什么不坐下来呢,福格先生?”
  “没有必要浪费时间来翻阅你的记录,我的要求很简单,我想让人将你的巡逻队在我办公室里搞的破坏恢复过来。”
  “如果不看一着记录,我根本想不起是如何给你的办公室装修的。”她尽量不让自己失去耐心,“在你等待的时间里,你想喝一杯咖啡吗?”
  “这不是社交活动。”
  “显然不是。”自从他闯进她的办公室里,她第一次将自己的愤怒表现出来,“显而易见,你的生性是傲慢无礼的,福格先生。在我看来,良好的修养与礼貌的举止反而更助长了你的怒火,也许你应该表现出一些涵养来。”
  “我不是傲慢无礼的。”他说,显然感到她的话冒犯了他。
  凯恩转动了一下椅子,这样她就可以看到摆在办公桌左边的电脑屏幕。“随你便,福格先生,坐着、站着、走路、翻筋斗、靠在墙上悉听尊便。我要看一下奥特菲德斯公司的档案,这样我才知道如何解决你的问题。”
  “我已经告诉你了,我想要我的办公室恢复原来的样子。”
  “我不知道原来的样子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子,在我没有看到档案之前我甚至无法确定我们谈的是不是同一间办公室。你已经说完了,我知道你的要求是什么了,如果你给我几分钟的时间,我会告诉你我们是否能做些什么事帮你找回你的投缥游戏盘。”
  保罗注视着她敲击着键盘的手指,她的手指纤细修长,轻松而有节奏地跳跃着。她的注意力集中在屏幕上,不再理会他了。他忽然产生了一种不安的感觉,她似乎正在哄着他,也可能她在暗中嘲笑着他,虽然她脸上的表情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这样的神色。
  他的嘴唇紧紧地抿住了,闷闷不乐地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他感觉到自己冒冒失失地闯进凯恩·贝特蕾的办公室里,就像是一头固执的大象。
  今天早晨他一走进办公室,立刻大发雷霆,他将他的合伙人训斥了一顿,然后立刻开车从奥特菲德斯总部直接赶到高级室内设计公司在亚历山大的办公室。一路上他为自己对约翰发的火感到后悔,当他回办公室的时候,他准备向他的合伙人道歉。但是他并不为将自己的喜怒之情形之于色而感到懊悔——他不喜欢在他离开的时候,他的私人领域被一些有秩序的小玩意装饰着——也许他可能有些太过敏感。
  他非常同情他的合伙人在他暴跳如雷的反应下感觉到的失败感,对保罗来说,改变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事情都让他惊慌。他们的公司为运动员安排各种旅行,这让他有机会走遍世界,为他的顾客们做开路先锋。他不喜欢和谐平静的日子,他的工作驱使他四处漂泊,让他投身于冒险的千变万化的新的地平线与五彩缤纷的生活之中。
  但是在他的办公室里,一切又是不同的,就像他在英格兰的老家一样,他在奥特菲德斯总部的办公室是他的基地,不论他在外面漂荡多久,他总是要回到这里来。他喜欢让自己迎接富于挑战的生活,但同时他也喜欢有一处稳定安全的地方做他停泊的港湾。
  他尊敬合伙人的安排。约翰的活儿干得很出色,在保罗外出旅行期间,他为公司配置了最新款式的电脑设备与新卷柜。这一切都是背着他搞的,但是可以让人理解,如果地呆在那里,他不会让人碰他堆在办公桌上与书柜中的任何一张纸片。只是因为那些广告与说明书是多年以前的旧货,并不意味着它们没有值得借鉴的价值,保罗知道当他需要时,它们在什么地方。在他看来,它们没有理由被整理掉。
  然而,高级室内设计公司从天而降,将他的珍宝弄得乱七八糟。他无法在那张闪闪发亮的新办公桌上办理任何事务,当地在桌前坐下来时,他感觉到桌面亮得刺眼。在他一尘不染的新办公桌上留下来的惟一件旧物是一只古董式的钢笔与一个镶在桌上的墨水池,那是他的一位显赫的祖先留下来的。他还有一台有着奇特按钮的电话机,他记得在他与约翰合伙开办这家公司的时候他将它放在办公桌上了,但是现在,他当然找不到它了。
  似乎是为了增加他的怒气,他发现他那些珍贵的纸张被锁进一只有彩色标志的卷柜中,还有其他的东西。当他拉开卷柜时,他看到粉色、黄色、蓝色的标签像彩虹一样悬挂在不同的位置上;一张设计得非常精巧的卷柜说明书放在他办公桌顶层的抽屉里。
  连办公桌也被入侵了,那些原来放在锯齿状托盘中的纸夹现在被整整齐齐地按照圆形排列着;他的弓普,或者在美国方言中被称为弹弓的东西——用两只铅笔和一条橡皮绳制作的——无影无踪了,在他制定出那些可恶的旅行计划之前,他还怎么能将那些废纸团隔着屋子射入到门口的废纸篓里?还有人将他的薄荷糖也拿走了,他记得两三个月以前,他将它们用白纸包裹着放在抽屉里的。
  摆在他办公桌上的那只盛着短短的铅笔头的锡铁盒,被一只装满了长长的尖锐得足以致命的铅笔的青铜笔架取代了,这个笔架无疑很漂亮,但不符合他的心意。他曾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托马斯·爱迪生尤其喜欢为他特制的三英寸长短的粗铅笔,因为他喜欢短小精悍的东西。保罗也是这样,但是显而易见,那些巡逻队将他的这一点天才的怪痛也破坏了。
  他从约翰嘴里得知是高级室内设计公司派人将他修心养性的圣地变成了毫无援疵的陈列室,如果《美化办公室与仓库》杂志想要一张照片作为他们下期杂志的封面,他会热情提供的。他的办公室可以登在杂志上了,然而保罗却无法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下办公。
  当地驱车赶到高级室内设计公司的办公室时,他的不满变成了愤怒,这个恶魔公司要为他的办公的无效率负责。他已经拟好了要对他即将见到的人提出的几点要求,无论是谁,只要她派来了那群疯子扫荡过他的办公室。
  他来访的主题就是让那个将他的办公室破坏得纤尘不染的人负责将它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他需要每一堆纸片、说明书、计划表、指南册还有地图都回到他离开华盛顿特区到明尼苏达州核查那间钓鱼小屋之前的样子。然而,见到了破坏他办公室的罪魁祸首,他却将他拟好的发言提纲忘记了。他仍然为他回到办公室里感到的不便而恼火,但是他也被凯恩·贝特蕾迷住了。
  保罗靠在椅背上,观察着凯恩,她正在聚精会神地查看着电脑屏幕。在他看来,她的面貌也就是中人之姿,他思忖着。她的棕色头发浓密厚实,闪闪发光,剪得非常短,两侧的发丝琉到脑后,显得极其雅致;她几乎没有化什么妆,或者她在化妆方面已达到了出神人化的境界,于是让人以为她没怎么化妆。保罗与他的妹妹一起长大,他知道女人玩弄各种各样的把戏好让她们显得年轻而迷人,这一点对于那些初访世事的男人来说是无法理解的。
  坦率地说,他不认为凯恩·贝特蕾属于迷人的那一类,在他脑海中涌现出的大量词汇里,不论是法语、英语还是西班牙语,他认为最适合她的词就是还过得去。这不是说她不吸引人,她很吸引人,以她特有的方式。那种冷淡的职业女性通常并不让他感到着迷,但是在他见到她的第一眼时,她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眯起眼睛,开始更彻底地观察着她。她穿着一件样式简单的白色真丝衬衫,外面套一件短及腰部的黑色马甲,一条金项链环绕在她纤细的脖颈上。当他站在她的办公桌前时,他曾瞥了一眼她穿的白色裙子,但是他没看清裙子的长度,也不知道她大腿的形状,他猜测它们也只是还过得去而已。
  然而,他对她的反应却不是还过得去四个字可以概括的,这种感情他甚至都不太熟悉。
  当她将头转到他的方向时,他将目光收回来落在她的脸上。“你真的想让你的办公室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吗?”她问。
  他对她声音中掩饰着的难以置信微微一笑。“越快越好。”
  她将脸完全转过来对着他,将手臂搭在办公桌上。
  “为什么?我刚刚检查过了你办公室目前的内部陈设情况,当我第一眼看到它时,我还以为我看到了海市蜃楼。”
  “你使我的办公室听起来就像是蜡像馆的荣誉小屋。”
  “这种印象是令人难以忘记的。我记得在我第一眼看到你的办公室时,我曾问过迪特先生这间屋子是不是用来贮藏东西的,是否每个人都在门口站了站,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更向里面踢进去。”
  “我想约翰会对你提出的问题感到有趣。”
  “现在既然你提到了,我得说他那时的表情的确很有趣。”
  她将注意力又集中在电脑上,“这很有意思,根据我的记录,”她向着电脑屏幕打了一个手势,“为了使你的办公室看起来有条有理,我们花费的时间是其他客户的三倍。也许你可以从中了解到我的雇员们做了多少工作。”她注视着他,“你到底为什么想要让我们将一切都复原呢?”
  “我喜欢我办公室原来的样子。”
  凯恩注视着电脑屏幕,屏幕上是一间屋子的内部设施情况,有着详细的描绘和精确的符号,那些标志在特殊位置上的数字代码能让人晕头转向。她将眼光又落在他身上。
  “我不太有把握复制出原来的那一片混乱场面,福格先生,这就仿佛是城镇已经修复好之后又发生了一次地震。”
  ‘“没有那么糟糕。”
  凯恩怀疑地挑起了一条眉毛,但是没有就这一点同他争论。她伸手去拿电话。
  保罗向前倾了一下身体。“你想做什么?”他敏感地问。
  她对他由漫不经心突然变成好奇的态度感到吃惊。“‘我想让露西将奥特菲德斯的主要档案拿来。”
  他将头向电脑点了一下。“你刚刚看过那些档案。”
  “在我们装饰房屋以前和装饰完以后我们都要给每个房间拍摄照片,那些照片我们放在特别的档案里。其余的信息我们存进电脑。”
  保罗释然了,他又向后坐回去。“我还以为你要按两下那只内部呼叫按钮。我现在没有心情对付那些人高马大的保安,这是件新衬衫。”
  凯恩微笑着将内部呼叫按钮按了一下,她请露西将奥特菲德斯公司的主要卷宗拿进来。当她做完这一切后,她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你确定你不想喝些咖啡吗,福格先生?露西要花几分钟的时间去拿那些档案。我打算喝杯咖啡,我也可以给你倒一杯。”
  他点了点头。‘咖奶油,不要糖。”
  当凯恩从桌子后面绕出来时,她感觉到他的目光盯在她的身上。那只大咖啡罐放在五英尺以外的那张长书柜的尽头,她以前从来没感觉过这是一段漫长的距离。她也从来没在别人目光的注视下感觉到难为情,除了保罗。甚至当她转过身,背对着他时,她依然能感觉到他目光的力量。
  当她依照他的爱好给他的咖啡中加上奶油以后,她走到他的椅子前,将咖啡放在托盘里递给他。
  他抬头看着她。“谢谢。”他咕哝着从她手里接过托盘。
  接触到他的目光时,她情不自禁地屏住了一下呼吸。这让她自己困惑起来,她神情恍格地站在那里。四目交错之间,仿佛有一道似曾相识的电流在两人之间通过,这种感觉是惊人的,但是她无法用其它语言描绘出这种感情。在今天以前她从来不曾见过这个男人,她怎么会对他有一种熟悉感呢?
  在她给自己的问题找到答案以前,保罗开口了。“我开始看出来你是多么出色了。”
  “你的结论下得太草率了,”她说,“绝大多数人都可以倒咖啡。”
  “我指的是你将文件归类的能力,你总是能让一切各就各位。在我到这里来之前,我根本没打算坐下来,更没想到喝咖啡,但是现在这两点我都做到了。”
  “我不认为有人会强迫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福格先生,”凯恩记起了他到这里来的原因,“除非你想这么做。”
  听到了她的恭维,他淡淡一笑。“这使我们回到了我来访的主要目的上。我承认我从来没有想过规划一间办公室会是件多么麻烦的事,从我所看到的,你的电脑已经记录得够详细的了,你为什么还要拍照片呢?”
  “大部分的设计工作都是在这里完成的,而不是在实地。我们使用照片作为依据来绘制草图,按照每位顾客的要求设计出令他满意的方案。”
  “非常有条理。”
  她点了点头。“我们一视同仁。”她说着,从他身边走开,回到她的椅子前,“这是高级室内设计公司的宗旨。”
  “显然你做得非常好。约翰说你受到别人广泛的称赞,他对装饰后的结果非常满意。”
  “我们绝大多数的顾客都感到满意,”她放下了咖啡杯,接着说,“我们为他们节省了金钱、时间,减少了不便,避免了他们找不着东西时产生的挫败感,这种感觉你已有了切身的体会,当你找不到你的投镖游戏盘与自动饮料售货机时。”
  “这两件东西都不见了。”他提醒她。
  “如果你有时间读一下留在你办公桌上的说明书,你会发现它们没有失踪——你刚才是怎么说的?”
  他轻轻地笑起来。“被偷走了。”
  凯恩也微笑了。“你那些价值连城的办公设备根本没有失窃,福格先生。”她俯下身子,在键盘上敲出了几个字,然后研究着出现在屏幕上的信息。“那只放在窗前的卷柜下面的两个抽屉是假的,打开抽屉,你会发现一个小冰箱,里面装满了你常喝的各种牌子的软饮料。投缥游戏盘放在那张四个男人穿着小丑的衣服围坐在桌子前玩扑克或者是其它类似的需要大量的薯条、香烟和啤酒的游戏的图画后面。你看到了,我们没有取代你的艺术品,我们尽可能与顾客原有的东西结合起来进行装饰,这会让他们有一种舒适与熟悉的感觉。我记得看到过你的图画,那是一个有趣的主题,在那张小丑打扑克的画面上有什么让我忽略了的特殊意义吗?或者它只是一个我无法了解的男人的宠物?”
  保罗喝了一口咖啡。“任何带有赌博性质的游戏都带有乐趣,不论是打扑克、登山、划着独木舟在清溪上旅行,还是追求女人,每一样都要冒险。”
  “你有着不同寻常的爱好,福格先生。”
  “也许。”他表示承认。他将头歪向一侧,从另一个角度打量着她的脸孔,“你是如何寻找乐趣的,贝特蕾小姐?”
  “你怎么认为我现在没有觉得有趣呢?”
  “即使你喜欢你的工作,它也只是工作。当一天结束,凯恩·贝特蕾从她的高级室内设计公司的大门走出来时,她打算做什么?”
  “这种时候并不多。”她坦率地说,稍微感觉到有些害羞,她意识到她自己说的是真话。“我希望你不要认为只知道工作、很少出去娱乐的凯恩是一个让人乏味的女孩。”
  “我没有这么想,”他说,“即使我知道这是事实。我的妈妈告诉我,无论周围的环境怎么样,我都要做一名绅士。自从你的公司为奥特菲德斯做了这么多令人满意的服务之后,我一直让自己想起这一条。我们可以为你安排一次度假旅行作为对贵公司的酬劳。”
  “你冲进我的办公室对我们所做的工作大喊大叫,坚持要把一切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现在,你又突然称赞我们做了了不起的工作?”
  “我没有大喊大叫,”他的语调中有一丝受到冒犯的不满,“我也不打算贿赂你,我只是不想让你一无所获地做什么。你安排人手将我的办公室恢复原样;作为回报,我为你安排一次假日旅行。”
  她摇了摇头。他以为她不会拒绝他的好意,这种自信心让她感觉到有趣。“我不太感兴趣。我不喜欢迷失在扑克游戏中,也不喜欢在银行与食杂店门口排着长队,我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参加对抗性游戏。”
  “我想你没有理解我们为你安排的假日旅行,我们并不是安排你与职业足球队打比赛。我们的顾客或者在水里泛舟,或者滑水,或者钓鱼,或者爬山,有许多活动不需要与任何人对抗。”
  “他们与自然界和他们自己对抗。我感激你的好意,但我更关心我自己的身体健康,我宁愿让我的身体保持完整。谢谢你。”
  “多么不幸,”他停顿了一下,“这件事情行不通,是不是?我还有许多这样的计划,你可以带着孩子去海滨,或者当我去东非远征狩猎时,你可以带着全家人同我一起去。”她微笑着叹了一口气。“我可以在育婴室里挂一个兽头装饰品了。”
  保罗轻轻地笑了。正在这时,凯恩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露西摇着轮椅进来了。她将轮椅滑到凯恩的办公桌前,将膝盖上一大爆文件递给凯恩。
  “需不需要我打电话给米迪维尔,取消你们的约会?”露西问。
  凯恩扫了一眼手腕上的细细的手表。“再有十分钟,我与福格先生之间的事情就会解决掉,露西,没有必要取消与米迪维尔的约会;或者,”她一边打开卷宗,一边咕哝着,”‘叫保安。我相信福格先生的妈妈是按照绅士的标准培养他的,所以,你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他只是对我们未经允许就在他的办公室里移动了几件东西而感到烦恼。”
  露西困惑地皱起眉头,盯着保罗。“我们得到了允许。”她看了凯恩一眼,接着说,“我亲自打印的合同,迪特先生在上面签了字。”
  “我们没有得到福格先生的授权就侵入了他的私人领地。”凯恩迎视着福格的目光,“为了解决你的抱怨,我有一个建议。”
  他戒备地看了她一眼。“你的建议是什么?”
  “对你的新办公设施试用两星期。”当他想要插话时,她举手制止了他,‘办果两个星期以后,你发现自己仍然没得到任何便利,无法井井有条地办公,我会设法将你的办公室恢复原样的。这并不困难,一包炸药,或者用一台强力风扇对准了你的文件猛吹一阵就可以做到这一点。”
  保罗笑起来。她总有办法将她的利爪伸到他的心中,她不过分地打击人,但是在她的轻描淡写之中,他的心上留下了她的刻痕。几分钟以前,除了将他的办公室恢复旧貌以外,他不会接受任何提议;现在,他已经在考虑她的建议了。
  ‘“有一个条件。”他说。
  凯恩的眼睛惊讶地睁大了,她没有想到他会接受她的建议。‘听么条件?”
  “如果我要寻找东西时遇到了困难,你要帮助我找到它。”
  她对他的要求迅速地考虑了一下,这不是一个过分的要求,她的雇员们偶尔也回到顾客的家中或者是办公室里,为他们完成的装修工作向顾客做证明或者是解释。这是一个无关痛痒的妥协。
  “好吧,我同意。”她转脸看着露西,“如果福格先生有什么问题打来电话,直接将事情交给斯蒂文或是艾迪处理。”
  当保罗回答完这个问题时,两个女人都看着他。
  “不”凯恩重重地叹了口气。
  “又怎么了?”
  “不要斯蒂夫和艾迪。”他说。
  “斯蒂文,不是斯蒂夫,你在想着那位歌手吗?”
  “什么歌手?”
  他们走马灯一样的谈话又旋转回来了,她感到头晕目眩。
  “别介意,斯蒂文和艾迪非常熟悉在奥特菲德斯所做的工作。就像我刚刚告诉过你的那样,我设计草图和方案,我的雇员们来完成实际的工作,他们比我更对你有帮助。”
  他摇了摇头。“你接我的电话,否则交易取消。”
  凯恩感觉到了来自他的压力,她没有理会露西正用手指敲击着手表的表盘,暗示她已经超过了规定的时间。她注视着保罗·福格,他的目光是坦率的,他的一侧嘴角微微上翘,一抹笑容正蕴含在他的眼睛里。
  他正在向她提出挑战,她要么接受挑战,要么就失去一位顾客。
  她不想全面投降。“如果我有时间,我会尽力帮助你适应你的新设备的;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我觉得你需要更专业的指导,我会派遣装修你的办公室的那几名雇员亲赴现场。”
  “你。”他重复了一句。
  露西在旁边咳了一声,似乎她正吞咽着什么东西时不小心呛了一下。凯恩明白她的意思,同时几个字眼也跳进了她的脑海中,像傲慢自大、咄咄逼人、顽固不化等等。
  她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到时候再说吧。现在我与一位顾客有个约会,如果你能原谅我的话,福格先生,我不想失约。”
  保罗将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站了起来,这一次他没有说什么,他已经对这次会面结果很满意了,即使这个结果不是他最初怒气冲冲地闯进凯恩的办公室时想到的。当他离开时,他勉强压抑住浮现在脸上的胜利的笑容,目不斜视地走出凯恩的办公室。在他等电梯时,他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没注意到一位从他身边经过的老男人向他投来的惊恐的目光。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