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幢雅致的顶楼公寓上,高大黝黑的葛瑞蒙静静地站在窗边,望着窗外圣路易的天际,任命地一把扯松领带,举起盛满威士忌的酒杯喝一口。
  在他身后,一名金发男子快步走进昏暗的客厅。“怎样,瑞蒙,他们怎么决定?”他急切地问。
  “还不是一般银行家会做的决定。”瑞蒙没有转身,讽刺的说。“他们要亲自把关。”
  “那些混球!”洛杰脱口而出,一手气结地插入头顶的金发,转身坚定地走向满是水晶酒瓶的吧台。“你赚钱时,他们都站在你这边。”他一边为自己倒一杯波旁酒,一面愤愤不平地说道。
  “他们并没有改变。”瑞蒙阴沉地说道。“如果钞票还是大把大把的赚进,他们依然会支持我。”
  洛杰扭开灯,怒视屋内路易十六时代的豪华家具,好像它们的存在惹恼了他似的。
  “我还以为你一跟他们解释你父亲去世前的心智状况,那些银行家就会支持你。他们怎能把他的错误和无能归咎于你?”
  瑞蒙转过身,肩倚着窗。有好一会儿他只是盯着杯中残余的威士忌,接着便一口喝干。“他们怪我没有阻止他犯下致命的错误,没有及时认清他神志不清的事实。”
  “没有认清——”洛杰义愤填膺地重复。“对一个一直表现的犹如全能的上帝——而且最后还真的相信自己的确是上帝的人,你要怎么去认清他?更何况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拿他怎么办?股票是在他的名下,不是你的。他手中握有的股票足以操控公司,你根本无从施展。”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六英尺三英寸高的瑞蒙耸耸肩回答。
  “听我说,”洛杰试探地问。“之前我没提是因为我知道你自尊心很强,但现在……你知道我并不穷,看你需要多少,也许我可以帮上一点忙。”
  瑞蒙雕刻般的嘴和骄傲的黑眼头一次闪过一丝幽默,使他那张最近仿佛混合了冷酷无情的决心和古西班牙贵族气息的铜像般的脸柔和了不少。“五千万可以帮一点忙,七千五百万则更好。”
  “五千万?”洛杰一脸茫然地望着自念哈佛大学便认识的好友瑞蒙说道。“五千万只能帮一点忙?”
  “没错。”瑞蒙猛然将酒杯放在身旁的大理石桌上,转身朝客房走去。从一个星期前来到圣路易起,他便一直住在这里。
  “瑞猛,”洛杰急忙说道。“走前你应该去找甘锡德。只要他愿意,一定筹的出那笔钱,而且他欠你一笔债。”
  瑞蒙猛然回过头,贵族般的脸上满是鄙夷。“如果锡德愿意帮忙,早就跟我联络了。他知道我来这里,而且知道我有困难。”
  “也许他还不知道,你并没有让公司营运走下坡的事实宣扬开来。”
  “他知道,他是拒绝延长我们贷款期限那家银行的董事之一。”
  “但是——”
  “别再说了!如果锡德愿意帮忙,他早就跟我联络了。他不动声色便表明了他的态度,我也不愿求他。十天后我将召集公司监察人及律师开会,宣布破产。”瑞蒙说完转身快步离去,夸大的步伐表明了他的愤怒。
  他回来时已改穿牛仔裤,浓密的黑发湿湿的,显然刚冲过澡。洛杰转身静静看他把白衬衫袖口挽起来。“瑞蒙,”他半恳求半坚持的说。“再待一个星期,也许锡德会跟你联络,如果你再给他一点时间。我想他不知道你在这里,说不定他根本不在城里。”
  “他在城里,而且两天后我将依原定计划飞往波多黎各。”
  洛杰长叹一声。“你要去波多黎各做什么?”
  “首先要处理公司的破产事宜,然后做祖父及曾祖父曾经作的——务农。”瑞蒙简短的回答。
  “你疯了!”洛杰叫道。“那一小块地,还有那间我们两人带那两个女孩去的破屋?”
  “那一小块地,还有我出生的小屋,”瑞蒙保持尊严地打断他。“是我仅剩的财产。”
  “你在圣胡安的房子、西班牙的别墅,还有地中海小岛呢?卖掉其中之一就够你吃穿一辈子了。”
  “都没有了。我拿它们抵押帮公司筹钱,现在没有钱可以赎回,贪得无厌的银行年底前便会拍卖掉这一切。”
  “混账!”洛杰无助地说道。“如果你父亲还没死,我也会用我的双手亲自掐死他。”
  “股东们会比你早一步。”瑞蒙嘲讽地笑笑。
  “你怎么有办法表现的好像丝毫不在乎似的?”
  “我已经接受失败。”瑞蒙平静地说。“能做的我都做了,我不介意和那些已经为我的家族工作了好几百年的人们一起种田。”
  洛杰转身掩饰自己的同情,他知道瑞蒙不会接受而且会因此恨他。“有什么我帮的上忙的吗?”他说。
  “有。”
  “说出来。”洛杰满怀希望地说。“我一定办到。”
  “车借我,好吗?我想开车出去散散心。”
  听到是这么小的要求,洛杰作了个鬼脸,伸手到口袋里把钥匙拿出来丢给他。“车子的油路有点问题,空气滤清器常常塞住,但这里的宾士代理商得再过一个星期才有办法帮我换。以你最近的霉运,今晚它说不定会在路上抛锚。”
  瑞蒙耸耸肩,面无表情。“如果车子开不动,我就走路,运动可以有助我适应农庄生涯。”
  “你知道你不用回去种那块地的,你在国际商圈有名的很。”
  瑞蒙下巴的肌肉一阵抽搐,显然在控制自己的愤怒。“在国际商圈里,我犯了一个任何人都不会原谅也不会忘记的罪——失败,而且是众所周知的大失败。你要我在这种情况下去向朋友乞求安插一个职位吗?或者我明天到你的工厂去应征自动装配线上的操作员?”
  “不!当然不是。但你可以想出办法的。我曾经看到你在短短数年内建立经济王国,你既然有办法建立它,就应该有办法为你自己留下一些什么。我知道你并不在乎,但是——”
  “我没办法创造奇迹,”瑞蒙打断他。“而现在却只有奇迹出现才能挽救一切。李尔号还停在机场的停机棚里等待引擎的一个小零件安装好,只要飞机一弄好,我的私人驾驶也休完假回来后,我就飞往波多黎各。”洛杰开口想抗议,但瑞蒙不耐烦的表情制止了他。“务农使人有尊严,比和那些银行家打交道有尊严多了。我父亲活着时我不知道宁静为何物,他死后至今也是如此,现在让我以自己的方式去寻找吧。”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