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合唱)啊……彩虹万里百花开,蝴蝶双双对对来,天荒地老心不变,梁山伯与祝英台。【求学受阻】

(大合唱)祝英台在闺房,无情无绪意彷徨,眼看学子求师去,面对诗书暗自伤。

祝英台(以下简称“祝”):跟你们说我吃不下,你们又拿来干什么?

奴1:小姐,自从进香回来已经几天了,你一点东西都不吃怎么行呢。

奴2:是啊,身子骨要紧,书要念,饭也得要吃啊。

奴1:不念书饿不死,不吃饭..

祝:够了够了!你们懂什么。

奴1:小姐,你就少吃点吧!

祝:不吃不吃,说不吃就不吃。

奴1:好好....不吃不吃。

祝:唉!拿走拿走。

祝:干什么?

奴:夫人叫我送来的莲子羹。

奴:还有夫人自个儿炖的银耳。

祝:拿走拿走...听见了没有,拿走。

银心:小姐、小姐、小姐,不好了。

祝:什么事啊,大惊小怪的。

银:夫人又亲自上楼来了。

银心:夫人,小姐刚睡著。

祝夫人:小姐的病怎么样?

奴:唉!更重了。

祝夫人:唉!这孩子,银心呀,赶快请个郎中给小姐看看。

【伪装郎中】

(大合唱)名门闺秀千金女!抛头露面事可羞!

祝老爷:怎么样?祝夫人:这怎么得了呀,成天茶不思,饭不想的,我看你就答应她吧!唉!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

祝老爷:都是你把她惯坏了。

祝夫人:郎中来了。

祝老爷:郎中!?

银心:见过我家员外夫人。

祝老爷:请坐请坐。

祝:谢坐。

银心:先生请坐。

祝老爷:这个郎中有点面善。

祝夫人:是啊,有点像英台的表哥。

祝:请问员外夫人,府上哪位玉体违和啊?

祝老爷:是小女身体不适。

祝:这个,医家之道嘛,在乎“望闻问切”,望者观气色也,闻者听声音也,问者问病情也,切者切六脉也,但不知令嫒的贵恙因何而起?

祝老爷:因为小女想去杭城读书,是我不允,故而抑郁终日,病倒在床,请先生替她医治医治。

祝:哦!得的是这种怪病。

祝夫人:啊!怪病。

祝:这种病,药方倒有,只是药引难求。

祝老爷:只要能治好小女的病,不论任何珍贵药品,我都不惜金钱。

祝:可是这几味药引子,实在太难找了。

祝老爷:哦,先生你不妨妨看。

祝:员外,听了--

(祝)一要东海龙王角,二要虾子头上浆,三要万年陈壁土,四要千年瓦上霜,五要阳雀蛋一对,六要蚂蝗肚内肠,七要仙山灵芝草,八要王母身上香,九要观音净瓶水,十要蟠桃酒一缸。倘若有了药十样,你小姐病体得安康。

祝老爷:先生,你这十味药简直是开玩笑嘛!

祝夫人:先生,这些个药上哪去找?

祝:所以,我说你们小姐的病是心病,这心病嘛—还得心药医。

祝老爷:心药?

祝:这个既然是小姐心想到杭城去读书,员外就答应她吧!员外要是答应了她,我想小姐的病一定就会好的。

祝老爷:因为一个女孩子家,混在男子群中很不方便,所以我不让她去。

祝:小人倒有一个办法,保可无虑。

祝夫人:什么办法?

祝:不如让她改扮男装。据小姐的性情看来,不让须眉,如果改扮男装,一定与男子一般无二,就是父母也看不出来。

祝夫人:先生的话未免过份,我的女儿是我一手带大的,怎么会看不出呢?

祝老爷:是啊,一定看得出。

祝:一定看不出。

祝老爷:要是真的看不出来,我就让她去。

祝:员外的话是真的?

祝老爷:当然是真的。

祝:多谢爹爹。

祝老爷:是你?

祝:女儿英台。

银心:员外,夫人,连小姐都看不出来?

祝老爷:胡闹,这简真是胡闹!

祝夫人:刚才你亲口答应的,就让她去吧!

祝老爷:你看,都是你把她惯坏的,唉!

祝:孩儿叩别爹爹、母亲。

祝夫人:好了,爹爹已经答应了,快起来吧!

祝:谢爹爹。

【草亭结义 】

(梁山伯):远山含笑,春水绿波映小桥,行人来往阳关道,酒帘儿高挂红杏梢,绿荫深处闻啼鸟,柳丝儿不住随风飘。

(四九):看此地风景甚妙,歇歇腿来伸伸腰。

四九:好热,相公,这儿离那尼山到底还有多远。

梁:还有十八里,歇会儿吧!

四九:看人家三五成群的,多热闹啊!咱们,就两人,要是有个 伴多好。

四九:这个人八成是聋子--喂!你们到哪儿去呀?

银心:你干什么呀!动手动脚的。

四九:啊呀!你不哑巴?

银心:你才是哑巴呢!

四九:那可恕我冒失了,对不起……

银心:好说,好说。

四九:我们是从会稽白沙岗来的 ,到杭城尼山念书去的。

银心:啊!你去念书。

四九:不,是我们相公。

银心:那好极了,我们也是到尼山去念书的。小姐--

祝:小姐明明在家,你提她干嘛!

银心:我是想小姐如果能跟我们 一块儿出来念书,那多好啊!

祝:是啊!

梁:这位仁兄请了。

祝:请。

梁:敢问兄台也是到尼山去读书吗?

祝:是的,仁兄也是?

梁:是的,请问尊姓大名。

祝:小弟姓祝,草字英台。

梁:喔!祝兄。

祝:不敢。还没请教……

梁:在下梁山伯,我们中途相逢,真是三生有幸。

祝:仁兄多指教。

梁:那里那里,喔!刚才听这住小哥说,府上还有住小姐也想念书。

祝:仁兄有所不知--

(祝)家中小妹志高强,要与男儿争短长,脂粉不需濡笔墨,钗钿不爱爱文章,一心随我杭城去,兄妹双双共学堂,无奈爹爹头脑旧,女儿不许出闺房。

梁:高论。

(梁):天生男女本公平,人世荒唐不近情。

(祝):我只道天下男子一般样,难得他为女子抱不平。

(梁):像这般良明益友世间少,我有心与他结为兄弟盟。

梁:祝兄。

祝:梁兄。

梁:小弟有话就是不便启齿。

祝:有何见教但说不妨。

梁:如此直言了--

(梁):无兄无弟感孤单,水远山长行路难,如蒙兄长不嫌弃,与君结义订金兰。

(祝):求师同是别家园,萍水相逢信有缘,从此书窗得良友,如兄如弟共钻研来。

祝:旅途之中。就是未带香烛。

梁:不妨我们插柳为香。敢问仁兄……

祝:我十六,你呢?

梁:十七。

祝:我敬你为兄。

梁:我爱你如弟。来。

(梁、祝):相逢好,柳荫树下同拜倒,蒙你不弃来结交。

(四九、银心):结金兰,胜过同胞,做一个生死之交。

梁:你们这是干什么?

四九:我们这儿也八块年糕呀。

梁:什么八块年糕?

银心:他是说八拜之交。

四九:对啦!八拜之交。

【英台闹学】

(大合唱):子曰诗云朗朗诵唉,磨穿铁砚用工夫,从今了却英台愿哪,良师益友共一庐!共一庐!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於至善,知之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静,静而後能安,安而後能虑,虑而後能得。

(先生):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

(大合唱):先治其国。

(先生):欲治其国者,

(大合唱):先齐其家。

(先生):欲齐其家者,

(大合唱):先修其身。

(先生):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

(学生):“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先生):“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梁):“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先生:子曰:“饱食终日,”

(马文才):饱食终日……饱食终日……

先生:下一句。

(马):饱食终日。

先生:饱食终日的下一句。

(马):下一句。

先生:饱食终日以後呢?

马:饱食终日以後就不饿了!

先生:哼!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马:粪土之墙不可污也!

梁:英台,英台……你看见英台没有。我到处找你,原来你躲在这儿用功呢。

祝:用功,哼!不如改为我躲在这儿生气!

梁:生气,生什么气?

祝:刚才老师问你什么来着?

梁: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祝:不对,不对,太不对了。

梁:我答得不对?

祝:不是说你答得不对,是书上说的不对,男子是人,女子也是人,怎么……

梁:自古道女人是祸水,难道贤弟你没听说过?

祝:女人是祸水,怎么呀?

梁:自古以来为女人而亡国的不少,贤弟听了--

(梁):夏桀王为妹喜把江山败,殷纣王为妲己黎民受灾,周幽王宠褒姒犬戎犯界,戏诸侯一笑烽火台,圣人之言传後代,仔细想再思裁,为兄之言该不该?

祝:梁兄听了……

(祝):古来多少女贤才,细听小弟说明白,女娲炼石把天盖,嫘祖养蚕把桑栽,把桑栽,慈母教子有记载,请问兄,孟母三迁为何来呀?那些昏君自把朝纲败,亡国反怪女裙钗,兄读书不求甚解,是非黑白分不开,小弟之言休见怪,堪笑你是小书呆。

(梁):茅塞顿开,贤弟胸中有大才,愚兄我一知半解,论文章不及贤弟台,从今後苦琢磨不懈怠,书中之言应分解。

四九:公子,公子。

梁:什么事,你看你,慢慢说吧!

四九:我听银心说,祝公子病了,病得很厉害。

梁:那一定是刚才受了风寒,我看看去。

梁:英台,英台,英台怎么样?

银心:梁相公,等一等。

梁:怎么啦,是不是很厉害呀?

银心:不,不是,我们相公刚睡着。

祝:谁呀?

梁:是我呀。

祝:梁兄。

梁:贤弟,怎么了?

祝:没有什么,只不过受了点风寒,有点发烧。

梁:唉呀!好烫啊!

梁:今天晚了,明天一定请个郎中看看,现在我来给你看看脉。

祝:不用了,我家里带来几服成药,已经叫银心替我煎了。

银心:梁相公,这儿有我服侍,您还是回房休息去吧!

梁:不不不,今天晚上我睡在这里,你放心好了,有我陪伴你家相公。

祝:怎敢劳动梁兄呢,梁兄还是请回吧!

梁:还客气什么呢,我是住定了,今晚我要与贤弟抵足而眠,贤弟夜里要茶要水,我好随时照顾,银心你到外厅去睡吧。

银心:梁相公,亏你还是读书明理的人,怎么说出这种话来!?

梁:怎么!?

祝:男女授受不亲,何况是同榻而眠呢!?

梁:你怎么把愚兄比起女人来啦!?

祝:梁兄既不是女人,怎敢劳动梁兄侍候茶水呢?

梁:为了贤弟有病,慢说是侍候茶水,就是做牛做马,我也甘心情愿的。银心,你去吧!今天晚上一切就有我了。

银心:有你就糟了。

祝:她是说小弟不惯与人同眠,如梁兄一定要住在这儿,那么就请梁兄另一条被吧!

梁:好,既然这么说,愚兄就依你,银心啊,你去叫四九把我的被拿来。

祝:银心啊,既然这样,就依梁相公吧。

同学:喂,洗澡去,去不去?

梁:咱们也去呀?

祝:干嘛?

梁:洗澡呀。

祝:洗澡,我不去。

梁:怎么了?

祝:我,我有点不舒服。

梁:你不去,我也不去了。唉!咱们说到什么地方呀,咱们说到什么地方呀,唉!你看你。

四九:走,洗澡去。

银心:你干什么呀,我不去,我不去嘛!

四九:咱们走吧!

梁:是你呀。

祝:怎么了,自己补衣服呀?

梁:谢谢,谢谢。不行啊。

祝:来来来,我来吧!

梁:你又不是女人,还不是跟我一样笨手笨脚的。

祝:试试看么!

祝:好了。

梁:唉呀,不错嘛,比女人缝得还好嘛。

祝:帮你做事情,还占便宜。

梁:对不起,对不起。

(大合唱):啊……啊……光阴如箭似水来,匆匆过了三长载,梁山伯、祝英台,情重如山深如海。一个是说古论今言不断,一个是嘘寒问暖口常开,转眼三年容易过,匆匆春去春又来。

祝:怎么啦?

梁:贤弟。

(梁):英台不是女儿身,因何耳上有环痕?

(祝):耳环痕有原因,梁兄何必起疑云,村里酬神多庙会,年年由我扮观音,梁兄做文章要专心,你前程不想想钗裙。

(梁):我从此不敢看观音。

银心:相公,梁相公,老师叫你。

梁:幸亏我的文章做好了,贤弟你等会啊,我去去就来。

银心:小姐,员外有信来了。怎么了,是不是又来催我们回去的啊,是不是呀!

祝:说夫人病得很厉害,真难死人了。

银心:难什么,那我们就回去好了。

祝:说倒挺容易的。

银心:怎么,舍不得梁相公。

祝:死丫头。

银心:我看不如找找师母。

祝:找师母干什么?

银心:跟她实话实说,有一句说一句,请她做个大媒。

祝:怪难为情的。

银心:看什么呀,有什么好看?

同学:那多难为情呀……

同学:谁说不是呢……

同学:活像个大姑娘,真像个大姑娘。

祝:我看不走也得走了。

祝:多谢师母。

师母:请坐。

祝:谢坐。

师母:既然是你母亲病了,是应该回去看看的。

师母:你老师回来,我替你跟他说说。

祝:多谢师母。

祝:师母。

师母:还有什么事吗?

祝:没有什么。

师母:英台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好了。

祝:师母。

(祝):老师教诲恩如海,师母栽培德似山,自与梁兄同受业,春花秋月已三年,三年整,整三年,我有满腹心事口难言。

师母:当师母的面还有什么难为情的呢,说嘛!

(祝):英台原是—原是乔装扮。

(师母)师母眼中早看穿。

(祝):既是师母早看穿,英台不复顾羞惭,千言万语说不尽,取出怀中白玉环,交与梁兄为信物,万望成全好姻缘。

(师母):英台貌与花相似,山伯才同锦一般,如此良缘谁不愿,师母更心欢,定会替你成全好姻缘。

祝:多谢师母。

【十八相送】

(大合唱):三载同窗情如海,相依结伴下山来。

(梁):想当初我把书馆上,桃红柳绿好风光,相逢结拜叙乡党,犹如手足一般样,伯父严命难违抗,贤弟接信归心忙,但愿你一路平安转回乡。

(祝):梁兄情意实难忘,亲身送弟下山岗,兄攻书伯母在家谁奉养?为何不娶一妻房?

(梁):一心攻书立志向,书中自有美娇娘,你本书香门弟有名望,想必早已订妻房!

(祝):一句话问得我无言讲,他怎知我是女红妆,本该把终身事儿对他讲,猛想起临行时父命有三桩,事要三思休鲁莽,话到舌尖暂隐藏。

梁:刚才我们说……

祝:想小弟年纪还小,要什么妻房啊!梁兄,你看,今日天气晴和,不辜负大好时光,你我弟兄二人沿途吟诗以话衷肠如何?

梁:愚兄才疏学浅,不如贤弟满腹文章,只怕对不上啊。

祝:梁兄忒谦了。

(大合唱):无题文章不好想,且将风景咏诗章。

(梁):见一樵夫走奔忙,汗流夹背意慌慌!

(祝):他为何人把柴打,梁兄你为何人下山岗?

(梁):他为妻子把柴打,我为你贤弟下山岗。

祝:不对。

梁:怎么不对。

(祝):他为兄弟把柴打,梁兄哥!你为妻子下山岗。

(梁):为兄尚未成婚配,胡言乱语你太荒唐。

(梁):兄送贤弟到池塘,金色鲤鱼一双双。

(祝):好似比目鱼儿相依傍,弟兄分别诚感伤。

梁:贤弟,你为什么长叹呢?

祝:梁兄,你看鱼儿在塘里游来游去,他们总也不肯分开。

梁:只要没有人垂钓,他们是永远不分开的。

祝:这么说,我们是鱼就好了。

梁:唉!你看。

(梁):微风吹动水汤漾,漂来一对美鸳鸯。

(祝):形影不离同来往,两两相依情意长,梁兄啊,英台若是女红妆,梁兄愿不愿配鸳鸯?

(梁):配鸳鸯,配鸳鸳,可惜你英台不是女红妆。

(大合唱):过了一山又一山,前行到了凤凰山。

(祝):凤凰山上花开遍。

(梁):可惜中间缺牡丹。

(祝):牡丹花,你爱它,我家园里牡丹好,要摘牡丹上我家呀。

(梁):牡丹花,我爱它,山重水复路遥远,怎能为花到你家呀。

(祝):梁兄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惹心烦。

(银心):你看前面一条河。

(四九):漂来了一对大白鹅。

(梁):公的就在前面走。

(祝):母的後边叫哥哥。

(梁):未曾看见鹅开口,那有母鹅叫公鹅。

(祝):你不见母鹅对你微微笑,他笑你梁兄真像呆头鹅。

(梁):既然我是呆头鹅,从此莫叫我梁哥哥。

(银心):眼前一座独木桥。

(祝):心又慌来胆又小。

(梁):愚兄扶你过桥去。

(祝):你我好比牛郎织女渡鹊桥。

(梁):送子观音堂中坐,金童玉女列两旁。

(祝):他二人分明夫妻样,谁来撮合一炉香?

梁:这金童玉女怎么能成为夫妻呢?

祝:哦,不能成为夫妻的呀!你看,那是谁啊!?

梁:那是月下老人,专门管男女婚姻之事的。

祝:既是月下老人,为什么不把红线把他们二人系在一起呢?

(梁):月老虽把婚姻掌,有情人才能配成双,泥塑木雕是偶像,不解人间凤求凰。

(祝):梁兄呀!他二人有情又意,只因为泥塑木雕难把口儿张,观音大士把媒来做,来来来,我们替他来拜堂!

(梁):贤弟愈说愈荒唐,两个男子怎拜堂!?

(梁):兄送贤弟到塘中。

(祝):塘中照见好颜容。

(梁):有缘千里来相会。

(祝):无缘对面不相逢。

(梁):你看水里两个影。

(祝):一男一女笑盈盈。

(梁):愚兄明明是个男子汉,你不该比来比去偏把我比女人。

(大合唱):过了一滩又一庄啊!庄内黄狗叫汪汪!

(祝):不咬前面男子汉,偏咬後面女红妆啊!

(梁):贤弟说话太荒唐,此地哪有女红妆,放大胆量莫惊慌,兄打狗你过庄。

(银心):前面过来一头牛。

(四九):牧童骑在那个牛背头。

(祝):唱起山歌解忧愁,只可惜对牛弹琴牛不懂,可叹梁兄啊!是个大笨牛。

(梁):非是愚兄动了怒,我明明是人你比做牛,还是个大笨牛。

(祝):梁兄啊!你别动肝火别生气!小弟作揖赔罪你且把怒休。

(祝):劳君远送感情深,到此分离欲断魂,一事在心临别问,问梁兄可有意中人?

(梁):愚兄生长在贫门,无势无财怎订婚?学业未成名未就,一时那有意中人?

(祝):闻说梁兄未订婚,英台有妹守闺门,梁兄如有求凰意,有我为媒事可成。

(梁):路远无缘见玉人,青春美貌定无伦。

(祝):问人与我无差异,问貌叫人两不分,我与她是同年同月同胞生哪!

(梁):上前一拜谢媒人,贤弟情深意更深,不怪出言多比喻,原来一味想联婚,可笑我冬烘头脑太昏昏哪!

(祝):此行何日再相逢,珍重春寒客里身,万恨千愁言不尽,临行一语意重深,莫忘了求亲早到祝家村。

四九:祝相公。

(大合唱):临别依依难分开,含悲忍泪祝英台,心中想说千句话,万望梁兄早点来。

(大合唱):朝思量,暮思量,一别长亭岁月长,卧病在床君知否,满天星斗夜初凉。

梁:师母,多谢师母。

师母:你这几天心神不定、闷闷不乐的,为了什么?

梁:我有点想……想家。

师母:想家,想家就请几天假回去看看吧!

梁:不要了,不要了。

师母:睡吧--山伯我有件事情想告诉你。

梁:师母,什么事啊!

(师母):上前含笑问书呆,一事离奇你试猜,到底是男还是女?

梁:师母说的是谁啊?

(师母):你三载同窗的祝英台。

(梁)男女分明何用猜,英台怎会是裙钗,明明师母开玩笑,山伯书呆并不呆。

(师母):他临行告别到□台,几度含羞口不开,取出玉环为信物,请求师母做媒来。

(梁):英台有妹似英台,自愿为媒配不才,临行已经当面说,又劳师母到书斋。

(师母):英台确是女裙钗,师母跟前自认来,儿女私情谁肯说,你书呆毕竟是书呆。

梁:啊!英台是个女的。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