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永远的童话—纪念安徒生200周年诞辰

  小时候家中一本书也没有,直到1955年4月的一天,因为班里理所当然有资格参加校外活动的同学正好都有事,老师给了我一张到市少年宫听讲座的票子。这一天,知道了伟大的丹麦人安徒生,那是他诞生150周年的纪念会。自此,不但是《安徒生童话》伴我一生,而且引发了持续至今的对于童话和民间故事的阅读兴趣。记得5年级那次与安徒生相遇后,省下零用钱,都用于购买童话和民间故事,生逢大量前苏联和东欧民间故事引进的年代,从鞑靼民间故事到爱沙尼亚民间故事,有一本读一本,开始我真正的读书生涯。现在想起来,安徒生是一位最具灵见和愿景(一个当下的时髦词)的作家,他的深遽哲思生发出奇瑰无比的童话,一个比成人更成人的人,终其一生,讲着儿“童”的“话”,这是一种对人生和学问的深刻洞穿。妙在洞穿之后是想象力的无尽释放,超越了世俗的视界,他看到了自己对于生活的心象。这就是童话无尽的魅力,永远的童话,成人的赤子之心。我心想检验一个人生命力和智慧力的标准之一,也许就在于他能否在年老时仍有童心,仍有童话般的想象力。所以,童话的兴趣直接与形而上的哲学社会科学的思考相连,甚至与数学自然科学的思维相连,如《爱丽丝漫游奇境记》,并且直接导致对想象的产品——艺术的热爱,而我今天集中从事的文化研究中的“文化”,本质上说,就是人类独有的智慧和想象、愿望和规划的产物。文化是人类的永远的童话,历史是行动持续的传说。
                 
  在全球化和网络化的新世纪,跨文化问题已成为各民族相互理解和感知各自传说和神话的交流过程;而影视、多媒体和虚拟现实,连带广告包装等表明,后现代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童话世界。文化学家罗兰。巴特的《神话学》就是演示这么一个学理。因此,身处世界正进入现代化时期的安徒生,从工业化城市的刚性的生活表象中,看到了人文的诗的“童”“话”;今天后现代文化日益童话化和神话化,在《E.T》、《哈利。波特》、《蜘蛛侠》、《魔戒》等想象的背后,却是新世纪刚性的文化节律和生活哲理。安徒生的200周年诞辰又近了,安徒生再次成为新世纪的启示录,童话与生活的相存相依对学问和创造提出了重大挑战。我祈愿人生如童话永远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