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人沈宏非

  “饮食男女”是沈宏非曾经在《南方周末》上开的美食专栏,属吃着喝着,一不小心就谈到了男女———吃喝是主题,男女不过是信手拈来的下脚料,可正因为这些边角余料,文章有生气,报纸有嚼头。
                 
  大凡接专栏的作家,都不会把给报纸写专栏当成正经的事业,而多半是为了谋生,或赚取名声,抑或视为游戏的勾当。所以专栏的开设,如同每晚一集的肥皂剧,有噱头,有高潮,有悬念———总之要有意思,方能吸引眼球。专栏作家的过人之处,就在于能孜孜不倦地为读者提供文字消遣,娱人娱己,永不言歇。沈宏非正是时下中国报刊专栏写作的领军人物,由他所倡导的美食美文已成为报刊界的风景。由饮食而男女,水到渠成,是专栏作家的必修课。与沈宏非以前的专栏集子《食相报告》、《写食主义》不同,《饮食男女》并不仅仅着眼于“饮食”,而是把笔触伸向了“男女”,正所谓“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书中,沈宏非坚持一贯的游戏文风,写饮食男女和男女饮食,既不动声色,娴雅从容,又冷隽幽默,入木三分,将饮食的活色生香与男女的欲说还休表达得津津有味。
                 
  喜欢读沈宏非专栏的读者很多,三教九流,各有各的理由,却都异口同声说他有趣———有趣,正是专栏文章的要旨所在。沈宏非的魅力就在于他像一个脾气乐天、性格宽厚、通情达理的人在高高兴兴地聊天,跟人分享他阔大而广泛的好奇心和滋味独特的世俗经验。比如他说到女人嗑瓜子的优雅,“对于一粒微不足道的瓜子来说,即使错过了由子成瓜的轮回,也算是一种死而无憾的幸福”,谈蘑菇在中国菜中的运用,“最好是适可而止,点到就好,像一个装扮相宜、举止得体的女人对待香水那样”。极平凡的男女饮食姿态,经沈宏非一点拨,既妙趣横生,又深刻入骨。
                 
  就我的阅读经验而言,喜欢读沈宏非,在于他对饮食的成功包装。明明写的是吃喝拉撒———白驹过隙般的尘世生活和微不足道的感官体验,不经意就被他包装成华丽、新奇、具有强烈仪式感的被称为文化的东西。他专门将饮食男女最卑微、质朴的素材入文,从不把什么东西看作是低俗而不洁的,比如他写“和猪油偷情”,写出了“乘鹤而去”的飞翔感,他洋洋洒洒用五个篇章写“打屁”,竟写出了生命的光焰。写的是根本需求,而非人生的荣耀,所以不求夺人心魄,但是其中有适度之感,圆满之感,奇妙之感和炉火纯青之感。他让读者明白,原来我们从未多想过的平庸的生活方式,恰恰体现了人生的充实和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