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评小说《美的线条》

  作者的聪明之处在于尽管他实际上对撒切尔夫人执政时期持批评态度,但在书中出现的只有对这位“夫人”的热情洋溢的赞美。
                 
  作为小说家,阿兰。霍林赫斯特所设下的标杆令人望而生畏。很少有作家首部作品就写得像《游泳池藏书室》这么精妙绝伦,真挚感人,并且能继之以同样光彩夺目的《隐匿的星辰》。此后的《咒语》语调趋于轻缓,但仍处处洋溢着霍林赫斯特迷人的灵动和机敏。
                 
  他最新推出的获得布克奖的小说《美的线条》亦是一部成就斐然的力作,不仅因为他所显示的气度雄心,也因为他观察的敏锐和表达的精当。
                 
  回顾起来,《美的线条》正是从《游泳池藏书室》结束的地方开始的。主人公尼克。格斯特是一个即将满21岁的、颇有头脑的牛津大学毕业生,受到同窗托比的邀请,到其伦敦西区的家中小住几周。这位同窗的父亲格拉德。芬迪正是供职于撒切尔政府的保守党议员。当时正值上世纪80年代的经济繁荣时期,尼克被芬迪所代表的阶层和他们用金钱与权力构筑的闪闪发光的世界搅得眼花缭乱。他最初和一个黑人下等文官发生了同性恋关系,后来又疯狂地爱上了一个来自黎巴嫩的浪荡公子万尼。欧拉迪,他极为富有,并且美得就像“画里的人”。他聘尼克为其新创办的杂志《奥吉》的编辑顾问。杂志得名于英国画家霍加斯的一幅建筑主题的绘画《美的线条》,可是从画中亦可以看出男人背部与臀部的“高低起伏”。
                 
  尼克所接触的尽是些时髦光鲜的朋友,在与他们的比照中,他对自己涉足这样一个奢华的名利场感到忐忑不安,同时也为自己土里土气的父母暗暗羞愧:他唠唠叨叨的母亲和当古董贩子的父亲。
                 
  霍林赫斯特小心翼翼地摆弄着故事的主角,让他既深陷于名利场而又能置身其外,作者在他身上注入了两个前辈“尼克”的灵魂:尼克。詹金斯——鲍威尔《与时代合拍的舞蹈》中英国上流社会尖锐的观察者,尼克。卡洛维———费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中被盖茨比的财富与魅力所俘获的人。这个充满矛盾的角色身上体现了本书的内在张力:人们私下的念头与在公众场合的表演之间的对照。
                 
  除了尼克的性冒险之外,相比于霍林赫斯特以前的同性恋小说,这部小说有一大新变化,不仅出现了女性角色而且她们相当活跃。
                 
  比如格拉德的妻子,一个典型的口蜜腹剑的女人。还有他的女儿,患了狂躁抑郁症的凯瑟琳。相对于她周围那些自鸣得意、道貌岸然的家伙,某种程度上她正是这部小说的良心。
                 
  这本书最大胆的地方莫过于引入了“夫人”这一角色,也就是玛格利特。撒切尔。如同《黑暗之心》中的库尔兹上校那样,在整部书中你一直能感觉到她的存在,然而直到故事快要结束的时候她才露面:出现在芬迪举行的宴会上。首相被她的朝臣簇拥着走过来,这时,因吸食毒品而晕晕乎乎的尼克迎了上去,无意中成就了他生命中辉煌的瞬间。
                 
  “事情再简单不过了,尼克走过去在沙发边半跪下来,就像戏里面人们求婚时所作的那样。尼克欣喜若狂地盯着首相的面孔——她的脸上倏忽闪过一丝笑意,一个明亮的蓝色的召唤。一束光温柔地照亮了他,两次,三次,他感觉到时机来临,那光辉化为她眼底的阴翳———尼克心跳加速,几乎是冲口而出:”首相,愿意跳支舞吗?‘’你知道,我非常乐意。‘首相用低沉坚定的嗓音回答。举座皆惊,面对自己所不能理解的狂妄举动,人们一边退让,一边掩口窃笑。“
                 
  作者的聪明之处在于尽管他实际上对撒切尔夫人执政时期持批评态度,但在书中出现的只有对这位“夫人”的热情洋溢的赞美。霍林赫斯特喜欢使用微妙的变形的讽刺,在不动声色中让匕首脱手而出,而不是挥着弯刀张牙舞爪。
                 
  可以说,霍林赫斯特在本书中已将文学的力量扩展到更为广泛的领域,能够使人激起对于英国上世纪80年代各种现象的反思与回忆。
                 
  布克奖评委会主席、英国前文化大臣克里斯。史密斯说:“获奖小说才华横溢,令人激动,切入了20世纪80年代撒切尔时代的深处。”身为英国首位同性恋内阁大臣,史密斯对小说作者也大加赞赏:“对爱情、性和美丽追求的描写很少如此优美。”他表示:“小说的同性恋主题并非评委的考虑因素。
                 
  它反映了时代变迁,向好的方面变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