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格桑花》:豪华落尽见真淳

  在一口气读完党益民的长篇小说《一路格桑花》后,我被小说所叙述的故事和人物及他们表现的性格、精神情感深深地感染了。说真的,我是在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流过了泪水,然后又到盥洗间用毛巾擦洗之后,才从作者描绘的环境和故事人物的情感中脱离出来的。也许,有人会说,这样的写法很传统,这样的调调很老套,这样的感受很可笑。但是,就像盛开在西藏高原上的格桑花一样,她静静地在严酷的环境傲然开放,将自己的生命和灿烂的容貌呈献给高原、呈献给蓝天、呈献给那些偶然看见了自己的人一样,美是不在意孤独的。
                 
  真正的美是不会孤独的,只要真的是美的东西,总会有人去发现,去开采、去表现。川藏线上武警交通部队官兵们的崇高的美的精神和行为,不就有党益民这样的作家去发现、去开采、去表现吗!生活中不光只有那些专用“肢体”写作,只写床上“搏斗”的“作家”;也不会只是那些并没有什么经历和感受,更没有什么见识和思想,只会编造和炒作的“作家”的天下。说真的,如今的文场、书店、荧屏,自然还有一些内容健康、纯粹、美好的著作和节目,但是,存在的问题实在不少,粗俗的东西太多,作秀过分谋利直露的情况严重,对于美好的东西宣传包装不够精心等。很多人正在打着创造经济效益的旗号,开着市场竞争的列车,毫无顾忌和残酷无情地毁灭与玷污着崇高和美的对象。在很多的场合,崇高、纯洁、美,走到“持戟独彷徨”的时候,善良的人们总会感到忧虑和伤心,感到无奈和遗憾!我以为,党益民的《一路格桑花》的出版,可以说是人们忧虑伤心心情的抚慰,是对人们无奈和遗憾情绪的缓释。和有些作家用尽心机,着力于编织“故事”,看重所谓的“叙述圈套”和极力营造人物心理复杂感觉的情况不同,党益民更加相信真实的生活和纯粹的情感是包容着美并且可以感染陶冶人的。所以,《一路格桑花》在近乎真实描述的基础上表现了李青格、邓刚、王力、安宁、余秀兰、郭红、安静等人在川藏高原上的人生经历和直接见闻感受,用最为现实和直观的事实,书写了什么叫无私和崇高、什么叫牺牲和奉献、什么叫英雄和伟大。
                 
  在严酷的环境里,在随时都可能要面对牺牲的“保通”任务中,李青格、邓刚、王力他们,没有一个人表现出任何一点怯懦、犹豫、后退。“志士不忘在沟壑,勇士不忘丧其志”,宁愿牺牲自己的感情、青春乃至生命来维护国家民族和他人的利益。在这里,生活就是奉献,工作就是牺牲、放弃就是贡献,几乎没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物质的东西。他们拥有的只是被人理解和也许不被理解的精神和感情。但是“西藏是一面镜子”,它能够以它无穷的魅力和神奇征服并显示出人最内在与本质的内容,使其得以真实地展现出来。武警官兵们在高原“保通”,他们认为是一种义务和职责,所以他们一如既往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安静走了一趟川藏线,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独立和浪漫,她真的爱李青格,但是却不会和他结婚;郭红在未完全了解邓刚的时候,因为长久的分居和误解产生的是怨忿,而真的走进了邓刚的时候,所产生的又是感动和亲近了,本来是为了离婚而来,最后却怕邓刚不理睬自己了;安宁从李青格身上感到踏实、新鲜和纯洁,看到了他的坚毅、勇敢和智慧,所以她不惧艰难风险,千里迢迢奔到西藏要和他结婚;余秀兰和自己的女儿,更是将自己的生命和情感同西藏结合到了一起,因为她的爱人、夫君,爸爸已经牺牲长眠在高原上了,她在趟过一个女人十年思念的苦水河之后,也终于要从痛苦和思念中解脱出来,开始新的生活了——在西藏这个空阔高远和神秘的地方,人和人的精神、情感和性格都在被影响和塑造着,美丽是静悄悄地生长、存在。在高原灿烂的阳光下,污垢难以被遮掩,“笑容是没有被污染”的。《一路格桑花》是引导人走向静静的美、去感受“没有被污染”的笑容的文学地图。
                 
  “豪华落尽见真淳”。《一路格桑花》在形式上表现出的清新气息和纯真风格,在如今很多小说陷入到故事玄虚情节繁缛的泥潭的时候,是一种简洁、纯美的表现。作品几乎看不出什么用心的经营,几个人物,一路写来,但人物之间内在的联系和质地的表现,却使它阅读流畅还显得内容十分丰盈和厚实。当然了,小说毕竟不是生活的原本,个别也不会掩盖了全局。社会生活的复杂性永远是文学所不能够代替和超越的。所以,如果作家在表现自己的人物时,在充分地肯定和彰显他们的崇高精神和行为选择的时候,也能够客观现实地对那些不能够、或暂时还不能够,乃至就彻底不理解和接受他们的这种表现给予适当的关注、理解、包容的表现的话,作品也许会更加具有现实性和丰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