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乱》:韩寒在突围?

  很高兴看到了《长安乱》。所谓很高兴有两层含义,一是《长安乱》本身比较有趣,让我嘻嘻哈哈了一阵;二是觉得韩寒这次的表现有了新气象,没有再让人失望。

  韩寒是一个对现行教育体制颇有腹诽的偏才,其实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只是韩寒碰上一个成名的机遇,由他牵扯出来整个社会对于这样一个现象的讨论。很多人都觉得韩寒太不合作,其实那个时候他才十多岁,各种炒作、争论、批评激出了更加强烈的反抗情绪,所以韩寒表现得是有点过激。

  韩寒出了6本书:《三重门》、《零下一度》、《少年啦飞驰》、《毒》、《通稿2003》、《长安乱》。在《长安乱》之前的整体水平的确如很多人说的那样是一本不如一本,小说《三重门》是青涩而有才华的,文集《零下一度》整体感觉平平,只有早已发表过的批评教育制度的《穿着棉袄洗澡》值得一读,小说《少年啦飞驰》已经有种开始走到尽头的感觉,很黯淡颓废打不起精神来,要是继续沿着这个路子走他就进死胡同了。我觉得他在这时候差不多已经到了创作的瓶颈期,接下来的《毒》没什么可说的,是他摘录的自己以前作品中的“名言警句”,《通稿2003》继续炒批评教育制度的冷饭,可惜回锅以后香味不再。后来听说他在北京玩赛车,以为韩郎才尽以后兴趣转了,不写作了,心里还觉得挺好一个苗子这么毁了挺可惜的。

  没有抱着希望阅读的《长安乱》,却让我精神一振,他写作的风格不再青涩,虽然贯穿始终的还是他一贯的调侃讽刺,但是从以前的刻意为之变成了水到渠成信手拈来,境界大不同了。也许是在北京待了几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或许是因为别的,总之他成熟了,开始有一种大气了。

  当然,作为韩寒的一种新的尝试,《长安乱》也有着比较明显的缺陷,这一定会有人说的,我就不说了,因为发展的趋势是好的,再去纠缠细节,反而小家子气了,对待进步中的年轻人,宽容点总是比较好的。

  总而言之,韩寒突围了,他走出了瓶颈,走进了一片更加开阔的天地,我为此非常高兴。

  我最满意的是封面

  □郭丹

  一位朋友发短信来问我:韩寒的新书出了么看到了告诉我啊是否有照片初印多少字数多少谁写的序价格多少?那天我刚好买到新书,于是回复道:出来了没有照片初印30万册他自己写了简短的序和后记字数未标明价格20元。

  看得出,这是一位比较专业的读者,或者说比较注重版权页的读者;而先问“是否有照片”最后问“价格多少”也足以反映出韩寒在其粉丝(注:英文FANS的音译)们中的影响力。可惜啊可惜,韩寒如果在书里弄张照片哪怕是N久以前的也能慰藉一下粉丝们的焦渴。哦,我忘了告诉那个朋友封面有韩寒的亲笔题词。

  事实上最令我满意的就是封面,当然这不是说韩寒的字写得有多拉风,是那种朴素主义的干净利落的再加上有些小资气息的,通俗地讲就是,封面做得很像《我们仨》。

  我最不满意的是出版社未在版权页中标明字数,因为据我的阅读经验,不标字数的书是因为字数太少不好意思标出来。这从该书图文互排的做法可以得出结论。当然,热衷拉力赛目标WRC的赛车手韩寒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给他的粉丝们奉献一部新作已经是很近人情了。至于那些捕风捉影地说《长安乱》是武侠小说的记者们或许根本没见过这本书,他们看了序也就知道自己是多么无知了:韩寒在序中已经声明这并不是武侠小说。这只是个把时间搬到古代跟武侠有点关系的故事而已,严格地讲,应该是讽刺小说。

  说了这么多我还没有讲这部小说的主要内容和中心思想,可是我实在讲不清,故事反正就是那样的故事,韩寒在里面骂了很多人和事(估计骂得爽死了),用媒体的话讲就是“韩寒一贯善于冷眼观察和叙述人生,文笔以冷嘲热讽见长”。

  而且当然并且是,这部小说究竟写了什么其实一点儿也不重要。你看看前面我朋友问我时压根就没提内容是不?最后补充说明一下:该书首印30万册,在首发前又加印10万册,每本书都有可供电话查询的防伪标签。记得韩寒一直坚决反对D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