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夏花--评《第一夫人的情与爱》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句话的前半句如此深得热爱生命的人喜欢,以致被他们引为座右铭,歌手朴树甚至用这句话的前四个字“生如夏花”作为自己新专辑的名字。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生命如夏花一般绚烂夺目。那么,爱情呢?谁都希望自己的爱情也如夏花那样恣意绽放。

  金慧良的《第一夫人的情与爱》通过细腻、熟稔的笔法、曲折变化的情节,讲述了
七个位于权力之巅、个性鲜明的第一夫人们的人生经历和爱情故事。

  在第一夫人们的爱情中,致命的是权力的掺和,权力让爱情不再纯粹。尽管如此,第一夫人们并没有压抑自己的情感,她们爱时轰轰烈烈,不爱时冷静分手,让自己的爱情夏花般恣意绽放。当然,她们中的大多数,在与总统丈夫携手走过风风雨雨之后,将如夏花般的爱情打磨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可分离的亲情。

  在她讲述的故事中,最吸引我的是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夫人杰奎琳的爱情故事。杰奎琳蒙上帝偏爱,集美貌和聪慧于一身,童年时期父母的离婚使她立志不让任何人支配自己的命运。她一心想在上流社会立稳脚跟,最后终于如愿以偿。她喜欢危险的男人,风流倜傥的肯尼迪的魅力是如此之大,以致她像被卷进巨大的漩涡一样陷入爱情不能自拔。不过她没有忘记用她的聪明才智将肯尼迪钓住,致使那个快乐的单身汉在众多美丽女子中独独选她作妻子。

  婚后肯尼迪继续在外拈花惹草,这并不表明杰奎琳对肯尼迪失去了魅力。相反,高傲、优雅、睿智的杰奎琳是肯尼迪不可缺少的政治同谋和战略伙伴。杰奎琳和肯尼迪共同经历过伤痛让他们彼此依赖。这一点与书中的另一位第一夫人所说极其相似。希拉里这样认为自己和克林顿的关系:“我们相爱了数十年,生下一女,经历父母亡故,都得担起照顾家人的责任,共有一群终身至交,加上信仰相同,一心想为国家尽心尽力。”大抵夫妻间的感情就是这样变得坚不可摧。

  所以,那些与肯尼迪有过关系的女子注定只是肯尼迪感情生活的过客,而杰奎琳却占据着肯尼迪的心。当肯尼迪被刺时,人们被那一声声痛彻心肺的“杰克”(肯尼迪的爱称)所震撼,那个叫喊着的女人是怎样爱着他的丈夫!

  杰奎琳后来和希腊船王奥纳西斯结了婚,但那并不是爱情,至少不是杰奎琳的爱情。她如夏花般的爱情交给了肯尼迪。在那段爱情中,她尽力付出,收获快乐和痛苦。

  金慧良《第一夫人的情与爱》书中还有其他精彩的爱情故事。如黛安娜和查尔斯王子悲剧性的爱情童话,埃娃和贝隆带有传奇色彩的爱情神话,辛普森夫人和爱德华八世流传千古的“不爱江山爱美人”爱情经典,希拉里和克林顿披上政治外衣的爱情,埃莉诺和罗斯福相敬如宾的爱情,劳拉和芭芭拉与布什家的一小一老田园牧歌似的爱情。这些故事中的女主角都曾为爱情之花的开放努力过,尽管有的与曾经爱过的人反目成仇人,但没有人否认他们曾经相爱过。她们每个人的爱情花期不一样,有的昙花一现,有的长开不败,却是一样的绚烂。

  生命各现纷呈,姿态百千,只要是尽力张显的生命,都是美丽的。爱情也是如此。如果她们曾经为生命的精彩努力过,如果她们曾经为爱情的永恒努力过,使它们像花一样尽情绽放过,那就足够了。

  她们的爱情如夏花,我们是尽情欣赏的看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