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和民主》,又一个镀金时代?


(何亦非)

 

  凯文。菲利普斯是一个个性张扬、特立独行的政论家,他曾在1968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担任共和党年轻的首席政治分析员。最近,他推出了新作《财富与民主》,揭示了美国繁荣背后各种力量的交织和相互作用。在《财富与民主》一书中,菲利普斯描述了美国在过去两个世纪积聚财富的神话。他深入分析了财富和权力一起构架特权的过程。他认为政府的决策往往被金钱所左右,而制订的政策也大多出于维护富有阶层的考虑。他对美国未来的走向持悲观态度,认为美国正在经历第二个“镀金时代”,它同历史上曾经繁荣过的荷兰及英国一样,正处在即将衰败的边缘,而目前在共和党领导下的美国正江河日下已成为不可逆转的事实。如今的时代比一百年前的“镀金时代”积累了更多的财富,但科技神话的破灭和“9.11”的袭击使人们意识到原来财富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菲利普斯善于从各种历史的政治和经济数据中筛选出所需要的资料并由此预见未来。在《财富与民主》一书中,菲利普斯列出了三种模式来总结过去和预测未来:历史上的共和党总统行为模式——共和党曾在1810年、1896年及1968年的大选中轮流执政,那时的美国面临经济、劳动力问题及资本至上的怀疑论。而一旦这些危机过后,政策的方向盘又马上指向华尔街,开始关注个人利益、市场的空想方案及与赚钱密切相关的政策,集团利益和意识形态被抛到了一边,更多的注意力由中产阶级向上流社会转移。
  第二种模式是第一种模式所直接导致的后果。在这几轮的共和党执政下,美国政府采取了对富人有利的政策,使得贫富分化加剧,并导致政府腐败。而今天的美国与马克。吐温所描述的19世纪70年代中期至19世纪晚期的美国“镀金时代”有着许多相似之处。
  菲利普斯所描写的第三种模式似乎更加悲观。他仔细研究了历史上荷兰、英国和美国在社会、政治、经济的成长和衰落模式,认为美国目前正处在当初荷兰及英国将要衰败前的境地,未来丧失领导力在所难免。
  菲利普斯推崇林肯、尼克松那样的总统,他认为这些总统有利于推进中产阶级的民主政治,并遏止了腐败。在书中的一些章节,他详细描述了当初尼克松政府如何对非劳务收入征收高额税款而对劳务收入相对减税,以及如何增加对穷人的补助津贴。他所痛恨的(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则是在执政期间只为富人服务并导致贫富差距进一步加剧的领导者。他认为这些人总是乐于制订对富人更有利的政策,这虽然有可能导致财富的快速增长,但却忽略了大多数美国人的需要。
  但菲利普斯并没有就贫富差距提出他自己的看法,对他而言只是指出这种经济模式的发展将对社会极其不利。他指出,从1979年至1989年,美国最富有的1%的人口所拥有的社会财富已经从22%上升到了39%。他认为这种状况的产生是由于里根和布什政府所采取的相关政策所致。政府并没有在传统的制造业及新兴的科技领域投入大力气,而是永远趋向于保护银行和金融业,并频频把它们从危机中解救出来,这就使得贫者越贫,富者越富。目前仍有上百万的美国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没有基本的福利保障,社会福利体系还不如加拿大和欧洲。书中还回顾了从18世纪晚期起美国一些大型家族企业的兴衰史,以及这些左右经济的力量如何同政治结构之间彼此影响。
  菲利普斯还指出,在80年代到90年代,英国、法国、德国及日本由于通货膨胀而导致了工资上涨和工作时间的压缩;在美国工资并无起色但工作时间却增加了。因此他认为美国的富裕更多的是建立在金融市场的繁荣上而忽略了真正意义的经济增长。他还指出这种“民族经济”的行为使得工作机会外流,本土的制造业萎缩。而这一趋势正是当年英国和荷兰衰败前的征兆。他说:“1910年的英国和1740年的荷兰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那就是国内的精英占据了金融业和服务业,忽略了那些传统行业的技术工人,从而引起了他们的严重不满,最后导致了国家的衰败。”
  但同时,菲利普斯也没有忽略除了他所讲到的“金融经济”外,美国在其它一些领域也占据着领先地位,如生物科技、电子及计算机行业。这使得美国的繁荣在某种程度上不完全建立在他所认为的金融经济的泡沫之上。
  一些书评家认为,菲利普斯在这本书中的一些观点值得商榷,如有关美国正处于像历史上英国及荷兰的衰败时期的言论颇引人注意但并不令人信服,而他的有关目前政治腐败如“镀金年代”的断言缺乏足够的证据支持。
  在安然、安达信和世界通信等大公司面临濒死的命运时,中小股东在股市利益不断缩水的经济颓势下,共和党总统布什上台时所展现的“公司政府”的形象已经受到公众强烈质疑,这本讲述政治与财富关系的著作无疑是这些质疑声中的一部分。
  相关书目:书名:《财富与民主》(WealthandDemocracyAPoliticalHistoryoftheAmerianRich)
  作者:凯文。菲利普斯(byKevinPhilli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