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鉴赏


  长篇小说《少年天子》描写了大清朝入关后第一个皇帝顺治入主中原后所采取的一系列改革,与满洲贵族势力的矛盾和斗争,同时也描写了顺治帝——福临与皇贵妃乌云珠的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这部小说成功处之一就是对人物的描写,文学的本意就是人学,因此作者在创作《少年天子》过程中始终以这位少年天子顺治皇帝福临为创作中心。全书的所有人物、情节、各条线索,都围绕着他、都是为了写他的;而正是通过他的命运、他的奋斗和成败,又力图反映出他所处的那个时代的基本面貌和特征。因此作者在这部长达700页的长篇小说中有明确的主题:极力描写福临这一处在满汉交界处的皇帝。而作者的手法是成功的,尽力调用了一切能够使用的艺术手段去完成这一人物的形象。既写帝王的威仪也写人性;既写政治斗争也写如火的情感;既写外表的音容笑貌也写内心世界;既写庄太后、董鄂妃、康妃、安亲王、简亲王、汤若望以及满汉大臣、士人平民等各阶层人物眼里的顺治帝,又写顺治帝和各类人物交往相处时的不同表现,多角度地反映福临的性格的各个侧面,因此构成福临性格特征的有两对重要矛盾:自尊与自卑;刚愎自用与脆弱。多重性格造成了福临既是一个锐意求治、具有雄心大志。但又暴戾自尊、喜怒无常的至高无上的皇帝,又是一个聪明好学,温文尔雅,热烈多情的少年男子。而作者是怎样在创作中使这种矛盾在主人公身上达到自然和谐的统一呢?我们以金陵事变这一节为例:入关前,满族社会正经历着从氏族社会到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转化的过程,经济文化都很落后。入关后,他们竟要统治一个有数千年历史、经济发达、文化渊博,人口众多的汉族,这对满族统治者来说,不能不是一个沉重的心理负担,也即顺治帝自卑的由来。不过,自卑一向是被征服者的高傲和帝王威严压制着的,在福临心里只是潜意识,他决不会承认,甚至不曾想过。郑成功围困金陵的消息传到时,正值后官借“对食”事件陷害乌云珠,使福临处于心理不平衡之际,加上长期存在的潜意识突然触发,平日就喜怒无常的福临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自卑心理大暴露,竟吓得跑到母亲那儿大喊大叫,要逃出关外。庄太后的斥骂,大大损伤了福临那极为敏感的自尊心,激起他的暴怒,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顾一切地御驾亲征。他要用亲征的英雄形象挽回面子,洗刷“胆小鬼”的耻辱。此后,他力劈宝座,威吓乳母,不听任何人劝阻的种种过分的,刚愎自用的表现,都是对母亲斥骂的自尊的反应。福临是聪明人,心里当然明白逃跑和亲征都不对,但直到声望地位都是够高的汤若望出面劝阻,他才肯借机下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康妃一句不逃回辽东的劝谏,又揭了福临的短处,他勃然大怒,竟暴戾地要刀斩康妃,以至引发简亲王的政变。政变虽然被粉碎,福临却感到雄心壮志的幻灭,感到身心极度软弱,于是想遁入空门寻求解脱。他要求玉林和尚赐法名,“必得拣一个最丑的字才好”,正是此时的心理反应。最后,在重病的乌云珠面前,他的剖白,终于倾吐了心底的自卑和脆弱……这样写人物的思想逻辑和心理过程比较合理,比较能求得矛盾性格的有机统一,使福临的形象较为丰满、完整。
  小说第二特点,即成功之处在于结构严谨,不横出枝蔓,不喧宾夺主。全书的主要线索,是以福临为代表的君权与满洲贵族势力的矛盾和斗争,也就是变革派与保守派的矛盾和斗争。福临的命运和性格发展,就贯穿在这主要线索上,主线之外,又写了宫廷内部的派系斗争;满洲贵族内部的矛盾,朝廷内满汉朝臣之间的矛盾;汉人中入仕官宦与在野人士间的矛盾;满汉两民族间的矛盾;统治者与平民百姓间的矛盾等等。但无论各种矛盾如何变化多端,结构作品时,始终遵循一个原则,那就是所有其他矛盾都依附于主要矛盾,随主要矛盾的起伏变化而起伏变化,随主要矛盾的尖锐、激化、缓和、放松而各自变化矛盾的形态和程度。这样结构整个作品,比较符合封建君主专制制度下人际关系的客观规律,因为小说的主人公是皇帝而使这种结构特别有利。就全篇而言,福临的事业是循着追求-成功-奋斗-失败-再奋斗-再失败-消沉-幻灭的道路发展的。第三特点是,小说有较高的审美价值,不仅有金戈铁马也有琴棋书画,爱情的描写使小说有一种悲剧的美。同时作者对乌云珠,庄太后等一系列人物,都刻画得较深刻。《少年天子》是一篇较好地忠实史实又高于史实的历史人物小说。

                           (执笔  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