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象四则




  可笑性很高
  1988年北京晤苏叔阳,共嘲当今文风之可笑。苏君朗诵论文长句:“审美主体对于作为审美客体的植物生殖器官的外缘进行观感产生生理上并使之上升为精神上的愉悦感。”问我懂不懂。我不懂。苏君曰:“闻花香很愉快,就是这个意识。”我拍案赞叹曰:“有很高的可笑性呀。”苏君大笑,席间喷饭。
  包子馅太小
  三年大饥,见小食店招牌“肉馅包子”,急买一个,试咬一口,不见肉馅,问营业员。漠然怒答曰:“馅在中间。”又咬一口,仍不见一点馅,再问。泰然怒答曰:“大口咬嘛。”遂大咬一口,仍无馅,欲发怒。营业员笑曰:“你太大口了,已经咬过了。”
  乘车过五国
  重庆街头,目睹乘车之难。友人语予,每乘一站,须过五国。久站等车,“站比亚”;车来,“估爬”;上车,“挤内亚”;下车,“朝掀”;赶下一站,“越难”。近闻出租车有女司机拉乘客,又多一国,“伊拉客”也。
  老学究被轰
  老学究逛街,见一毛肚店,匾书“伯乐火锅”,欣然入座叫菜:“请来一盘马肉。”
  店主怒,警告曰:“败坏本店名声,要负法律责任!”吩咐店小二:“给我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