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甘泉




  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忧愁是很美丽的,宛如月光的美丽。她的歌声好像夜莺的鸣声,她的目光并不期望快乐。她能与哀哭的人同哭,却不能与快乐的人同乐。
  快乐也是很美丽的,宛如夏晨的美丽,她的目光蕴含着童年的欢笑,她的头发上有阳光的闪耀。她的歌声像百灵鸟一般翱翔,她的脚步是一个得胜者的脚步。她能与一切快乐的人同乐,却不能与哀哭的人同哭。
  忧愁沉思道:“我俩是决不能合作的。”
  快乐说:“是啊,我的道路在充满阳光的草场上,玫瑰为我开着芳香的花朵,山鸟和画眉为我唱着欢乐的情歌。”
  忧愁转过身去说道:“我的道路是在黑暗的森林中。但是世上最甜蜜的诗歌——深夜的情歌,却是属于我的。”
  有一个人立在她们旁边;虽然看不清楚,却知道是一位君王,她们跪倒在他面前,感到非常惧怕。
  忧愁轻声说道:“我看他一定是快乐的王,因为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手脚上带着胜利的钉痕。在他面前,一切忧愁都化为不熄的爱和欢乐,我愿意把自己奉献给他。”
  快乐低声说道:“你错了,我看他是忧愁的王,他头上戴着的是荆棘的冠冕。
  我也愿意把自己永远奉献给他,因为有他同在,忧愁一定比快乐更加甘甜。”
  她俩同声欢呼说道:“我们在他里面乃是一体,只有他能将快乐和忧愁合成一体。”
  她俩手牵着手同在世上跟随他走。有时在风雨中,有时在阳光下,有时在冬日的凛冽中,有时在夏日的温暖中。“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
  奇异的红色颜料有一位画家,发明了一种奇异的红色颜料,别的画家没有一人能摹仿他。不久,这位画家死了,这奇异的红色颜料的秘诀也跟着丧失了。在他死后,人们才发现在他心口上有一个旧创伤。原来,这就是这宝贵色彩的来源。
  随身带油的老人从前有一位老人,无论走到什么地方,身边总带着一小瓶油。如果他走过一扇门,门上发出轧轧的响声来,他就倒些油在门轴上。如果他遇到一扇难开的门,他就涂些油在门闩上。他一生就是做这加油的工作,为以后的人得着便利。
  人们称他为怪人,但是这位老人依然如此工作。瓶里的油倒空了再装,倒空了再装……有许多人每天的生活中充满了轧轧声、咒骂声……他们需要喜乐油、温柔油、关切油……你身上有没有带着油呢?你应当随时带着你的帮助油,从早到晚去分给人,从你最近的人分起。也许你早晨分给他的油,可以够他一日应用。把喜乐油分给沮丧的人,对绝望的人说一句鼓励的话,哦,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
  黑暗中的工作在布鲁塞尔的几家著名的花边店,里面有几间特别的房间专用来纺织最精致、最优美的花边。这些房间是全黑的,只从一扇极小的窗户射进一线阳光来,恰好照在花样上面。引我们参观的人告诉说:“最上等的产品就是这样制成的。最优美的花边,都是工人坐在黑暗中织成的。”
  我们不也这样么?有时环境非常黑暗,我们也不能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我们看不见自己所织的东西,看不见一点美丽一点好处。但是,如果我们勤勤恳恳工作,不沮丧,不失望,总有一天会发现我们生命中最美好的工作,是在黑暗中完成的。
  你们就当安静在各种生命力中,唯有安静最具影响力。阳光静静地普照大地,人的耳朵听不见任何声响,但是它却带给人无限的祝福和行善的能力。地球吸引力也是沉默无声的,它没有机器的嘎嘎声,铁链的铿锵声,也没有引擎轰隆的噪音,然而它却操纵着宇宙的星球按照一定轨道运行不已。夜晚,露水悄然而降,润饰每一株小草,每一片树叶,每一朵花瓣,使他们焕然一新。电的本源不是轰隆的雷响,而是无声的闪电。大自然的奥秘隐含在安静之中,巨大的力量常常无声无息地进行。
  自然界的奇迹都是在静谧中酝酿。宇宙的巨轮无声地运转。我们处在这个嘈杂的时代,如果想保持圣洁,每天必须有一段孤独安静的时刻。
  “饶恕周”在非洲丛林有一部落流行一种风俗,就是“饶恕周”。这个“饶恕周”是在每年的旱季。这期间如果老天大发慈悲降下甘霖,村人就要彼此饶恕,放弃前嫌。并与仇敌言归于好。
  有人问一个又聋又哑的人:“什么是饶恕?”他拿起笔来在纸上写道:“它就像经人践踏的鲜花所发出的香气。”
  酋长和他的女儿历史上有一段这样的记载,说是北美尼亚加拉瀑布附近的印第安族人迷信河神,为了取悦它,每年必定牺牲一位最貌美的少女送给它做新妇,人称这位女子作“瀑布新妇”。
  一年,抽签选美的结果,是他们的老酋长的独生女儿中签。当族人跑到酋长的帐篷,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他的时候,这位老人家仍旧吸着长管烟,一言不发。
  河神娶妇的日期到了,他们预备了一只白色的独木舟,盛满佳果、鲜花,准备去迎接“新妇”。
  在择定迎娶的时辰,这叶轻舟载着酋长美丽的女儿,给推送到河的中流,让湍急的河水把\舟送入瀑布的万丈深渊!
  这时,在围观的人眼前,意外地出现了另外一只独木舟,看来是从河的下游驶出的。
  里面坐着的,就是那位年老酋长。
  他的舟如箭般向他女儿的独木舟划去,终于给他赶上了,他紧攫住小舟不放。
  父女在这生离死别的顷刻相晤,伟大的爱在四目交视中洋溢。两人紧抱在一起,让湍急的水流把他们投入雷鸣般的瀑布里。到死他们也没分离。老父“在他的爱女里。”
  幸福的因素幸福的生活不是靠环游世界的旅行和休假,而是在你能欣赏路边的小花小草。
  许多美丽的花朵,要内心充满主的平安与爱的人才能发现。一点一滴的小喜乐,一个接一个属灵的启迪,每天生活中一线、两线的阳光——都是构成幸福的因素。
  据说伦敦城里为了建造新的马路。拆去许多旧楼之后,有很长一段时期新路没有动工兴建,旧屋的地基任凭风吹雨打日晒,有批自然科学家来看这块空地,发现这块多少年来没有接触过阳光的地方,一旦和春天的空气与日光接触以后,许多野花野草生长了出来,有一些是英国别的地方从来未曾见过的,要在地中海附近的国家每年同样的时候才生长。这些拆去的旧房屋,大都建造在罗马人沿泰晤士河攻打英国的时候,花草的种子埋藏在房屋的石头砖块下,年复一年,看来永无生机,谁知一见阳光,生命立刻恢复活跃,绽开出美艳的花朵。
  雾只是薄薄一层……大自然的雾,日出便消散;灵性生活上的雾,一样停留不了多久。住在海边的人,看见浓雾,心情沉重的时候,他们曾说:“很快便要雾散日出。”事实也是如此。浓雾天,向上空望去,看不见太阳,但能看见它四周的银光。环绕在它周围的雾气,逐渐淡化,这儿那儿会偶然露出一片蓝天来。云块在后面飞速地退去,不消多久,万里无云的天空便出现在眼前。清早见到雾,如果你知道雾会带来一个晴朗的天,你会减少许多的忧愁和不必要的郁闷。须知昨夜有过一场风雨,才把雾留在后头。我们昨天偶然有过一场误会,但第二天早晨,心头依然一片茫然,又闷又沉重。
  消散。雾后面有个好太阳,又亮又温暖,它会把雾收去,交给我们一个好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