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事集



 

青年散文家


 

罗根·史密斯 冰湖


  午后邮件


  那个挂着时钟和邮箱的乡村邮局,那位正沉湎于公爵失恋、王子忧虑故事里的女邮局局长,以及那位脸色灰黄的杂货店老板从对面窗口的张望,构成了我生活中每天一次最激动的画面。
  每天午后正是我穿过乡间小径,从那位好读故事的女邮局局长那儿取走我邮件
  的时候。
  我总是期待着有好消息和支票,也期待着有意想不到的运气突然飞来,那样的运气任何时候都有可能飞来。从何而来,我也弄不清楚。一到夜里,当我听到车轮沿着马路驶过时,我就幻想着:早晨,我匆匆下楼,在早餐桌上寻找一番,并惊喜地拆开电报,自言自语地说“总算来了!”
  就这样,我在安静的井井有条的房子里生活着,对希望中充满了幸福而感到幸福,也没什么更奢侈的兴趣和更远大的理想。有可能我就这样生活下去,一直到生命的结束。难道我能等到的仅仅是那最神圣的也是最终的召唤吗?我不知道。
  多变
  那朵戴过后扔掉的玫瑰,那个忘却了的朋友,那支不再流行的曲子——从人世同昙花一现的纷繁事物中,我为自己定下了一条格言或准则,那就是:在这个世界上,只寻找某一张面孔,只倾听某一种声音是最愚蠢不过的了。据我所知,这个世界上充满迷人的地方还是屡屡可见的。
  尽管如此,我依然永远难忘小时候我读过的那些对忠诚、对坚贞的爱情和永恒
  的北斗星的赞颂——那时,我是以怎样的热情去读的啊!
  恐惧
  我们的谈话突然停顿下来——一种很不舒服的间歇。而这时,我们依然坐着,保持着固定的微笑,苦思冥想,希望找出几句话来打破这种沉默。仅仅过了一会儿工夫——“假如,”我怀着恐惧的好奇心自言自语道,“假如我们大家谁都找不到话题,就这样默默地坐下去,要坐到何时呢?”
  正是那种即将发生的事所带来的恐惧,那种难以料想和令人可畏的事所带来的恐惧,使得我们不得不尽任何努力来防止谈话的火苗熄灭。正因为如此,旅行者们才在夜晚,在揣摸不透的大森林里燃起一堆堆篝火,唯恐潜伏在黑暗中的野兽朝他们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