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中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大众文摘

吴海波

  斯戈是一位年轻英俊的塞尔维亚青年,阿米拉是一位青春妙龄、容貌姣美的穆斯林姑娘,从16岁他们两人在中学时代起就成为同学、同桌、朋友、恋人,他们经常是形影相随,四目流盼,情意缠绵。两人心照不宣地都在彼此的心底里默默地钦慕、深深地爱恋着对方;他的愉快就是她的欢乐,她的苦闷就是他的烦恼;那是一段多么甜蜜而又苦涩、令人怀念、使人依恋、使人心往神追的时刻啊!然而由于他们两人分属不同的种族,双方父母对他们相爱表示出激烈的反对,并经常为此在家中争吵不休。可是,这反而更加促进了这一对青年男女对纯真爱情的无限向往和孜孜追求。前南斯拉夫战火骤起,塞尔维亚人和穆斯林形成了完全对立的双方,他们开始同室操戈。家庭的反对更加激烈,民族矛盾的进一步加深,战争的发展,显然对这对热恋中的情人是个难以逾越的障碍。在血与火的内战冲突中已有多达数十万人死于非命,相形之下,这对苦苦相恋的人更是处境维艰。
  当波斯戈全家为了逃避灾难,决定举家从萨拉热窝迁到塞尔维亚人控制区时,他执拗地拒绝了家人苦口婆心的谆谆劝说,坚持要留在这座曾生他、养他并给他播下爱情种子、一座笼罩着战火硝烟的孤城,更重要的是:这里有和他相濡以沫、情意缱绻的阿米拉,他至今不愿离开她,而阿米拉也抱定了和波斯戈生死相依的决心。为了躲避战火,躲避家庭、种族对他们爱情的反对和阻碍,他们决计出走,寻找一块能够属于他们自己并能容纳他们的那一块土地。他们历尽千辛万苦,风餐露宿,背着仅有的两个行囊相互搀扶、辗转跋涉在渺无人烟、炮火纷飞的地带,他们唯一的愿望是能够永远地生活在一起。然而,正当他们将要走出米尔吉尔河畔双方激烈对峙区时,突然遭到某侧狙击手机枪的疯狂射击。这对手无寸铁、两情依依、对人世要求甚少的可怜的恋人倒在血泊之中。波斯戈怀着对战争的仇恨、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和渴望愤然而逝;阿米拉受了重伤,顿时,血流如注,她心碎欲绝,悲愤之极,在生命垂危之际,依然念叨着波斯戈的名字,她不能没有他,他也不能离开她呀!他们曾相约:永远不分开。然而命运之神却逼得他走得那么突然,那么仓促,那么孤独,连一句话也没有得及说啊!阿米拉浑身是血,她咬紧牙关,一寸寸地挪啊!爬啊!爬啊!拼尽了最后的一点力气,终于爬到了血肉模糊的波斯戈身边,费尽全力地抱住了他的胳膊,亲昵安详地伏在他的身下,才如释重负,似乎完成了一项非常重大的任务一般。她带着满足,带着遗憾,带着痛恨,带着期冀,永远地离开了这个曾给予她无数美好梦幻的世界,终于结束了他俩整整9年的苦苦相恋,走完了他们25年的短暂的生命之旅。这时,突然风狂雨骤,山河呜咽,仿佛天地都被深深地震荡、摇撼着,唯有他们俩拥抱得那么紧,爱得那么深。在冥冥之中他们终于得到了安息、团聚、结合。以至在他们被暴尸5天后,人们都难以将他们俩分开。看到这种惨烈的情形,无人不为之动容,为之垂泪。有人说即使大戏剧家莎士比亚再世,也会发现他的爱情悲剧《罗密欧与朱丽叶》与之相比也黯然失色!
  当然,也许他们的家庭再也不会为这一对可怜的恋人而争吵不休了,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会渐渐被人们淡忘。但是人们对残酷的战争给美好善良人性的无情摧残、亵渎的声声诅咒是不会停止的,人们对和平、幸福生活的无比向往和追求也”“是永远永远不会停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