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景



A·基里

周泽平

  她正坐在小公园里的长凳上休息。这时,他走了过来。“晚上好!让我们认识一下吧!”
  她默不作声。“保持沉默,您做得很对。”他指出,“如果您有所反应的话,我就会想进一步知道,您住在哪儿。知道了您住的街道和住宅的门牌号码,我自然很乐意送您回家。您对我这点愿望不介意吧?”
  她默不作声。“保持沉默,您做得很对。”他指出,“要是处在相反的位置,我只好作出回答。假如我陪同您去您家作客,当我请求给一杯茶喝,当然,您也许会不同意。请问,您是否会拒绝一个口渴之人的请求呢?”
  她默不作声。“保持沉默,您做得很对。”他指出,“要不然,您一定会给我沏上一杯浓酽的格鲁吉亚茶,这种茶我很喜欢。很自然地,在这以后,您就把我介绍给自己的双亲。作爸爸的无疑很乐意。但这时,您的妈妈会大惊小怪地来阻扰:‘他还是个真正的毛小子呢!你们在一起怎么生活呢?!’是啊,在一起怎样生活呢?”
  她默不作声。“保持沉默,您做得很对。”他指出,“否则的话,您只好答应嫁给我。和我结了婚,然后生孩子。先生一个女孩,以后再生一个男孩。您会喜欢孩子吗?”
  她默不作声。“保持沉默,您做得很对。”他指出,“因为有了孩子,会花去我们所有的时间。特别是当他们还小的时候,我们也正年轻。我们所希望的是,生活着不仅仅只是为了别人,也要替自己着想。您希望与人交往,而孩子总是拖累。于是就开始彼此闹意见,互相责怪。那时,我就会搬到集体宿舍去,仍旧和小伙子们住在一起,而您呢,带着孩子回娘家,然后就到法院里去申请离婚。在法院里,您把一切责任都归咎于我的过失,说我是个自私自利的利己主义者,并且宣称不愿与这个讨厌的男人生活在一起。您是否会和我离婚呢?”
  她默不作声。“保持沉默,您做得很对。”他指出,“您是个明事理、有先见的人,因为一旦到了法院,我们就成了敌人。这对您来说,何必要找这些不必要的麻烦呢?所以,我建议,我们还是友好地分手吧!我叫托利克,您呢?”“伊琳娜。”——她微笑着,轻快地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