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当学会怎样爱



旅伴

阿·库茨涅佐娃 李定

  阿维森纳(伊本·西拿)是一千多年前生活在中东的阿拉伯医学家、哲学家、自然科学家和文学家。有一次他应召进入王宫为国王的宠侄治病。对于王侄的病。宫内御医使尽了浑身功夫也不见起色,于是只好求助于医道高明的阿维森纳。阿维森纳按住病人的手,一号脉就提出要一个熟悉京城情况的人来当助手。城里还真有这样一位。来人遵嘱开始依次数说全城的大街小巷。在说到某一地名时,阿维森纳察觉到病人的脉有力地搏动了一下,他吩咐说:“现在挨个说出这条街上的每个居民的姓名。”在一连串人名中提到一个姑娘的名字时,王侄的脉搏又加快了。阿维森纳诊断说:“这个年轻人相思成疾,再好的药也莫过于让他同所爱的姑娘结婚,要不然他会因过于抑郁悲伤而不久于人世。”国王此时已别无选择,便当即择定了婚期。说也奇怪,重病的王侄听了这一喜讯很快就康复了。对于阿维森纳的绝招,王宫里的御医个个佩服得五体投地。
  的确,爱情能给人无与伦比的幸福,但它也会把人引向痛苦的深渊。爱情是一种复杂和充满矛盾的感情,它往往会从一个极端滑向另一个极端,它可以表现为自我牺牲、忠贞不渝、两情缱绻和同居的欢乐,它也可以使人疑神疑鬼、妒忌误解、心灰意冷或与旧日的情人纠缠不休。
  爱情中的矛盾孕育于情窦初开的时候。情人眼里出西施,所见所闻都是心上人的闪光点,缺点似乎微不足道。恋爱的究竟是现实的人,还是自己大脑所虚构的形象,这恐怕是很难分辨的。当然与此同时,爱情确也有其他感情所无法企及的、非凡的洞察力。恋人能发现对象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蕴藏在性格和心灵中的高尚品质。
  爱意味着理解。热恋中的人,特别是女青年,对于情侣不需言传就能意会的本事往往感到诧异,有时自己还很模糊的愿望,对方却能一下子猜中。这正是爱情的先见之明,它使人情愫相通,心心相印。
  不言而喻,婚后爱情会有不少内忧外患。最大的暗礁就在于激情蜕变为呆板的习惯,爱情失去其原有的光彩。以容貌和仪表为例,不久以前曾使情人如此动情和倾倒,然而在后来的生活中就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魅力。
  婚后若不给爱情之花以营养,感情也就容易发生蜕变;只有常常浇灌,爱情才不会随岁月的流逝而逊色,不会变成乏味的履行义务。它会悄悄地改变自己的表现形式,变得情意专注。这是旧情的延续,是更为深沉和执着的爱情。
  据古老的神话说,夏娃并不是亚当的第一个妻子。一开始上帝耶和华曾为亚当用火造了一个美女。亚当是上帝用泥土造的,这个美女与他气味不投,无法共同生活下去,她便离开了亚当。上帝见亚当终日愁眉不展,便决定再为他造一个合适的女伴。耶和华抽取亚当的一根肋骨(即使用同样的材料)造出了夏娃。这个“骨肉相依”的女人就成了亚当最忠实的生活伴侣。
  这段神话已提示人们:稳固的爱情取决于男女双方的同一性,这种同一性在心理学上被称为相容性。大部分家庭冲突的一条重要原因就是缺乏“心灵上的一致”。
  当然不能把“相容”理解为两个人毫无二致。重要的是生活目标的一致,有共同的价值观念,有相应的文化水平。比如说,两个极端自私的人未必能相容,他们自顾追求个人的特权,谁都想占上风而不肯让步,夫妻反目也就在所难免,气度恢宏者与小肚鸡肠者、满腔热忱者与落落寡合者结为夫妻,日子也不会过得很顺利。
  爱上一个不相容者是完全可能的,但是能使爱情地久天长的只有相容的夫妻。在共同的天性中有着共同的生活需要。夫妻之间某些局部的不一致,以及作为这种不一致的结果而出现的一段时间的冷淡都会存在,但是只要真情在,有维持家庭的愿望,这种不一致并不会导致家庭危机。
  有一个快被人们忘却了的古老传说。其中讲到在很久很久以前,人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当时世界上人无男女之分,当然也没有家庭问题和夫妻冲突。那时生活和繁衍的是两性人。这种男女同体的人个个长相俊美,又聪慧又仁慈,而且都有回天之力。有一次主神宙斯发现了这些两性人,生怕他们的力气愈来愈大,有朝一日会威胁天上诸神的安全,宙斯便把这些大力士都劈成两半,搅乱之后撒到世界各个角落。
  结果,从那遥远的年代起,人出于本能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另一半,找呀找呀,有时要找上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