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是一个谜



泰戈尔

  一个人是一个谜,人是不可知的。
  人独自在自己的奥秘中流连,没有旅伴。
  在烙上家庭印记的框架内,我划定人的界限。定义的围墙内的寓所里,他做着工资固定的工作,额上写着“平凡”。
  不知从哪儿,吹来爱的春风,界限的篱栅飘逝。“永久的不可知”走了出来。
  我发现他特殊、神奇、不凡、无与伦比。与他亲近需架设歌的桥梁,用花的语意致欢迎词。
  眼睛说:“你超越我看见的东西。”心儿说:“视觉、听觉的彼岸布满奥秘──你是来自彼岸的使者,好像夜阑降临,地球的面前显露的星斗。”于是,我蓦然看清我中间的“不可知”,我从未找到的感觉,“时时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