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孤独诗人的遐思(节选)



二十世纪美国抒情散文精华

大卫·伊格内托

  回归土地若要穷其究竟,那问题就是:为什么要活着?仅仅是活着?难道我们被什么人施予了某种生活计划?一种如今出了毛病,使生活变得毫无用处,只是在浪费时间和情感的计划?但事实上,一切都因为具有某种可以预料的令人不快的结局而显得无益之极。难道我们活着,就是为了体验开始与终结?这问题没有答案。
  活着有什么意思,除非你知道自己被爱着,被需要着?从精神上看,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一活。在我们自己的眼里,我们被自己的错误弄得如此声名狼藉。是变一变的时候了。我们应该回归土地,去感受泥土的清新,并在这清新及其永恒的滋生中更新我们自己。像任何一株被严冬摧残的草木一样重新开始吧。
  挺立着,像一棵树在我的余生,我要像一棵树一样挺立着,决不从我站立的地方跑开。我要在那儿息着、梦着、窥望着世界。我静寂地挺立着,一如我面前的树。我能够体会到做一棵树的感觉:被钉在地上,被土地支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