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鸭巢



威廉姆·多尔

蔡恒

  夕阳西下,万丈金光洒满罗得岛西边的小山坡。山谷之间,一条满是蹄印的羊肠小径蜿蜒其间,山径的尽头,是山顶一个类似火山口的小谷。山路上,有个小男孩雀跃地往前走,他一会儿走走停停,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离开小路,往小山头直奔。当他跑上山顶时,早已气喘如牛了。上了山之后,他就站在那里,看着云端透出来的金光,洒遍满天红彩。这景色令他回想起一幅马太福音中基督变容的图画。
  离他不远的山坡下,有头母牛站在茅草湖边。科曼挥着手上的竹子跑下山来寻找母牛,耳边的风呼呼而过,朝山坡上吹去。一群水鸟在湖畔的草丛里懒洋洋地踱着,乍看之下,仿佛一片片灰色的雪花,飘落在岩壁的四周。
  湖水的西边,有一条小溪流过,成为这半圆形的山坡水流的聚集地。由于山谷的另一边开口迎向海风,每到冬天,岩壁上的小水渠,便形成一条条白色的冰柱。
  男孩捡起石子往湖里扔,水面上立刻出现一波又一波的涟漪!接着,他再用较薄的石头打起水漂儿来,石头在水面上跳了又跳,终于越过湖的那岸去。他好兴奋。哦!听了自己在山谷中的回音后,他又跑去找他的母牛。他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她不情愿地随着他走向泥泞的路上去。他正准备丢出最后一颗石子时,一只鸟飞过他的头顶,在温柔的阳光下,可清楚地看见它松弛的颈子和桔红色的双脚——那是只野鸭。它在湖面上盘旋了两三圈,偶尔用僵硬的翅膀拍打平静的湖面,它的脚掌轻轻撩过水面,激起一连串的水波。最后,它收起翅膀,静静地降落在水里,轻轻地抖了抖身上的羽毛后,便开始心不在焉地啄着水面的小浮萍。
  科曼睁大眼睛,望着它游向湖的另一端去。它在芦苇间游来游去,仿佛水面上一颗黑色的石头漂来漂去。不久,它仿佛潜下水底去,就不见了。男孩装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偷偷地沿着湖畔跑去。当他来到湖的对岸时,他停下脚步,朝着野鸭消失的地点搜寻。只见成丛的芦苇在水面上交织着,仿佛一张绿色的密网。就在他面前,有个用草皮盖住的小沙洲,周围尽是茅草,只有一条小水渠将它和岸边隔开,水并不深——他能够涉水而过。
  于是,他卷起裤管开始涉水,他平举双手慢慢地踏入水中。当他走近小沙洲时,他的脚突然陷进泥坑里,激起一连串的气泡,于是,他愈发谨慎。再向前走没几步,一双裤管松了,浸在水里,男孩蹲下身去将它卷起来,突然间,他失去平衡,在水里溅起了个大水花,惊动了野鸭,它浮出水面嘎嘎地叫着。这男孩吓了一跳,有一阵子就愣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后来他慢慢爬向沙洲去,沙洲上到处是水鸟的羽毛,还有一些风吹来的茅草。
  他拨开长长的草,仔细地观察每个土丘。终于他找到了面海的巢穴。这个巢夹在两块平平的岩石当中,巢是由一些芦苇、稻草以及羽毛随便纠结而成的,里面孤零零地躺着一个蛋。科曼兴奋极了,他看看四周无人,这鸟巢当然归他所有。于是,他拿起平滑而带点绿色的蛋,他望着手上这个美丽的蛋,觉得自己错了,便将他放了回去。他知道,他根本不该碰这个蛋,万一野鸭不要这个巢,那可怎么办?一想到这里,他不禁觉得有点哀伤,觉得自己犯了罪。于是,他赶紧仔细地掩平自己留下来的脚印,离开小沙洲去追他的母牛。此时,太阳已经下山了,空气中有股凉意逐渐包围着他,令他觉得身体好冷,心好凉。
  第二天早上他打赤脚,踏着路旁的草地上学,因为路面实在太硬了。他家在岛上最西边,走了大约一公里了,便碰上帕迪;两个男孩穿着同样的蓝布衫、灰长裤,带相同的手制背袋。科曼整个心思都集中在昨天的巢上,因此,一见到同伴,他立刻说道:“帕迪,我有一个巢——一个野鸭巢,里面有一个蛋。”“你怎么知道那是野鸭巢?”帕迪有些嫉妒地问道。“我亲眼看到的!她背上有棕色的斑点,脚是黄色的,还有——”“在哪里?”帕迪挑衅地打断他,问道。“我才不告诉你呢!你定会抢走它!”“哇!我猜!那一定是你家的老母鸭,不然就是一只老水鸟。”
  科曼面红耳赤地和他争辩起来。“你知道!水鸟的蛋有黑白斑点,而这个蛋是绿白色的——我拿起来看过。”
  接着,帕迪回答的话,正好是他最不想听的。“你拿起来看过!……她一定不要了!她一定不要那个蛋了!一定不会要那个蛋了!”他一面嘲笑地说道,一面奔向前去。
  科曼好想哭哦!理智告诉他,帕迪是对的,但无论如何,他绝不放弃,只好大喊道:“她不会的!她要那个蛋!她不会抛弃那个蛋!我知道她不会!”到了学校之后,他的信心开始动摇了。窗外开始下起雨来了,点点雨珠打在窗玻璃上,更令他想起野鸭的巢,此时,湖边一定好冷,巢一定又湿又脏;里头的蛋也冰冷得像颗石头。这些念头使他全身发抖,他只好拿起笔在手中把玩着,他的眼中不再有调皮捣蛋的机灵,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罕见的忧伤。时间终于在期待中缓慢地爬过了,一下课,科曼便迫不及待地冲回家去。
  回到家,他连晚餐都来不及吃就匆忙地跑到烟雨蒙蒙的山谷里。他从小沙洲的对岸涉水而过,风雨不停地打在他脸上,发出“啪啪”的声音,茅杆上停着一只苔鸟,乍看之下,好像一只老鼠,它不断发出啾啾的叫声,更令人觉得孤独。
  男孩来到沙洲上,使着他,他蹑手蹑脚地走近野鸭巢,拉长了脖子看了又看,哇,它还在!她收着翅膀,低着头仿佛睡着了,科曼的心几乎就要迸出来了!她没有抛弃她的巢!科曼正要偷偷地转身时,野鸭伸直了颈子,紧张地到处观望。小男孩屏气凝神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野鸭仿佛受惊吓般地拍打着翅膀,从巢里跳了出来,向海口游去……罪恶感霎时充满小男孩的心……他转身想离开,想了又想,又回过头看看空无一物的巢——再看一眼应该没什么关系吧!他小心地走到巢边,仔细地探头往巢里看!里头有两颗蛋,哇!他高兴地倒抽了一口气,迅速地跑回岸边,吹着口哨朝雨中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