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集



泰戈尔

郑振铎

  开始“我是从哪儿来的?你,在哪儿把我捡起来的?”孩子问他的妈妈说。
  她把孩子紧紧地搂在胸前,半哭半笑地答道——“你曾被我当作心愿藏在我的心里,我的宝贝。“你曾存在于我孩童时代玩的泥娃娃身上;每天早晨我用泥土塑造我的神象,那时我反复地塑了又捏碎了的就是你。“你曾和我们的家庭守护神一同受到祀奉,我崇拜家神时也就崇拜了你。“你曾活在我所有的希望和爱情里,活在我的生命里,我母亲的生命里。“在主宰着我们家庭的不死的精灵的膝上,你已经被抚育了好多代了。“当我做女孩子的时候,我的心的花瓣儿张开,你就像一股花香似地散发出来。“你的软软的温柔,在我青春的肢体上开花了,像太阳出来之前的天空里的一片曙光。“上天的第一宠儿,晨曦的孪生兄弟,你从世界的生命的溪流浮泛而下,终于停泊在我的心头。"”“当我凝视你的脸蛋儿的时候,神秘之感湮没了我;你这属于一切人的,竟成了我的。“为了怕失掉你,我把你紧紧地搂在胸前。是什么魔术把这世界的宝贝引到我这双纤小的手臂里来的呢?”
  孩童之道只要孩子愿意,他此刻便可飞上天去。
  他所以不离开我们,并不是没有原故。
  他爱把他的头倚在妈妈的胸间,他即使是一刻不见她,也是不行的。
  孩子知道各式各样的聪明话,虽然世间的人很少懂得这些话的意义。
  他所以永不想说,并不是没有原故。
  他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要学习从妈妈的嘴唇里说出来的话。那就是他所以看来这样天真的原故。
  孩子有成堆的黄金与珠子,但他到这个世界上来,却象一个乞丐。
  他所以这样假装了来,并不是没有原故。
  这个可爱的小小的裸着身体的乞丐,所以假装着完全无助的样子,便是想要乞求妈妈的爱的财富。
  孩子在纤小的新月的世界里,是一切束缚都没有的。
  他所以放弃了他的自由,并不是没有原故。
  他知道有无穷的快乐藏在妈妈的心的小小一隅里,被妈妈亲爱的手臂拥抱着,其甜美远胜过自由。
  孩子永不知道如何哭泣。他所住的是完全的乐土。
  他所以要流泪,并不是没有原故。
  虽然他用了可爱的脸儿上的微笑,引逗得他妈妈的热切的心向着他,然而他的因为细故而发的小小的哭声,却编成了怜与爱的双重约束的带子。
  同情如果我只是一只小狗,而不是你的小孩,亲爱的妈妈,当我想吃你盘里的东西时,你要向我说“不”么?
  你要赶开我,对我说道:“滚开,你这淘气的小狗”么?
  那末,走罢,妈妈,走罢!当你叫唤我的时候,我就永不到你那里去,也永不要你再喂我吃东西了。
  如果我只是一只绿色的小鹦鹉,而不是你的小孩,亲爱的妈妈,你要把我紧紧的锁住,怕我飞走么?
  你要对我指指点点地说道:“怎样的一只不知感恩的贱鸟呀!整日整夜地尽在咬它的链子”么?
  那末,走罢,妈妈,走罢!我要跑到树林里去;我就永不再让你将我抱在你的臂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