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



先知

纪伯伦 冰心

  理性与热情你的心灵常常是战场。在战场上,你的理性与判断和你的热情与嗜欲开战。
  我恨不能在你的心灵中做一个调停者,使我可以让你们心中的分子从竞争与衅隙变成合一与和鸣。
  但除了你们自己也做个调停者,做个你们心中的各分子的爱者之外,我又能做什么呢?
  你们的理性与热情,是你航行的灵魂的舵与帆。
  假如你的帆或舵破坏了,你们只能泛荡、飘流,或在海中停住。
  因为理性独自治理,是一个禁锢的权力;热情,不小心的时候是一个自焚的火焰。
  因此,让你们的心灵把理性升到热情的最高点,让它歌唱;也让他用理性来引导你们的热情,让它在每日复活中生存,如同大鸾在它自己的灰烬上高翔。
  我愿你们把判断和嗜欲当作你们家中的两位佳客。
  你们自然不能敬礼一客过于另一客;因为过分关心于任一客,必要失去两客的友爱与忠诚。
  在万山中,当你坐在白杨的凉荫下,享受那远田与原野的宁静与和平——你应当让你的心在沉静中说:“上帝安息在理性中。”
  当飓暴卷来的时候,狂风振撼林木,雷电宣告穹苍的威严——你应当让你的心在敬畏中说:“上帝运行在热情里。”
  只因你们是上帝大气中之一息,是上帝丛林中之一叶,你们也要同他一起安息在理性中,运行在热情里。
  友谊于是一个青年说,请给我们谈友谊。他回答说:你的朋友是你的有回答的需求。
  他是你用爱播种、用感谢收获的田地。
  他是你的饮食,也是你的火炉。
  因为你饥渴地奔向他,你向他寻求平安。
  当你的朋友向你倾吐胸臆的时候,你不要怕说出心中的“否”,也不要瞒住你心中的“可”。
  当他静默的时候,你的心仍要倾听他的心;因为在友谊里,不用言语,一切的思想,一切的愿望,一切的希冀,都在无声的欢乐中发生而共享了。
  当你与朋友别离的时候,不要忧伤;因为你感到他的最可爱之点,当他不在时愈见清晰,正如登山者从平原上望山峰,也加倍地分明。
  愿除了寻求心灵的加深之外,友谊没有别的目的。
  因为那只寻求着要泄露自身的神秘的爱,不算是爱,只算是一个撒下的网,只网住一些无益的东西。
  工作你工作为的是要与大地和大地的精神一同前进。
  因为惰逸使你成为一个时代的生客,一个生命大队中的落伍者,这大队是庄严的,高傲而服从的,向着无穷前进的。
  在你工作的时候,你是一管笛,从你心中吹出时光的微语,变成音乐。
  你们谁肯做一根芦管,在万物合唱的时候,你独痴呆无声呢?
  你们常听人说,工作是祸殃,劳动是不幸。
  我却对你们说,你们工作的时候,你们完成了大地深远的梦之一部,他指示你那梦是从何时开头的。
  而在你劳动不息的时候,你确实爱了生命。
  在工作里爱了生命,就是通彻了生命最深的秘密。
  你们也听见人说,生命是黑暗的,在你疲劳之中,你附和了那疲劳的人所说的话。
  我说生命的确是黑暗的,除非是有了激励;一切的激励都是盲目的,除非是有了知识;一切的知识都是徒然的,除非是有了工作;一切的工作都是空虚的,除非是有了爱。
  当你仁爱地工作的时候,你便与自己、与人类、与上帝连系为一。
  工作是眼能看见的爱。
  倘若你不是欢乐地却厌恶地工作,那还不如撇下工作,坐在大殿的门边,去乞求那些欢乐地工作的人的周济。
  倘若你无精打采地烤着面包,你烤成的面包是苦的,只能救半个人的饥饿。
  你若是怨望地压榨着葡萄酒,你的怨望,在酒里滴下了毒液。
  倘若你像天使一般地唱,却不爱唱,你把人们能听到白日和黑夜的声音的耳朵都塞住了。
  婚姻你们一块儿出世,也要永远合一。
  在死的白翼隔绝你们的岁月的时候,你们也要合一。
  噫,连在静默地忆想上帝之时,你们也要合一。
  不过在你们合一之中,要有间隙。
  让天风在你们中间舞荡。
  彼此相爱,但不要做成爱的系链:只让他在你们灵魂的沙岸中间,做一个流动的海。
  彼此斟满了杯,却不要在同一杯中啜饮。
  彼此递赠着面包,却不要在同一块上取食。
  快乐地在一处舞唱,却仍让彼此静独,连琴上的那些弦子也是单独的,虽然他们在同一的音调中颤动。
  彼此赠献你们的心,却不要互相保留。
  因为只有‘生命’的手,才能把持你们的心。
  要站在一处,却不要太密迩:因为殿里的柱子,也是分立在两旁,橡树和松柏,也不在彼此的荫中生长。
  孩子你们的孩子,都不是你们的孩子。
  乃是‘生命’为自己所渴望的儿女。
  他们是凭借你们而来,却不是从你们而来,他们虽和你们同在,却不属于你们。
  你们可以给他们以爱,却不可给他们以思想。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们可以荫庇他们的身体,却不能荫庇他们的灵魂,因为他们的灵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那是你们在梦中也不能想见的。
  你们可以努力去模仿他们,却不能使他们来像你们。
  因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与昨日一同停留。
  你们是弓,你们的孩子是从弦上发出的生命的箭矢。
  那射者在无穷之中看定了目标,也用神力将你们引满,使他的箭矢迅速而遥远地射了出去。
  让你们在射者手中的弯曲成为喜乐罢;因为他爱那飞出的箭,也爱了那静止的弓。
  爱当爱向你们召唤的时候,跟随着他,虽然他的路程艰险而陡峻。
  当他的翅翼围卷你们的时候,屈服于他,虽然那藏在羽翮中间的剑刃许会伤毁你们。
  当他对你们说话的时候,信从他,虽然他的声音也许会把你们的梦魂击碎,如同北风吹荒了林园。
  爱虽给你加冠,他也要将你钉在十字架上。他虽栽培你,他也刈剪你。
  他虽升到你的最高处,抚惜你在日中颤动的枝叶,他也要降到你的根下,摇动你的根柢的一切关节,使之归土。
  如同一捆稻粟,他把你束聚起来。
  他舂打你使你赤裸。
  你筛分你使你脱去皮壳。
  他磨碾你直至洁白。
  他揉搓你直至柔韧;然后他送你到他的圣火上去,使你成为上帝圣筵上的圣饼。
  这些都是爱要给你们做的事情,使你知道自己心中的秘密,在这知识中你便成了‘生命’心中的一屑。
  假如你在你的疑惧中,只寻求爱的和平与逸乐,那不如掩盖你的裸露,而躲过爱的筛打,而走入那没有季候的世界,在那里你将欢笑,却不是尽量的笑悦;你将哭泣,却没有流干了眼泪。
  爱除自身外无施与,除自身外无接受。
  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
  因为爱在爱中满足了。
  时光你要测量那不可量、不能量的时间。
  你要按照时辰与季候来调节你的举止,引导你的精神。
  你要把时光当做一条溪水,你要坐在岸旁,看他流逝。
  但那在你里面无时间性的我,却觉悟到生命的无穷。
  也知道昨日只是今日的回忆,而明日只是今日的梦想。
  那你里面歌唱着、默想着的,仍住在那第一刻在太空散布群星的圈子里。
  你们中间谁不感到他的爱的能力是无穷的呢?
  又有谁不感到那爱虽是无穷,却是在他本身的中心绕行,不是从这爱的思念移到那爱的思念,也不是从这爱的行为移到那爱的行为么?
  而且时光岂不是也像爱,是不可分析,没有罅隙的么?
  但若是在你的意想里,你定要把时光分成季候,那就让每一季候围绕住其他的季候。
  也让今日用回忆拥抱着过去,用希望拥抱着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