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目中的中国



解放日报

奥·波·多依娜

  我对中国的最初印象是儿时从手指头在墙壁上投下的影子中获得的。人们把这种影象叫做“中国影子”。你只要对着灯光伸出双手,随着指头的变化,墙壁上的影子就会呈现出小鸟、蝴蝶和其他动物的形状。我简直被这种游戏迷住了,心儿仿佛长上了翅膀,同墙上的影像一道飞翔、变幻。
  在学校里,我知道了伟大的中国人民为全人类及其他文明作出了何等无法估量的奉献。随着岁月的流逝,对中国人民所发明、所发现、所创造的一切的了解,充实了我对“神奇的中华世界”的印象,加深了我对她的敬佩。
  也是在学校里,马可·波罗的故事,使我仿佛亲眼见到那伸向远方的“丝绸之路”。
  在我上大学的时候,一位助教为我展示了一幅中国的迷人景象。
  一次在课堂上,他对我们说,中国像一块无法抵御的磁铁一样吸引着他。他在中国生活了多年,在他的藏书中有很多极有价值的中国书籍。他说:“总有一天,人们会了解并高度评价中国。”
  我和一群同学见过他的藏书。可是,对那些写满奇形怪状文字的书,我们能懂什么呢?!我问他是怎么跨过掌握中文这道“万里长城”的?他回答说,问题并不像人们想的那样艰难,他用两年时间便学会了汉语(包括书写)。由于付出了努力,他获得了充分的报偿。
  作为建筑工程师,我佩服那些从杂志和电视节目中看到的中国桥梁和建筑物,它们美观、大方、坚固。但我似乎更钦佩那些宫殿和宝塔,它们同大自然融合在一起,在世界上独一无二。
  当代文明使人们更讲求实际,生活节奏快。今天,谁还会去想“三潭印月”、“平湖秋月”这样的景色,可人们又是多么需要它们!
  因为指引我的心通向中国的最可靠的道路是艺术,我得承认,我接连四次参观了布加勒斯特举办的一个中国艺术展览。我还发现,在列宁格勒博物馆,参观中国艺术陈列馆的人也比别的馆要多得多。那些展品着实令人赏心悦目,超出人的任何想象。
  久而久之,我在自己的家里布置了由绘画、塑料、首饰、一个瓷瓶组成的“中国之角”。对我来说,这个小小的角落是通向中国的“窗口”。
  我的“窗口”也像是这个国家历史的一面反射镜。
  看着汉代和唐代的陶俑,我想到中国人民的祖先,想到他们的、且世代相传直到今天的生活。他们留下的精神遗产比物质财富还珍贵,它克服了艰难险阻,经历了时间的考验。
  这些先辈们为民族精神打上了看不见的印记,他们做出了榜样,给后人以创业的勇气和能力。
  记得我读过一篇报道,中国考古工作者在湖北省发现了一座葬于公元前433年的古墓,墓的主人是一位王侯,随葬的一口箱子顶盖上绘着一幅天象图,在大熊星周围,有28个星座……想像中,我仿佛到了中国,仰望着大熊座的“柄”。“柄”指向东方,表示春天来了,我又想到了东方天宫,想到青龙,想到“阳”,以及它的含义,想到阳春三月,想到牡丹……我曾认识一个参加在我国举办的国际田径锦标赛的中国女运动员。我参加了那次比赛裁判团的工作。那位姑娘送给我一张画片,并在上面写了几行字,我虽然不懂她写的字,但我相信,那一定是美好和友谊的心愿。她甚至把自己的钢笔连同画片一齐赠给了我。我永远不会忘记她这番心意,可惜当时我穿着裁判员服装,身上一无所有,不能向她回赠点什么。
  这位中国姑娘使我联想到,并相信,如果举行这样一次比赛,参加者不是运动员,而是比赛脚踏实地的精神、谦虚、认真、礼貌、才智、创造力、顽强毅力与艺术修养的话,获得第一名者必定是中国人。
  中国通过她为人类所创造并继续创造的一切征服了我们。
  在我们所处的这1000年里,汉字书写的不是“影子”,而是光明,它体现着全世界所有的人向往和平与友谊、爱与美的共同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