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适



苏联文艺

A·马里纳特 黄晓
“亲爱的,你听着,我们也应该把家安排得舒适些。”
  丈夫不解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就是指要舒舒服服地过日子呗!”妻子解释道。“那么,舒舒服服又是指什么呢?”
  妻子开导说:“你不懂吗?舒舒服服就是舒适、美满、安逸。”“就是说我们不再吵架了吗?”“不是!咱们得把屋子修缮修缮,把某些摆设擦一擦。你不是喜欢整洁吗?”“那还用说!”“那你就把为买摩托车积攒的一千卢布给我,一切让我来张罗。”
  丈夫犹豫起来:为了买摩托车,他一个戈比一个戈比地攒了四年,总算凑够了一千卢布。只剩下去体育用品商店买了……她好象已经看见自己骑着二十马力的摩托车,穿过林区去钓鱼,或是带着妻子到农村去走亲戚。嘟——嘟——嘟一下子就到了。时速八十公里,闹着玩的么!
  他愁眉不展地问:“难道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什么时候去就能什么时候去,这不叫舒适吗?”“哈,舒适!你自己说过:瓦西利骑摩托车断了肋骨,现在还躺在医院里。”“照你这么说,那干脆就甭出家门了。”“等我把我的想法实现之后,你就不想出门了。”“可你有什么想法呢?”丈夫好奇地问。“第一,得把墙刷成各种颜色,不要老一套。一面墙刷成玫瑰色,另一面——天蓝色;在另一间屋里,一面墙刷成绿色,另一面——浅黄色。如果你愿意,也可以用更鲜艳的颜色——红色、黄绿色、咖啡色。”“干吗用这么鲜艳的颜色?”“现在就时兴这个!你在乔巴努那里看到过吗?”“看到过,看到过……”为了避免争吵,丈夫说。但妻子已经停不住嘴了,她继续说:“窗帘随墙的颜色而异,象格斯科家那样,是德国式的。你见了吗?”“见了,见了。”“你听着,咱们把小地毯卖给旧货商店,再买个大的波斯地毯。如果你高兴,可以象日本人那样睡在地上,你不是看过日本电影嘛……”“对,对,看过。”“把浴室里的墙砌上瓷砖,一直砌到天花板,叫你一进门就感到惬意,就象帕尔塔鲁家的那样……厕所的地面要铺上玫瑰色和蓝色的方砖……”“这又是为什么?”“为了好看呗,那还能为什么!就象波多亚努家的那样,你见过吗?”“嗯。”“把厨房的墙也砌上瓷砖。要不,每年夏天都得粉刷墙,烦透了。你怎么,不愿意厨房里干干净净吗?”“愿意。”“那你为什么还问呢?厨房的地板铺上进口的漆布。这样,用湿抹布一擦就干净了。屋里的镶木地板刷上波兰清漆,象佩特拉鲁家的那样。亮度可以保持一年,如果好好爱护,可以保持三年。”“嗯——是的……”丈夫说。“怎么,你不相信吗?走着瞧吧!门和窗户都刷上保加利亚油漆,安上新的把手,装上英国锁。弄上匈牙利曲管灯座——正巧商店里现在就有卖的。”“这一共得花不少钱……”“一千卢布就够了。”
  嘟——嘟……时速八十公里!骑上它走亲戚;在林子里,在水塘边停下来钓鱼。“难道你不愿意舒舒服服地过日子吗?当你回到家,把门一开,就会高高兴兴地跨过门坎,心满意足地进到屋里来,”她继续劝说着。
  他想:“一千卢布啊!四年来没有喝过一杯白兰地,既没有去索契,也没有去雅尔塔……”“买摩托车的钱你再慢慢攒嘛。从我的工资中抽出一部分存起来。你再稍稍忍耐一些时候。这样一来,家里该有多么舒适啊!我们买一对时髦的沙发椅。回到家,往这样的椅子上一坐——一天的劳累顿时就会消失。”
  一只温柔的手搂住了他的脖子,所有的疑虑瞬时烟消云散,思想里只闪烁着一个词:舒适。舒适——这是一个陌生、响亮、美妙、温柔、五彩缤纷的词。“那我怎么去钓鱼呢?”他惋惜地说。可是这话已经说得太晚了。“我们买个放电视用的小框子,你可以看电视,还可以请朋友来玩。难道在这样舒适的家里接待朋友,你不感到愉快吗?怎么样,亲爱的?”
  时速八十公里啊!再见吧,幻想!
  几天之后来了几位师傅,伟大的修缮工程开始了。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的人,会认为是幸福。屋内渐渐改变了模样,上面象月亮般放光,下面象镜子般明亮。舒适啊!……没有尝过这种舒适的人,还是让他不去尝的好。
  舒适生活的第一天,丈夫下班回来,妻子警告他:“亲爱的,小心点!不要把门关得砰砰响……把鞋提在手上,喏,就这样,最好用报纸把鞋包上,免得灰土落到波斯地毯上。”
  第二天又说:“你怎么用脏手握门把呢?要知道,那是新的,而且我还用粉擦了。”“哎哟,你可别碰墙——会把墙弄脏的!”“你这是往哪儿踩!没看见地板上涂上波兰漆吗?”
  第三天以及整整一周里她老是叨唠着:“嗨,你这个人,怎么在屋里抽烟呐!会把天花板熏黄的。你到楼梯上或者厕所里去抽吧!”“站住,别往椅子上坐,我用专门的洗涤液擦过了!”“你这是什么习惯!刚下班回来,就往沙发上坐。如果你想休息一下,就到院子里,坐到长凳上去!”
  舒适……是件了不起的事!如果再有个爱整洁的女人操持着,那简直就是一项伟大的事业了。“别碰书架,那是法国式的!”“你往哪里踏!这是匈牙利长条粗地毯!”“离小碗橱远点——那儿放着捷克玻璃器皿!”
  不久,事情愈来愈多:“喂,亲爱的,该与朋友们断绝来往了。你一个人在镶木地板上踩还不够么……”最后舒适达到了顶峰:“天哪,看你把卧室糟踏成什么样子了!不行,要是这样,还不如你干脆就甭进屋!晚安,亲爱的!今天,你就在走廊里过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