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与死



达·芬奇

劳荣

  啊,你睡了。什么是睡眠?睡眠是死的形象。唔,为什么不让你的工作成为这样:死后你成为不朽的形象;好像活着的时候,你睡得成了不幸的死人。
  每一种灾祸在记忆里留下悲哀,只有最大的灾祸——死亡,不是这样;死亡把记忆和生命一股脑儿毁灭。
  正像劳累的一天带来愉快的睡眠一样,勤劳的生命带来愉快的死亡。
  当我想到我正在学会如何去生活的时候,我已经学会如何去死亡了。
  年岁飞逝,它偷偷地溜走,而且相继蒙混;再没有比时光易逝的了,但谁播种道德,谁就收获荣誉。
  废铁会生锈;死水会变得不清洁,在冷空气里还会冻结;懒惰甚至会逐渐毁坏头脑的活动力。
  勤劳的生命是长久的。
  河川之水,你所触到的前浪的浪尾也就是后浪的浪头:因此,对于时间要珍惜现在。
  人们错误地痛惜时间的飞逝,抱怨它去得太快,看不到这一段时期并不短暂;而自然所赋予我们的好记忆使过去已久的事情如同就在眼前。
  我们的判断,不能按照事情的精确的顺序,推断不同时期所要过去的事情,因为发生在许多年前的许多事情和现在仿佛是密切关联的,目前的许多事情到我们后辈的遥远年代将视为邈古。对眼睛来说也是如此,远处的东西被太阳光所照的时候仿佛就近在眼前,而眼前的东西却仿佛很远。
  唔,时间!你消蚀万物!唔,嫉妒的年岁,你摧毁万物,而且用坚利的一年一年的牙齿吞噬万物,一点一点地、慢慢地叫它们死亡!海伦,当她照着镜子,看到老年在她脸上留下憔悴的皱纹时,她哭泣了,而且不禁对自己寻思:为什么她竟被两次带走。
  唔,时间啊,你耗蚀万物!唔,嫉妒的年岁,万物因你而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