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苏联妇女

里·巴基金娜

生活

  生活,你在爱情和工作中都不要怜惜我!
  不要让我驾轻就熟,而叫我跋涉于迂回之路吧!
  夜间用失眠来折磨我!
  白天用大堆的事压我!
  我什么都担负得起。
  ……只要每天早晨都能看到爱人的笑脸,只要朋友在我的身边。
  只要度过的一日在诚实的角逐中取胜——从痛苦中求得欢乐,从疲劳中得满足。
  安澜山河恰似一个纵马飞驰的少女滚滚奔泻而下,它多么急于摆脱滋润了自己的冰川,多么鄙夷地向陡峭的河岸抛掷巨石,又多么努力地要把不愿驯服的巨石碎成细沙,就好象这些石头是可恨的念头,不这样对付就无法摆脱它们似的。
  流到浅滩时,它又哗哗喧嚷得多么响啊!它肆无忌惮地撕破晨雾,那样鄙夷而又冷漠地从为它张起彩虹的瀑布旁边奔腾而过。
  流到地洼,它又变得多么使人难认了呵!
  它的巨浪刚一流进安澜、铺满了细沙和淤泥的河槽,便那么迅速、情愿地丧失了自己的力量和勇气……安澜使山河变得那样浑浊!
  ……亲爱的,咱们俩不应畏惧并未随着度过的岁月而减少的艰难险阻。
  只要我们相依为命,感情会在排除这些艰难险阻的过程中不断加深。
  须知,安澜不但对山河意味着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