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变了



米丘尔·德·乌娜姆诺

周新传、李少志

  乔恩·曼索是位纯朴、善良的老实人,在这个充满邪恶的人世上,一辈子连个苍蝇也未伤过。孩提时,他与伙伴们玩骑驴,总是让别人骑。好友们都信任他,并无所顾忌地把自己的风流韵事讲给他听。甚至他长大成人,同伴们依旧亲昵地用儿时的称呼叫他“小乔尼”。
  他最崇尚一句中国格言:切勿显示自己,须忠于最能帮助你的人。
  他讨厌政治,厌恶经商;对一切会给他平静生活带来风波的事,都避之遥遥。
  他生活简朴,从不花一文原有的积蓄,只靠微薄的一点收入维生。
  他秉性虔诚,从不冒犯他人。如果他对某人印象欠佳,就只说他的好话。
  假若你跟他谈起政治,他会说:“我算什么?既不站在这边,也不属于那派,我不关心哪个党执政,我仅是个上帝的罪人,只求与人和平相处。”
  然而,尽管他很善良,却也难逃最后的死亡。这是他终生所做的唯一明确的事。
  一位天使,身佩一把明晃晃的大刀,正在按身上的印记给死魂灵分类──这些印号是他们离开人世、经过阴间登记台时打上的;然后再办理一种类似“移民检查”的手续。在那儿,天使和魔鬼友好地坐在一起,查阅档案,看是否一切亡灵都已备案。
  登记室入口的情景简直和出售当日斗牛比赛券的票房外景一样。成群结队的人们你推我搡,各不相让,都急着想尽快知道自己的归宿。一时间,各种语言,方言及土语的诅咒声、乞求声、辱骂声和争辩声搅为一团。而乔恩·曼索却在一边自语道:“我不愿掺和到他们中间,里面一定是些不安分守己的家伙。”
  他声音轻微,没有谁注意他。那位身佩大刀的天使也丝毫未意识到他的存在。
  于是,他便溜了过去,走上通往天堂的路。
  他独自一人默默地走着。时而有一群人从他身边走过,唱着祷文,有的甚至狂热地手舞足蹈。可乔恩认为,这一举止对于走向天堂的幸运儿来说,太不合适了。
  到达顶端,他发现乐园的墙边已排了一长队人。几位天使象人间的警察一样维持着秩序。乔恩·曼索便站在队伍的末尾。
  片刻,一位修道士走来。他巧妙地向乔恩讲述了自己如何急于进天堂的缘由,言语令人同情。于是,乔恩便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他。“即使在天堂也与人方便才好。”乔恩暗想道。
  又来了一位,这次虽不是修道士,却也想得到修道士同样的照顾。乔恩满足了他。总之,没有一个后来的虔诚者不欺骗乔恩,然后弄到他的位置。他那温良的名声很快传遍了整个行列,并作为一个永久的传统在不停替换的人群中继承下去。乔恩仍站在队伍的最末尾,成了自己好名声的奴隶。
  几个世纪过去了。终于,有一天他碰上了一位聪慧圣洁的主教。他原来是乔恩一位长兄的重孙。乔恩不无委屈地向他倾吐了自己的苦衷。这位聪慧圣洁的主教答应见到上帝后为他求情。听了这话,乔恩又一次把自己的位置让了出来。主教进了天堂,径直走到上帝面前,表达了自己的无限敬意。上帝心不在焉地听完后瞥了他一眼,察知他内心有事,便问道:“你还有什么话吗?”“主啊,请允许我为您的一位仆人求个情吧,他几个世纪一直排在队伍的最后……”“别绕弯子了,”上帝打断他的话,“你指的是乔恩·曼索?”“是啊,我的主。就是那个乔恩·曼索。他……”“好了,好了。让他自己照顾自己吧!不许你再管别人的事。”话毕,扭头对引路的天使说:“带下一个。”
  主教来到天堂的墙边,爬上墙头,把乔恩·曼索叫过来说:“太叔父,我很遗憾。您不知我有多难过啊。主告诉我您应该自己照顾自己,不许我再管别人的事。
  可是……您还在最后吗?别泄气,鼓起勇气,别再让出自己的位置了。”“原来是这样!”乔恩吃惊地喃喃道。豆大的泪珠顿时夺眶而出。晚了,一切都晚了。因为那可悲的“传统”已束缚了他的手脚。人们不再请求他让位,而是理所当然地站在他前面。
  他垂头丧气,无心继续排在最后。便越过坟堆,在荒野里游荡。后来,他遇到了许多萎靡不振的人在路上行走。他便跟着他们,最后发现自己到了炼狱的门口。“看来进这里比较容易,”他暗想,“一旦入内,涤清了罪过,自然会将我送入天堂。”“嗨,朋友,你上哪儿?”
  乔恩转过身,发现身后站着一位天使。头戴学士帽,耳根夹着一支笔,正从眼镜框上打量自己。他叫乔恩过来,上下打量一番后,皱着眉头哼道:“你病入膏肓”“,又已老朽,我担心进去后你会被炼化,你还是去地狱那边吧。”“去地狱!?”乔恩·曼索第一次愤怒了。一个人即使再有耐心忍受长期痛苦,也受不了被天使看成一个十足的白痴。
  绝望之中,他走到了地狱门前。这里没有等待入内的队伍,或诸如进天堂的麻烦。门大敞着,冒着一股股呛人的浓烟,不时传来阵阵叫喊声。门边坐着一位可怜的魔鬼。拉着风琴,扯着嗓子唱道:“来吧,先生们,进来吧……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人间喜剧……谁都可以进去……”乔恩闭上了双眼。“喂,站住!年轻人。”那魔鬼朝他喊道。“您不是说谁都可以进去吗?”“我说过。但是……你瞧,”魔鬼捋着尾巴认真地说,“我还有点怜悯心,并且……毕竟……”“好吧,好吧。”乔恩说着转身离去。因为那烟呛得使他难以忍受。“可怜的家伙。”他听到魔鬼的自语声从身后传来。“可怜的家伙?连魔鬼也可怜我!”
  乔恩在绝望中快要发疯了。他又回到坟地旁的荒野中,象沧海中的一叶小舟茫然漂泊。
  一天,一股诱人的香味飘出天堂,引得乔恩来到墙边,希望知道里面在做什么。此时黄昏迫近,上帝走了出来,在天堂花园中散步。乔恩等他走近墙边,便张开双臂,用夹杂着愤慨、乞求的语气说道:“主啊!主,您不是把天堂许诺给温良的人吗?”“是的,”上帝回答道,“但是,那是给勇于进取的人,而不是给等着别人送他进天堂的人,说罢转身离去。
  根据一个古老的传说,上帝后来发了慈悲,让乔恩·曼索重降人间。新生后,他一反常态,凡事争先恐后;当他第二次死后,便顺利地通过了那条长队,自豪地迈进天堂。
  现在,他在里面经常自语道:“人要生活,必须勇敢地闯出自己的幸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