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帚把上的沉思



(外一篇)

外国文学 江纳善·斯威夫特 王佐良

  你看这根扫帚把,现在灰溜溜地躺在无人注意的角落,我曾在树林里碰见过,当时它风华正茂,树液充沛,枝叶繁茂。如今变了样,却还有人自作聪明,想靠手艺同大自然竞争,拿来一束枯枝捆在它那已无树液的身上,结果是枉费心机,不过颠倒了它原来的位置,使它枝干朝地,根梢向天,成为一株头冲下的树,归在任何干苦活的婆子的手里使用,从此受命运摆布,把别人打扫干净,自己却落得个又脏又臭,而在女仆们手里折腾多次之后,最后只剩下一支根株了,于是被扔出门外,或者作为引火的柴禾烧掉了。
  我看到了这一切,不禁兴叹,自言自语一番:人不也是一根扫帚把吗?当大自然送他入世之初,他是强壮有力的,处于兴旺时期,满头的天生好发;如果比作一株有理性的植物,那就是枝叶齐全。但不久酗酒贪色就像一把斧子砍掉了他的青枝绿叶,只留给他一根枯株。他赶紧求助于人工,戴上了头套,以一束扑满香粉但非他头上所长的假发为荣。要是我们这把扫帚也这样登场,由于把一些别的树条收集到身上而得意洋洋,其实这些条上尽是尘土,即使是最高贵的夫人房里的尘土,我们一定会笑它是如何虚荣吧!我们就是这样偏心的审判官,偏于自己的优点,别人的毛病!
  你也许会说,一根扫帚把不过标志着一棵头冲下的树而已,那么请问:人又是什么?不也是一个颠倒的动物,他的兽性老骑在理性背上,他的头去了该放他的脚的地方,老在土里趴着,可是尽管有这么多毛病,还自命为天下的改革家,除弊者,伸冤者,把手伸进人世间每个藏污纳垢的角落,扫出来一大堆从未暴露过的肮脏,把原来干净的地方弄得尘土满天,肮脏没扫走而扫的人自己倒浑身受到了污染;到晚年又变成女人的奴隶,而且是一些最不堪的女人,直到磨得只剩下一支根株,于是像他的扫帚老弟一样,不是给扔出门外,就是拿来生火,供别人取暖了。
  零碎题目随想人受社会指责时,有三种对付办法:不屑一辩,对骂,改正。不屑是假的,改正不可能,所以通常采用第二法。
  如果一个人将他对恋爱、政治、宗教、学术之类的意见全部记录下来,在青年直到老年,那么最后将出现一大堆前后不一、互相矛盾的东西。
  人常被说成是不认识自己的弱点,但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认识自己的长处。这情况有如土地,有的地含有金矿而主人不知。
  怨言是上天得自我们的最大贡物,也是我们祷告中最真诚的部分。
  大人、小孩以及别的动物的消遣办法,大多数都是模仿打仗。
  人人都想长生,但无人愿意年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