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勒·列那尔动物小品一束



八小时以外

况禹辑


  我的猫不吃老鼠,它不喜欢吃。它抓老鼠不过是为了拿来玩。
  当它玩够了,就饶恕老鼠性命,去别处遐思,身子坐在蜷曲的尾巴上,天真无邪。
  然而,由于猫的利爪,老鼠已死了。
  喜鹊它全身漆黑。但是,它去年冬天是在田野上度过的,因此,身上还带着残雪。
  狗这种天气,是不能赶波昂杜到外头去的。风在门底下尖利呼啸,甚至逼迫它离开了草垫子,寻找着最合适的地方,把可爱的脑袋悄悄伸到我们座位中间。但是,我们都肘靠肘紧挨在一起俯身烤火,于是我给了波昂杜一个耳光。我的父亲用脚蹬开它。妈妈骂了它一顿。妹妹则递给它一个空杯子。
  波昂杜打着喷嚏,去到厨房看我们是否已收拾就绪。
  然后,它走回来,往我们圈子里硬钻,也不怕被我们的膝盖夹死。瞧!它终于挤到壁炉一角。
  它在原地转了好一阵子,靠柴架坐下,不再动弹。它望着主人们,眼神那么温柔,谁都只能宽恕它。不过,差不多烧红的柴架和散出的灰烬烫着它的尾巴。它却还是待着。
  我们为它闪开一条过道:“喂,快滚,蠢家伙!”但是,它执拗不动。在野狗的牙齿冻得发颤的时光,波昂杜却在炎热中。它毛烧焦了,屁股烤灼着,但强忍住不吠叫,苦笑着,泪水盈眶。
  鹿我从路的一端走进树林,而它是从另一端来的。
  起先,我以为那是一个陌生人带着一瓶花前来。
  然后,我发现这是一头鹿,它的角像一棵矮矮的小树,枝条丫杈,没有叶子。
  最后,鹿一下子出现了。我俩全停住脚步。
  我跟它说:“靠拢来,什么也别怕。我带着枪,那为的是有气派,想模仿那些煞有介事的人。我永远也不会使用枪,我把子弹留在子弹盒子里。”
  鹿听着,嗅着我的话。我一说完,它毫不犹豫地拔腿就跑,像是一阵风刮得枝条一会儿交叉,一会儿又不再交叉。它逃走了。“多遗憾!”我朝他喊,“我都幻想咱俩一起上路了。我呢,将我所喜爱的草儿亲手献给你,而你,就把我的枪横在鹿角上散步。”
  蝴蝶这封轻柔的短函对折着,正在寻找一个花儿投递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