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同我出去吗



劳莉·尤曼

海天

  每天我都焦急地等着你来上课,我不是在等待我们相互微笑或说一声“早晨好。”
  这些天来,每当在上课前最后几秒钟还没见你来到时,我就非常烦躁,报纸也看不下去了,只是期待着从身后传来你的脚步声。这一个月来,我一直盼望着能邀请你出去,现在我就要这样做了,我心跳的很厉害,我心须鼓足勇气,因为对于我来说,让你知道我喜欢你,就象做一次跳伞一样冒险。
  我知道,在最近几年里,男女之间的约会有了戏剧性的变化。女人邀请男人出去已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了。但我生长在传统的欧洲家庭里,我要同你外出约会的想法就意味着行为不端。长大以后,我知道总是男人先提出邀请并支付外出的一切费用。但在伯克利大学的三年中,我所了解的情况却并非如此。许多女大学生主动积极地与男青年约会,以此活跃她们的社交活动。许多人认为多进行一些约会对女人来说是十分必要的。“我不能干等着”。一次,我同室的一个姑娘脱口而出:“只要我想约他,我就一定要拉他出去。”说得多妙!越来越多的女人邀请男人外出约会,而男人对此很感兴趣。男女之间的约会已不再仅仅依赖于男人的勇气而迈出第一步了。那么我又何必使劲攥紧拳头为自己鼓气呢?
  我不断地告诫自己要自然一些,因为男女约会在当今已不只是意味着谈情说爱。大学生的约会可能有各种内容,从一块儿学习到异性打趣。我的大多数同学都喜欢随便一点的约会,这既简单又舒服。请别人打网球总比邀别人吃顿饭容易一些。
  大学生总喜欢在最后一分钟才说,让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吧,这既无须为穿什么衣服、怎么去、什么时候去等事费心,而且也无暇为这些事情苦恼了。
  随便自然的交往还可以鼓励人们在确立恋爱关系之前建立一种健康的友谊。我同室的一个姑娘和她的男朋友在他们相爱之前就已相识有四个月了。他们一起看电影、吃饭,和许多朋友聚会,轮流付饭费。我的朋友一次红着脸说:“他就象个姑娘一样。”人们可以在这种友谊中了解到对方更多的东西。我另外一个朋友认为这种关系可以丰富人们的社交生活。当她想让一个小伙子知道她对他很感兴趣时,她就会说:“喂,喝杯酸奶去。”
  谁来付款呢?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你不知道你来付款会不会使我误解,我也不知道我坚持自己付款会不会拂你的好意。约翰在我们第一次出去吃饭的时候,还没等我说话,就已掏出钱来。后来他告诉我他希望我们的关系能进一步发展,我向他解释说我只有意于我们之间的友谊。他很恼火,他说如果当初我自己付款的话,那时他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他还以为我已经爱上他了呢。唉,如果我们各自付款,就没这么多麻烦了,我真后悔当时没拒绝他。
  但事情还有另一方面。一次我和拉瑞出去吃饭时,我为自己付了饭费,这使拉”“瑞很难堪,我拿钱的时候,他就象不认识我似的看着我,我迟疑了一下,礼貌地问他:“我该付多少?”拉瑞嘟嚷着:“嗯,嗯,你不要付了,真的,但……”我还是把钱给了他。我想,在拉瑞看来,我自付饭费是暗示着对他的拒绝。
  男人和女人现在都很难搞清谁应该先邀请谁,谁来付款这类问题了。我很珍视女性温柔的性情,也很喜欢男子汉的气质。我乐于进行传统的正式的约会,但也希望双方平等。我很喜欢那种自由自在的交往,因为这可以不断地扩大我的社交范围。现在我不能只是接受,我也应当给予。没有谁能担保“他”一定会接受我的邀请,但我心须自然一点,象往日一样,从容地邀请他一起出去吃饭。如象我的朋友们说的那样,他一定会很高兴。
  我来到他的书桌旁,他拍拍我的肩膀:“欧,劳莉,有事吗?”“早晨好,”我回话时有些紧张,“嗯,星期五课后出去吃饭好吗?”“你是说期考以后?”他显然很兴奋,“我很高兴和你去吃顿午饭。”“好,那就一言为定!”我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