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选择



J.Coudert

唐润华

  当我告诉我在绘画讲习班的老师,秋天我可能要去上艺术学校时,他只说了一句话:“不管怎么样,下一个五年都要过去的”。
  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不解地思索着,觉得我希望得到的鼓励成了泡影。那天晚上,灵感突然在我脑子里闪现,我顿时明白了。不管怎么样下一个五年都要过去的;不管我做了什么,或什么也没做。在这五年结束的时候,我回首自己走过的路,可能说:“我上了艺术学校,现在我比那时长进了五年。”也可能说:“因为我当时没上艺术学校,现在我还是原来的样子,这些年我干了些什么呢?
  现在,每当我面临做或不做的选择时,我就对自己说,不管怎么样下一个五年都要过去的。这句话以神奇的方式使我作出明智的选择。
  但是,如果不是在做或不做之间,而是在做这些还是做那些之间作出选择,那该怎么办呢?当我意识到要付上艺术学校的学费,我就得花掉我长期存下来买睡椅的钱时,就碰到了这样的问题。我与当地一个工匠达成了协议:我替他妻子画一幅肖像;与此相交换,他给我提供一份修整室内装璜的工作。“当二者都定不下时,二者都干。”一个熟人对这种情况说了一句似非而是的妙语。当我问她是去新英格兰还是去宾夕法尼亚去看秋色时,她就用这句话回答了我,当时使我莫名其妙。但我们拿出地图一看,发现从纽约往北去新英格兰,然后经宾夕法尼亚绕回来是完全可行的,而且一路都旅行在万紫千红的叶丛中。
  不久,我发现自己在所有的情况下都使用这句话。我是去乡下度周末还是应邀参加城里的一个星期日午餐会呢?当二者都定不下时,二者都干。去乡下,但早些回来。我是把书念完还是去找一个工作呢?继续上学,同时也工作。这句格言的深刻涵义在于:它提醒我们,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可以把两种选择都付诸实践,这样远比只选择一种而放弃另一种要好。
  你是否有时觉得什么选择也没有?无稽之谈!你总会有选择的。你不过认为你可以做的只有一件事——这件事也几乎总是别人想做的。当你觉得束手无策时,换一个地方挖一个洞。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来看问题。
  一个年轻女人和她丈夫有一个小孩,她新寡的母亲想来跟他们一起生活。开始,女儿觉得自己不能不同意,否则太冷酷了。女儿是以旧的、惯常的方式思考的——即作为她母亲的孩子来思考的——这样就得出了旧的、惯常的答案,也就是说她不得不顺从她母亲的意愿。墨守成规往往要比铤而走险更方便。
  但女儿后来又从一个成年人的角度看问题。她现在有了自己的生活。她估计她和母亲在管教孩子的问题上一定会有分歧。她知道她丈夫会因为岳母总呆在自己家里而不愉快。于是她说了“不”,亲切但坚定地告诉母亲,对她来说,加入一个新家庭是不明智的。
  在这个年轻女人的头脑深处隐藏着一种担忧,她害怕母亲会死去。她对自己的选择没有把握。但最后她母亲搬到了佛罗里达,在那儿交上了新朋友,并且又结了婚。你可以思考了又思考,权衡了再权衡,但你很少能精确地预测到你所作出的任何决定的结局。发生的一切通常都是不可预料的。
  你必须自己思考,并付诸行动。即便作出的决定未能如愿以偿,但采取行动能够增加采取更多行动的可能性;而什么也不做只能增加下一次有所选择的可能性,到时候你肯定又会随波逐流的。”“随波逐流是轻松的,尤其在面临的选择是转入逆水行舟时,它可能是很有诱惑力的。可爱的斯堪的那维亚作家依莎卡·迪尼森动了手术在康复中。她会坚持写完她当时正在写的书吗?她只能平直地仰卧在地板上,通过向秘书口授写作。迪尼森真地完成了她的著作,在那之后她又写了一本。她说,经验告诉她,“当你从事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工作时,有些事情看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如果你每次干一点,每天干一点,突然这项工作自己就完成了。”
  那些成功者,那些作出充满艰险的决定而又持之以恒的人是怎么干的呢?最有说服力的是他们向自己提出的问题:可能发生的最坏的事情是什么?
  当我问一个人怎么有勇气离开他在纽约市一家公司那舒适的职位,而到新罕布什尔经营自己的小生意时,他回答的是一系列自问:“我希望开始我自己的生意。
  那样可能发生的最坏的事情是什么呢?我可能失败,可能倾家荡产。如果我倾家荡产,可能发生的最坏的事情是什么呢?我将不得不干任何我能得到的工作。那样可能发生的最坏的事情是什么呢?我又会厌恶这种工作,因为我不喜欢受雇于别人。
  于是,我会再找一条路子去经营我自己的生意。然后呢?第二次我将会获得成功,因为我知道如何避免失败了。”
  对你的生活负责,就要尊重自己的意志。
  一个八十岁的朋友为了呆在她的住处还是进疗养院而思虑再三。她的年龄是个事实。她每况愈下的健康也是个事实。权衡这些事实,选择安全的疗养院,该是多么明智。然而令人称绝的是,她没有理会这些事实,留在了原来的地方,一直到现在。已经86岁了,并不需要朋友们很多的帮助,她自如地应付着一切,幸福地过着愉快的独立生活。
  另一个老朋友作出了相反的选择,她说:“我累了。我现在需要照顾了。”她的要求得到了满足。她被供养起来,被放在床上,被挪来挪去。她现在对此厌恶了。作出选择时一定要慎重——你可能会自食其果的。
  艰苦的选择,如同艰苦的实践一样,会使你全力以赴,会使你更有力量。躲避和随波逐流是很有诱惑力的,但有一天回首往事,你可能意识到:随波逐流也是一种选择——但决不是最好的一种。
  你的生活不是试跑,也不是正式比赛前的准备运动。生活就是生活。不要让生活因为你的不负责任而白白流逝。要记住,你所有的岁月最终都会过去的,只有作出正确的选择,你才配说你已经活过了这些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