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上帝



散文

吉姆·毕晓普 曾国平

  没有上帝我们周围的奇迹都是偶然事件。几亿亿颗星星自己创造了自己,并非出自一只全能的手。它们自己按一定的路径一成不变地运行,没有什么力量牵制它们。由于饥饿和伤痛,婴儿学会了啼哭。为了医治那些懊丧之心,一种小花自己发明了自己,我们于是有了洋地黄制剂。
  地球自己安排了白昼黑夜,自己倾斜了身子,我们于是有了四季之轮回。没有地球磁极,人类也可以在没有标记的天空海洋中航行,但南北磁极仍然自顾自地存在和变化。
  胰腺糖分自动调节是怎么回事?为了保证足够的体能,它在血液中维持着一定浓度的糖分。没有这种机能,我们大家都会昏迷和死去。
  为什么白雪一直坐在山顶等待,恰恰在山下玉米苗儿口渴的时候被温暖的春日所融化?实在是令人可爱的巧合。
  人心搏动七八十年,没有停止。在跳动之间,不知道它怎样获得充分的休整。
  肾会过滤血液中的毒物,只把好的东西留下来。可不知它是如何做到良莠分明的。
  是谁出示了两性相爱的孕育所在,坚持劈开那颗微小的卵子,足日足月之后,一个婴儿便有了准确数目的手指、眼睛、耳朵和头发,而且都布置在准确无误的地方?
  当强健得足以支撑生命的时候,婴儿便准时赶到了这个世界。
  没有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