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能呼风唤雨



詹姆·米斯

  去年夏天的一个早晨,耀眼的阳光洒在枕上,我从睡梦中醒来了。一星期来,一直在热雾笼罩的郁闷下恹恹欲睡,狗躲在阴凉处喘气,鸟儿无精打采的啼唤。但是那个早上天空蔚蓝,极目无垠,空气芬芳如蜜,到处纤尘不染,一片欢愉;歌颂这良辰美景的有翩跹的小蝴蝶,还有悠然飘过闪闪生辉的大块浮云。我一早就出门,前往河湾附近的一块草地。那是这世界特别值得欣赏时我喜欢去的地方。
  那儿有蜻蜓和小鱼相隔咫尺盘旋、跳跃;树荫覆罩着绿叶和蓝天交错的倒影。
  一只金翅雀在一簇红色的灌木中欢唱;一只红雀在苹果树的枝桠间穿飞。空气中弥漫着干草香味,树叶的簌簌声,流水的潺潺声,昆虫的唧唧声,交织成一片天籁。
  阳光轻轻抚我,令我神怡,白云很有气派地悠悠飘逝。
  有个熟人说,将来有一天我们会控制天气,以保证丰收,驾驭狂风暴雨,使全世界的人更健康、更安全、更繁荣。这真是令人神往的远景。不过,神思恍惚中,我不禁怀疑:那么谁又负责创造象这样令人欢欣的晴天呢?
  假如由我来选择,我想天气应该象人的心情和愿望变化多端。不错,我愿意有许多天朗气清的白昼和繁星闪灿的夜晚;但总是适可而止,只要保持以稀为贵的程度就够了。我们也偶然需要些阴沉和潮湿的日子,好让心灵领略忧郁的滋味:深秋十月,枯干的树枝伸出来搔我们的窗户,风声萧萧,如泣如诉;冉冉直达昏黄的月亮;夏夜细雨轻敲瓦檐,催人入睡;冬季令人厌倦时,春晨淡淡的阳光又在呵哄蓓蕾茁长绽放了。
  我要满足我们有时坐立不安、渴望风云剧变的心情:阴霾四合的下午,电光闪”“跃,漆黑的天际雷声隆隆。我愿有这样的天气:风激起浪花,卷起落叶,漫天金星似的在我们周围飞舞。我也愿有些寒冷的日子:几小时内万簌俱寂、呵气成冰的严寒。我们出去散步时,鼓起勇气,沿着冰柱成排、既危险又美丽的屋檐下走。
  雪!我要安排它不时以优美的姿势飘降,轻盈似柳絮,闪耀如银片,积雪的深度足供人欣赏赞叹,但不至于望而怯步。风可把它雕琢成各种形象,或者它就静静飘落,使秃树、枯蓟和弃置路旁的自行车披上新装,别有异趣。雪下大了,学校会放假。聪明的孩子用欢呼和雪橇来欢迎这骤变的景色。
  严寒中我会想到夏天。我的夏天该是怎样的呢?
  噢,首先,我要规定适当的湿度。其次,我要安排各色各样的“晴天”。有适合抒情诗人的晴天;有专为老人晒太阳的晴天;有适合女人和她们的小宝宝的晴天;有为寂寞的人和情人而安排的晴天。然后我再添点不可少的雨儿,分量不多不少。
  我喜欢和风轻拂的早晨,因为和风使空气清新,并使花园的泥土遍洒花瓣。天朗气清的白昼,小舟鼓浪前进,三角帆迎风招展;天空与碧波荡漾的海蓝成一片;纸鸢高翔,纸风车迅速旋转,轮廓难辨。到了下午,几抹彩霞使柔和的暮色平添一番宁静。夏日的黄昏令人怀念不止,不就是这个缘故吗?
  假如我能随心所欲,我想当个防止泥泞妇女会主席,尽量避免雪泥和雨夹雪。
  我保证永远不在旅游时下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使阳光普照以保证新娘快乐。为了哲学家和经常流连忘返的游人,我愿在秋老虎季节掺杂一点夕阳虽好近黄昏的味儿,四月里送上大如樱桃的雨滴,让我们在惊喜中冒雨飞奔回家;或者在七月里下些象爆米花那样跳跃的雹子,让我们大吃一惊。
  每年二月的一个黎明,我要天下一阵冻雨,好让早起的人看到琉璃树林和水晶楼宇。春天很固执,我猜想,它总是老样子——不过我希望减少点毛毛雨,多添些晴天。五月来临时,我知道一切都会称心满意。五月实在没有需要改善的地方。
  一年四季的天气,应该还有薄霭徐舒的黎明;有醉人的星夜;有雾、霜和带晕圈的月亮;还有如火的太阳,晒得白色沙滩晶光耀目,贝壳变白,人体黑红健康。
  我愿永远有日丽风和、天高气爽的日子!我再四下打量已经碰上的这一天,完全是不期而遇的一天。一见之下,我那虚华浮夸的气焰就低沉下去。心里反而为了我们这颗小行星和它的轨道——为了这个地球,充满了感激和热爱。
  我平心静气的想,假如我可以选择,我宁愿不要龙卷风、旱灾和飓风这类东西。至于四时八节的天气变化——啊,我倒心甘情愿听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