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中的家



爱丽希·克斯特纳

李云清

  二十五年后,从前的同班同学又在他们原来的教室聚会。他们谈论着旧日的时光,谈论着回忆的价值。突然在座的一个人想起了年轻时的一件事。希望这件事能说明这些往日的同学都曾感受过的特殊心情。“为什么最简单的事情偏最难说明呢?”他这样问其他同学。“那样的事只能通过比喻来说明,而比喻不是证明手段,是不是举一个例子最终能使我们取得进展呢?随便讲个什么小小的故事,行吗?”当我还是个十岁孩子的时候,我非常想要一辆自行车。我父亲说我们穷得捉襟见肘。从那时起我就不再提起此事……直到有那么一天,我从年市上跑回家,激动地告诉家里的人:摸彩的头奖是——一辆自行车!而一张彩票只要二十芬尼!父亲笑了。我请求道:“我们买两张彩票,或者甚至三张彩票,行吗?”……父亲回答说:“我们穷人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我央求着。父亲摇摇头。我哭了起来。于是他让步了。“好吧,”他说,“明天下午我们去赶年集。”我高兴极了。
  第二天下午到了。谢天谢地,车子还在原地放着。我可以买一张彩票。摇奖的轮盘嘎嘎吱吱地转着。我没中彩。不要紧,车还在,没有人把它赢走……头奖第二次开奖的时候,我手里拿着第二张彩票,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上了。摇奖的轮子吱吱嘎嘎的响着。咔嗒一声停了下来。中奖号正是27号——我赢了。
  父亲死后很久,母亲才把当时的真情告诉我……父亲头一天晚上去找房东借了150马克。然后又找摸奖处的人,按商店价格买下这部自行车,并对他说:“明天我带一小男孩来,请您让他的第二张彩票中奖。他得比我更好地学会相信他的运气。”摆彩轮的人手艺很熟练,他非常有把握:想让哪个号码中奖,哪个号码就中奖。
  这笔钱是我父亲分很多期一点点还清的……而我却很高兴,只有孩子才会那么高兴。因为我的车确确实实只花了40芬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