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香满径

巴克莱

余也鲁译

  幸  福
  幸福的生活有三个不可缺的因素:
  一是有希望。
  二是有事做。
  三是能爱人。
  有希望。
  亚历山大大帝有一次大送礼物,表示他的慷慨。他给了甲一大笔钱,给了乙一个省份,给了丙一个高官。他的朋友听到这件事后,对他说:“你要是一直这样做下去,你自己会一贫如洗。”亚历山大回答说:“我哪会一贫如洗,我为我自己留下的是一份最伟大的礼物。我所留下的是我的希望。”
  一个人要是只生活在回忆中,却失去了希望,他的生命已经开始终结。回忆不能鼓舞我们有力地生活下去,回忆只能让我们逃避,好像囚犯逃出监狱。
  有事做。
  一个英国老妇人,在她重病自知时日无多的时候,写下了如下的诗句:现在别怜悯我,永远也不要怜悯我;我将不再工作,永远永远不再工作。
  很多人都有过失业或者没事做的时候,这时他就会觉得日子过得很慢,生活十分空虚。有过这种经验的人都会知道,有事做不是不幸,而是一种幸福。
  能爱人。
  诗人白朗宁曾写道:“他望了她一眼,她对他回眸一笑,生命突然苏醒。”
  生命中有了爱,我们就会变得谦卑、有生气,新的希望油然而生,仿佛有千百件事等着我们去完成。有了爱,生命就有了春天,世界也变得万紫千红。
  最完美的祷告,应该是:“主啊,求你让我有力量去帮助别人。”
  私一个人担负起为公众服务的职责以后,会遇到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这就是他不再只属于他自己,也不只属于他的妻子和家人,他开始属于大众。这不是口头的漂亮话,而是真真实实的生活。
  外科医生不能因为家里有宴会,而拒绝给病人紧急开刀。
  警官不能因为想在家里休息一个晚上,而拒绝去调查一件突发的罪案。
  政府的高级官员不能因为想跟家人在一起,而拒绝做公务上的旅行。
  牧师也不能因为已经计划好和妻子儿女郊游,而拒绝教友的请求,安慰忧伤的人,探望有病的人。
  因此一个向大众提供服务的人,他的生活的确面对十分重大的压力,毫无情面可讲。
  有位著名的牧师,结婚以后,坦白地告诉他新婚的妻子:“我没有办法既做个好丈夫,又做个好牧师,我现在决定做个好牧师。”他从来不带妻子和家人外出;妻子要是不提醒他,他常常忘记她的生日。他的时间大部分花在旅行布道上。
  他的儿子后来写过如下一段话:“这当然得看所谓‘好丈夫’是什么意思。要是好丈夫是指太太洗碗,他帮助擦干;愿意在家里帮助剪草扫地;或者间或带妻子出去吃餐饭,那么,我的父亲是一位坏到不能再坏的丈夫。“要是‘好丈夫’的意思是说一个人绝对爱他的妻子,表现在每天的生活上,他做的一切事都要求妻子来帮助,而所奉献的目标、价值远超过他们两个人,那么我的父亲不仅仅是位好牧师,也是个好丈夫。”
  精神胜过物质我读过新闻记者琼斯的一篇谈痉挛(俗称抽筋)的文章。那种痛苦许多人都有过,特别发生在床上。
  痉挛来的时候,患者有种种不同的应付方法,有的方法十分有趣。
  班尼斯特医生说在身上挂一块小磁石,曾经消除痉挛。
  汉普郡有位家庭主妇,把一小袋软木塞放在床上,来防止抽筋。伦敦有个人说,可以用大酒桶的塞子,效果更好。
  有的人用一圈水牛角,或者把红绳绑在脚趾上,或者用海狮牙齿磨的粉、鳝鱼的皮、河马的牙齿。用过的人都说他们的方法有效。
  读这类的文章仿佛又回到了原始社会相信魔法和符咒的日子,不过也指出一个普遍存在的事实:要是我们相信一件事物对自己有用,它就会真的有用。因此我们可以明白另外一件事,这就是:只要能医好你的心,就能医好你的身体。
  生活的确靠信心。要是心里相信不能做一件事,这件事便永无完成之日。要是一开始就坚信可以完成,事情等于做好了一半。因为心里有了信心,身体就会跟着去完成。
  把工作分出去没有一个人是绝对不可少的,也不要去做一个绝对不可少的人。
  大卫·谢泼德在他写的一本谈教牧经验的书中,提到一位牧师回去探望他原来主持的教会。一位女信徒看见他后对他说:“自从你离开以后,这里的教会兴旺得很。”对这位牧师来说,这应该是他所能得到的最高的赞赏。
  我们不应该把所有的事都抓在自己的手里,认为只有自己才做得好。
  不把工作分给自己的下属,是对他们的不信任;这等于把应该给他人工作的机会,或者把别人很想做的工作,攫取了过来。要是一件工作变成了独脚戏,这件工作离失败已经不远了。一个领袖要是有智慧,应该懂得把工作分出去;他的责任不是什么都抓来自己做,而是训练别人和他一道做。
  喝任何一种新意见提出来,总有人喝彩,也有人取笑。
  其实,正确的态度只有一种。
  往兴高采烈的人头上泼冷水是一种罪。
  要是看见人家充满青春活力,热情洋溢,你就觉得不耐烦,看不起他,这是一个人真正老了的表现。
  有些人专爱道人短长,批评的器官好像特别发达,长于挑剔人的短处,却很少看见人的好处。他们喜欢说人坏话,很难说人家一句好话。批评应该遵守一个基本的原则:你没有权利批评别人,除非你能做得好过他,或者愿意帮助他把事情做得更好。
  也就是说只有自己决心把事做好,或者愿意帮助人去做好的,才有权利批评。
  母  亲母亲永远工作不倦。
  要是让男人去做母亲一天的工作,一定会罢工,会累死。
  母亲通常天刚亮就起身,忙着在八点钟以前,把一家大小送上学,送上班,到深夜她仍在工作。
  八小时的工作制,超时的工作津贴,做母亲的从来不问。一家大小需要她一天做多久,她就做多久。
  做母亲的从不为分内分外的工作争辩。
  工厂里常常会为了分工不清而争吵,因此每个人做的事划分得清清楚楚。母亲呢?她是厨子,为大家准备饭菜;又是管家,替大家整理床铺;她清洁打扫,她洗烫,又为大家端饭上桌,洗碗洗碟;我们生病她护理;孩子有烦恼她安慰;她教育子女,监督功课;她照顾小心灵学习真道;子女做错了事,她管教。她是全家大小的朋友,也是我们爱的人。
  做母亲的从来不因做了分外的事而抱怨。什么地方需要她,她就去什么地方工作。
  罗马天主教敬拜玛利亚,奉之为圣母。我有时在想,尊敬圣母的目的只在表扬母亲的地位和她的辛劳,若能着重其人性的一面,不沦为拜偶像,就更好了。
  让我们别忘记工作不倦的母亲。
  良  方我读过一篇讲狮子和驯狮的文章,十分有趣。
  文章说有个年轻人到动物园找工作。他希望做一个驯狮师。这个要求已经是很不寻常,但他的理由更不寻常。原来他已经接近神经崩溃的边缘,医生告诉他惟一的治疗方法,就是去找一份高度紧张的工作,让他可以忘记其他的恐惧。因此他才来申请这份最危险的工作。这位年轻人后来成了一位相当出名的驯狮师,他的毛病也好了。
  解除神经紧张的方法,是去处理需要神经紧张才能解决的问题。
  减轻自己负担的方法,是帮助他人减轻负担。我们通常要两手各提一个箱子来平衡负担,比只用一只手来提要轻省得多。
  担当忧伤的方法是去分担他人的忧伤。
  有一位叫做巴特勒的女士,有天回到家里,她的小女儿从二楼的房间飞奔出来迎接她。屋子前面是块空地,她的女儿伏在栏杆上急着要见母亲,谁知失掉重心,从楼上掉了下来,当时死去。巴女士悲痛欲绝。有位教会的老太太来安慰她。对她说:“我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照料流落街头的女孩子。现在我年事已高,没有力量再照顾这四十多个女童,你何不来接手我的工作,来忘却自己的忧伤。”
  巴女士真的接过了这份工作。她虽不能完全忘记自己的痛楚,但因为把他人的难处肩负了过来,她自己的伤痛就大大减轻了。
  在他人的重担中来忘记自己的重担,在他人的哀伤中来减轻自己的哀伤,这就是有效的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