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夜的小客人



中国青年报

麦根·扎拉森 方芳

  清晨来临,我躺在暖烘烘的被窝里。突然,传来一声呼唤,打断了我残留的睡意。
  我是该醒了,我该马上就起床。循声望去,我发现一个小姑娘正站到浴室内的体秤上。“喂,”她光溜溜的,一丝不挂,弯腰站到体秤上,“来看看我有多重。”
  有多重?你说得出一道彩虹的重量吗?
  当世界笼罩在一片灰暗的阴霾之中,当生活的道路上荆棘遍地,你多么渴望出现彩虹。它的拱形身影架在你头顶上方,永远是那样可望而不可即,却又总是向着你射出闪烁的光芒,只要你昂起头,彩虹时刻都会映入你的眼中。
  那只低向浴室体秤的美丽、稚嫩的脖颈,你用什么来估价它呢?
  姑娘小脑瓜上的头发,从中间分作两股,扎成两个小抓揪,抓揪上系着蝴蝶结,一摇一摆,象是在兴冲冲地嬉戏。
  你又用什么来估价我和她相聚的喜悦和欢愉呢?
  切盼着有一声尖细的嗓音把我唤醒;梦想着有一双有力的小手臂绕在脖子上;渴望着来一阵执拗任性的纠缠;不把面包切成薄片不作休。
  我感受到了这种喜悦带来的振奋的价值,它使你感到你的心比你想象的要年轻得多。
  恬静,安谧的时分,小姑娘不知道还有人在听着,这声音是多么难以估价,姑娘和洋娃娃交谈的声音。
  她在凝聚的幻想中,她周身以外的尘世悄然遁去。她忙碌着排练一出古老悠远的故事,扮演一个小小的母亲:“不对,不对,小宝贝,说话不要张大嘴。”
  在她自己国度的乐土上,轻快地欢唱,这又是什么样的价值呢?
  你听,你听!不用说你肯定从未听到过比这更迷人的歌声了。
  这种奉献的喜悦价值千金呢!
  我们从来拥有过,我们根本不具有。我们只有在责任的驱使下,暂短的奉献,极短,极短的。
  这一颗幼小心灵是怎样的价值啊!在这片心灵的处女地上,你怎么能不播下至善至美的种子。你的善与美?恐怕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也不会拥有这么多。进取奋争,自我为中心,利己主义,玩弄言辞,沾沾自喜——这就是我们。
  事实上,对于“至善至美”很难下定义。也许是在你做了件事,而没有记起提醒自己“我在作贡献——多么高尚的行为”时,你就是“至善至美”了。那谁又能产生如此巨大的激发力量呢?是一个可爱的人儿。是一个小小的孩童。“我有多重?”她询问我,她察看我是不是瞧了体秤。
  我低下头,看了看,告诉她我看到的数字:“三十磅多一点点。”
  然而,我知道真正的答案是什么。一个孩童的价值就是你生命的价值,你是你可能做到的一切,一切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