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一位小朋友的信



哈里·贝迪

朱晓慧译

  在我熟悉的人中,有一位特别的朋友:年幼、皎美、聪慧。她名叫卡罗琳,7岁,家住香港,正在一所主要为移民孩子开设的学校里读书。她母亲虽出生在澳大利亚,后来却一直住在香港。她的父亲是瑞士人,在香港拥有一家小小的贸易公司。不久前,我到她家做客。她拿起一本《亚洲周刊》,认出了我在上面的一张照片,于是问我究竟写些什么。我告诉她我主要是写人。“哦,为什么不找点时间写写我呢?!”她问道,带着常有的那种急迫的样子。我告诉她,等她长大成名,会有不少人写她的。“好的。那么现在就以悉尼的哈里伯伯的名义给我写信吧。”
  对她的要求,我作了承诺。这不就是:亲爱的卡罗琳:真高兴给你写信。我有好多好多事要告诉你,可你总是忙。你要读书,上钢琴课、芭蕾课,还有作业呀,参加生日舞会什么的。每周,你要给苏黎世的奶奶和悉尼的伯伯写信,真像香港的大老板那样忙碌!我真同情你,既没养小狗,也没地方骑小车。我想,你妈妈安排了那么多的事要你做,正是要你不闲着吧!虽然你不太喜欢学芭蕾,妈妈却希望这能帮助你成为一个标准的好姑娘。你不知道吗,大多数父母,都期待着自己童年的梦想在他们的孩子们身上实现。当你妈妈年轻时,那时姑娘们的风尚就是习歌学舞。可是,如果你想学些其他知识,别以为你不行或你不需,更不要相信那些学问是专门留给男孩子的!今天的女性中有宇航员、工程师、医生,也有飞行员和政治家。别把自己的选择限在过去那种姑娘的圈子里。
  记得有一天我与你爸爸带你去看网球赛吗?你和你的朋友们聚在校门口等,旁边却孤零零地站着一位小姑娘。我想她一定来自斯里兰卡,是少数几个来自其他亚洲国家同学中的一位。干嘛不与她聊聊呢,多了解些她那个美丽国家的事情。我敢肯定你还有华人同学。你知道,香港是他们的家。当你的那些朋友离开以后,他们还留在这儿。别忘了香港也是你的家——不是苏黎世也不是悉尼。即使你今后走了,你也会常常怀念这个地方。试想,有一天你打算去香港观光,干嘛现在不多交些朋友呢?!我知道你没有机会去交很多当地的朋友。你所留连忘返的俱乐部中没几个亚洲的小朋友。更叫我伤感的是,在你们的教科书中,我看不到有什么地方给你们讲述过中国和亚洲其他一些国家的情况。今天的澳大利亚学生比你的同学们知道的亚洲的事情要多得多!当你长大的时候,澳大利亚说不定会把自己看成是亚洲的一员。
  也许,你会因为把你叫成亚洲人而得意呢!到那时,你们都是众多国家的儿女,每一个人都会理解我们共同分享的世界,你也会因为乐于帮助每一个人而显得重要。
  我永远忘不了一个傍晚的情形。你碰见一个人提着一篮子刚出窝的猫仔。那人说,如果没人买,就只能回家。可令人悲伤的是,世界上比这惨的事多着呢。人太多,空间却太少;太多的恐惧和贪婪,太少的爱意与怜悯。我们装着对别人的困难视而不见;一旦影响到自己还怒发冲冠!记得那天你游泳,一跳进脏海就冲回了岸边。再想想那些可怜的鱼儿,却不得不在水里忍受长年。我们呼吸的空气也变得越来越臭!当然,你今后成为舞蹈家或钢琴家,我们会引为自豪。但别忘了,要做的事还远不止这些。我希望你长大后不仅是一位贤德的淑女,同时是一位深知这个广博世界而又献身为她造福的女士。那样的话,卡罗琳,成千上万的人都会追着写你。
  哈里伯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