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老师的礼物



尚贝·戈西尼

韩壮

  伙伴们要凑份儿给老师买一件礼物,因为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了。首先,我们得数一数钱。阿涅昂的算术在班里最好,让他来做加法。我们好开心:乔弗里拿来了一张5000法朗的大票子,这是他爸爸给他的。乔弗里的爸爸可有钱了,乔弗里想要什么就给什么。最后,阿涅昂告诉我们:“咱们总共有5207法朗,能买一个很棒的礼物了。”
  可到底买什么才好呢?阿尔赛斯特是个大胖子,光知道吃,他兴致勃勃地建议道:“买一盒糖吧。要不就买巧克力面包。”
  别的人都不同意:要是买回来好吃的东西,没准儿每个人都想尝尝,那就剩不下什么给老师了。“上次,我爸给我妈妈买了一件皮大衣,我妈可高兴啦!”这倒是个好点子,但乔弗里随即又说,“可这些钱远不够买皮大衣。”“给她买一本书好不好?”阿涅昂问。
  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阿涅昂真会发神经。“那送一支钢笔行不行?”厄德又问。
  克罗岱尔的成绩在班里总是倒数第一,他说:“我可不喜欢看着老师用我们送给她的笔给我打零分。”“我家旁边有一个专门卖玩具的商店。那儿的东西多极了,准能找着咱们要买的。”吕菲又出了个新主意。
  这个主意真棒,我们决定放学后到那家商店去看看。
  一到商店,我们先朝橱窗里望望。真带劲儿,橱窗里的东西琳琅满目;有小人儿、带棱的色拉碟儿、没法用的长嘴瓶子、刀、叉、挂钟。不过,最好看的要数小人儿像:有一个穿裤衩的人在拉两匹惊马。还有一个拉弓射箭的太太,别看弓上没装弦儿,可看上去跟装了弦儿一个样。旁边摆着一只配套的狮子,背上插着一支箭。这时,只见店里的一个先生直瞅我们,生怕我们调皮捣蛋。
  我们刚进商店,那个先生马上迎过来,拼命挥着手说:“嗨,快出去!这儿可不是你们玩的地方!”“我们不是来玩的,我们是想买一件礼物。”阿尔赛斯特说。“是买给老师的。”我也加了一句。“我们有钱”乔弗里又说。
  阿涅昂把我们要买礼物的钱拿出来让他看。“噢,那好吧。不过,哪儿也不准乱碰。”先生答应了。“这玩意儿卖多少钱?”克罗岱尔拿起柜台上的两匹马问。“别动!快放下,不小心会摔碎的!”先生急得直叫。
  他真得防着点儿克罗岱尔:这家伙笨手笨脚,弄不好会砸坏东西。克罗岱尔不高兴地把马放回去,可胳膊肘又差点把一只象撞下来,多亏先生一把抓住了。
  我们到处乱看,先生满屋子飞跑,还边跑边喊:“别碰,别动手!当心打碎了!”
  我真可怜这个先生:在什么都容易打碎的商店里头上班,那滋味肯定好不了。
  最后,先生命令我们在屋子的中央排好队,手放在背后,然后问我们到底要买什么。“我们想用5207法朗买很棒的东西。”约阿辛说。
  先生往四周看看,然后从橱窗里拿出两个彩色玩具兵。那玩具兵就跟真人一样,我在集市的射击摊上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只要花5000法朗就够了。”先生说。“比我们原来打算的还少呢。”阿涅昂说。“可我还是喜欢马。”克罗岱尔说着。就去抓柜台上的马。
  先生赶紧抢先拿到手里,他不高兴地问:“说吧,你们到底想不想要玩具兵?”
  我们只能要了。阿涅昂付了钱,我们拿着玩具兵走出了店门。
  一到马路上,竟出现了刺手的问题:“明天,谁把礼物送给老师呢?”“应该我送,我出的钱最多!”克罗岱尔说。“我是班里的第一名,该我把礼物给老师!”阿涅昂说。“去你的吧,老师的心肝宝贝。”吕菲顶了阿涅昂一句。
  阿涅昂“哇”地哭起来。不过,这一次他倒没有躺在地上打滚儿,因为他手里还拿着玩具兵呢,生怕给打碎了。
  吕菲、厄德、乔弗里、约阿辛已经动手打起来了。我忽然想了一个好主意:用扔硬币的办法来决定谁把礼物带回去。这办法还挺费事,有两个硬币都滚到阴沟里去了。最后,还是克罗岱尔赢了,我们都泄气。这家伙可是动不动就砸坏东西的,玩具兵没准儿还没来得及送给老师就已经完蛋啦。把玩具兵交给克罗岱儿的时候,厄德吓唬他说:“如果你砸了玩具兵,那我们就请你的鼻子吃一顿拳头。”克罗岱尔向大家保证会小心的。他一边捧着玩具兵往家走,一边伸着舌头,步子挪得可慢啦。我们用剩下的钱买了好多巧克力夹心面包吃。到了晚上,谁也吃不下饭,爸爸和妈妈们还以为我们生了什么病。
  第二天,我们提心吊胆地来到学校,还好,总算看见克罗岱尔和他抱着的玩具兵。这下,我们都开心了。克罗岱尔说:“我一个晚上都没睡觉,就怕玩具兵从床头柜上掉下来。”
  上课了,克罗岱尔把玩具兵放在课桌里,小心地看护着。我盯着他,眼馋得不得了:等一会儿,克罗岱尔就要向老师献礼物了。老师准会很高兴,说不定还要亲亲他呢。老师又要脸红了,因为老师高兴的时候脸总是发红,可好看了,差不多就和我妈妈一样好看。“克罗岱尔!你又把什么藏在课桌里啦?”老师在问,并径直走到克罗岱尔的座位旁,生气地说,“把东西给我!”
  克罗岱尔把礼物交给了老师。老师看了一眼玩具兵说:“早就告诉过你们,不要把这些讨厌的东西带到学校里来!这个,我没收了,下课后来拿。等会儿再跟你算帐!”
  后来,我们还想把玩具兵退掉,可是没退成:克罗岱尔在那家商店门口跌了个跟头,玩具兵被摔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