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播种者的种子



外国文艺

阿明·雷哈尼 娄自良

  明智的人在劳动中找到自己的幸福,而不在家庭、城市、山区或海市蜃楼里寻找幸福,浪费时间。谁在绝望中耽于分析自己的内心,以探究自己痛苦的原因和深度,那就宛如把玫瑰枝插在土壤里又每天去掘它,看它在怎样生长。为培育你心灵的插枝而操心吧,可不要在傍晚或早晨把它挖掘出来,以断定它是否抽出了幸福的幼芽。不懈地用功吧,你会完全忘怀你的幸福。而这,我以生命起誓,正是真正的幸福。
  劳动的主要长处在于它本身既是目的也是手段,——欢乐在于劳动,而不在于劳动的成果。
  生命,是两个永恒之间的一片狭谷,两朵黑云之间的一次闪电。
  如果你的两个朋友不和,你不要赶在时间的前面去调解,时间才是医治怨意的最好的良药。匆忙连缀起来的维系友爱之情的红线,往往象痊愈之前结疤的伤口。
  最高尚的爱是这样的爱,它在消失之前是不让人察觉的。高尚的人不在顺境里向你献上友谊作为你欠下的债务,而在逆境里却向你索还友谊,还要你付出利息。
  我爱有某种丑的美,我爱优雅曼妙的风姿,我爱胜过滔滔雄辩的沉默。
  我宁可一天十次看到丑,只要其中有闪光、新意和智慧,而不愿在一个月里看见一次灵魂空虚的渺小的美。
  急风暴雨强化和激发着感情;在风雨的压迫和摇撼下的植物比在玻璃房里生长、开花的植物更强劲。
  对心灵和肉体的一定限度的压迫,能产生并不缺乏崇高思想和见解的潜在力量。如果超过了这个限度,就会产生绝望和冷漠了。而绝望,如果抖落它的冷漠的灰尘,是包含着一种凶恶的、散布死亡的力量的,这种力量既无理智,也无理解力。
  有些人赞美历史上的英雄,却模仿他们的劣迹,而不效法他们的优点;由于愚蠢,他们以曲高和寡来解嘲,而以短处作为仿效的榜样。
  聪明人不拒绝改变或纠正自己的信念,如果真理要求这样做的话。